2015.01.29
國度復興報
美墮胎醫生心路痛苦  辭職  信主反墮胎

圖取材自WORLD News Service

美國墮胎醫生勒瓦提諾1980年代中期終止墮胎業務,數年後信主,如今運用他身兼醫生和律師的經驗與專業反對墮胎。英雄感無法征服他自覺是在為賺錢殺害別人兒女的罪惡感。這層受傷感太沈重。他甚至咒詛這工作。


 【國度復興報╱編譯Sophia/報導】美國墮胎醫生勒瓦提諾(Anthony Levatino) 1980年代中期終止墮胎業務,數年後信主,如今運用他身兼醫生和律師的經驗與專業反對墮胎。
 勒瓦提諾除了是兩家懷孕健康中心的醫生之外,還創立了「懷孕危機中心」(crisis pregnancy center),且是「支持生命傳道人」組織(Priests for Life)的醫療顧問、與「支持生命行動聯盟」(Pro-life Action League)的幾位創辦人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國家生命權組織(National Right to Life)的員工,且曾在國會見證反對墮胎4次。 
 
1970年代到1980年代中期,勒瓦提諾在紐約州特洛伊市(Troy)擔任婦產科醫生,常用超音波機器偵測胎兒的心跳,讓孕婦安心。稍後,他卻為另一名要墮胎的孕婦注射鹽水到胎囊,有時當針穿過子宮壁刺進胎兒身體時,胎兒會試圖躲避這針。
 
那些年間,勒瓦提諾做超過1,200次墮胎手術。隨著時代遷移,墮胎越來越容易做,有錢就能墮胎。他自覺是英雄,揮舞著劍幫助婦女解決問題。每個墮胎的婦女都有故事,從青少女怕會被父母趕出家門,到飽受壓力的母親無法再多養一個孩子,包羅萬象。
 
勒瓦提諾每次都告訴自己是英雄──直到有一次,一切都變了。 
 
1978年,某日上午10時,他正在觀察一名孕婦子宮裡的胎兒,以便墮掉他。他擴大這名孕婦的子宮頸,插入與一個試管相連的吸刮匙,吸刮匙機器正在動,以找到胎兒的位置,再予以刮除。他正在用吸刮匙在子宮四周圍搜尋時,心思開始飄移到家中的情景。
 
他前一年結婚,希望有孩子,但他太太卻不可能懷孕。他們試著領養,卻找不到可以給人領養的嬰兒。他突然想到:「我正在殺嬰孩。我在家渴望找一個嬰孩領養,而這位婦女卻正在將她的嬰孩扔掉。」 
 
但他繼續進行墮胎的程序,讓機器一一吸出胎兒的肢體進入一個袋子。最後,他清點袋子裡有沒有兩條手臂?兩條腿?其他器官?他斷定他的懷疑是自私的。他需要保有這份工作,他需要繼續充當英雄。
 
1979年,勒瓦提諾找到一個嬰孩領養,是個三天大的女嬰,取名為海姿(Heather)。一個月後,他妻子懷孕,後來生了一個兒子。一兒一女,完美的家庭。
 
勒瓦提諾繼續從事墮胎工作。到1980年代早期,用擴張和吸取術墮胎的方法變得更加普遍。這種方法更省時,只要約15分鐘,且對孕婦危險性比較低。因此,勒瓦提諾同意在墮胎過程中,充當教練。墮胎是唯一需要耗費體力的醫療工作。整個墮胎過程等於是肢解胎兒,並予以取出。其中最難的部分是壓碎胎兒的頭部。撕裂胎兒其實令勒瓦提諾感到震驚。
 
1984年6月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5歲的海姿和弟弟席恩在院子裡玩。勒瓦提諾夫婦忙著接待客人,告訴孩子們可以出去玩,但不能過馬路。席恩卻跑過馬路,海姿跟在後頭。晚間7點半左右,勒瓦提諾聽見緊急剎車聲。衝出家門時,只見海姿已無呼吸,勒瓦提諾做盡一切急救措施,海姿依舊在送醫途中死亡。
 
接著,勒瓦提諾回到工作上,當他進行墮胎時,開始覺得他是在殺害別人的兒女,這讓他感到作嘔。他巴不得立刻停手。但是,不行。若將胎兒的肢體、器官留在孕婦體內,會引發感染。他只能將胎兒殘破的肢體一一取出。
 
海姿過世後幾個月,有一天,勒瓦提諾下班回到家,發現妻子在打包行李,準備離開他。她責怪墮胎的工作都是他的錯,而不是別人的錯。她說:「你這個愚蠢的白癡。如果墮胎的工作讓你感覺那麼糟糕,你為什麼不辭職?」
 
翌日上班時,他便宣布不再做墮胎的工作。這工作變得不再值得。英雄感無法征服他自覺是在為賺錢殺害別人兒女的罪惡感。這層受傷感太沈重。他甚至咒詛這工作。



●為全球墮胎日益減少禱告。(圖文取材自WORLD News Service)

閱讀 168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