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5
國度復興報

「遷都」聽來似乎任務艱鉅也常有爭議,但並非新鮮事。歷史上埃及人、羅馬人、中國人都曾改變首都位置,動機有時是國家機密、有的是為經濟發展、有時是因為 新城市於種族或宗教群體競爭中被視為中立。國際兒童之家(Kids Alive International)的蘇丹/南蘇丹工場主任湯比(Francis Tombe)說,「朱巴極不安全,大家抱怨很久也一直說要遷都,只要首都在朱巴,犯罪活動永不會停止,這就是一部份原因。」


 【國度復興報╱編譯Opal/報導】「遷都」聽來似乎任務艱鉅也常有爭議,但並非新鮮事。歷史上埃及人、羅馬人、中國人都曾改變首都位置,動機有時是國家機密、有的是為經濟發展、有時是因為新城市於種族或宗教群體競爭中被視為中立。國際兒童之家(Kids Alive International)的蘇丹/南蘇丹工場主任湯比(Francis Tombe)說,「朱巴極不安全,大家抱怨很久也一直說要遷都,只要首都在朱巴,犯罪活動永不會停止,這就是一部份原因。」
 他們憂慮暴力已侵入事工幫助的兒童家裡、學校和中心所在地瓦烏,遷都可能增加對兒童傷害的風險,湯比說這迫使他們做出一應變計畫,「一些兒童正在成長,我要儘快討論及評估如何保護他們,比如搬到離城更遠的地方?」他更明確的說,「部落主義正在分裂國家和人民。作為一新國家應以國家為重,而目前重心在部落,這是挑戰。也請為我們當中每個人內在平安禱告,我們非常失望。」
 2009年南蘇丹經由公投宣告獨立,滿懷希望的開始,但很快落入反叛團體為掌控國家資源的戰事中。他說,不安定令人失望,但遷都不一定能解決問題,「朱巴以前發生過同樣的事,會再發生。遷都時所有都要被打包遷移,對我們來說很困難。」 
 當國家面臨糧食缺乏而有飢荒之虞時,盤算遷都也說不過去。聯合國估計受飢餓之苦的民眾可能達到四百萬─幾乎是人口的一半。兒童之家的同工已感受到壓力。湯比說,「即使現在,此地區有些人三到六個月未領到薪水,糟糕透了。戰爭會帶給我們不同方式的影響,如果打仗,所有事將難以運作。」糧食價格已上漲,使得兒童之家的工作更艱難。
 這不是南蘇丹人第一次考慮遷都,2011年內閣曾通過一個百億元計畫打算遷都到湖泊省,官方說法是因在朱巴找不到足夠政府辦公用地。然而,因經費不足此計畫從未執行,三年後問題更嚴重。兒童之家加強資源和人力來提供街童增長的需求,即使事工面臨不確定性,湯比說同工仍滿有盼望。「我們有許多可利用的機會,我們需要和平而非戰爭。有和平的話我們就能為基督做許多的事。」
●為南蘇丹的安定和平,民眾能多得福音好處禱告。
(文取材自mnnonline.org)

閱讀 186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