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3
國度復興報

土耳其基督教會及其領袖反覆遭威脅、攻擊一年後,少數教會領袖坦承,他們至今依舊感到「焦慮、苦惱」。特別令人擔憂的是過去一年來,土耳其反覆發生仇恨、 肢體攻擊事故及「有嚴重且廣泛的威脅」,包括向教堂亂塗鴉、羞辱及攻擊安卡安市貝提肯特.巴瑞克特教會(Batikent Bereket Church)的領袖、以獵槍攻擊伊士麥市(Izmir)托巴里浸信會(Torbali Baptist Church)牧師等。


 【國度復興報╱編譯Icula/報導】土耳其基督教會及其領袖反覆遭威脅、攻擊一年後,少數教會領袖坦承,他們至今依舊感到「焦慮、苦惱」。特別令人擔憂的是過去一年來,土耳其反覆發生仇恨、肢體攻擊事故及「有嚴重且廣泛的威脅」,包括向教堂亂塗鴉、羞辱及攻擊安卡安市貝提肯特.巴瑞克特教會(Batikent Bereket Church)的領袖、以獵槍攻擊伊士麥市(Izmir)托巴里浸信會(Torbali Baptist Church)牧師等。
 儘管基督徒埋怨,且據報有其他事故,但警方毫無回應。
 在接受網路新聞《監督者》(Al-Monitor)的訪問時,土耳其基督教會聯合會主席歐茲貝克牧師(Ihsan Ozbek)提及其牧區尋求真正信仰自由的兩大阻礙:司法部未能回應他們的安全需求,政府在與其他宗教少數族群商談及簽署議定書時,獨排除基督教參與。
 他牧養20年的克土勒斯教會(Kurtulus Church)仍為獲得正式的敬拜地點而纏訟多年。安卡拉市政府原通過該教會提議的地點,去年卻又否決,反而認可那地點興建清真寺。因此該教會上訴到歐洲人權法院。
 此前不久,正值該聯合會發表2015年違反人權報告。即使信仰自由和信念「在國際法與土耳其憲法之下安全無虞」,但該報告指出,仍有嚴重障礙違反土耳其六、七千名基督徒的基本人權。
 同樣令人擔憂的是,去年八月,15家教會的20名領袖不斷在簡訊、臉書和電子郵件收到各種死亡威脅,其用詞正如伊斯蘭教建國恐怖組織(IS)的口吻一樣尖銳刺耳,報警後仍無任何牧師受到保護,所幸隨即有兩名IS自殺炸彈客在安卡拉(Ankara)偵探教會時被捕。
 去年有人要求開放安卡拉和開塞利市(Kayseri)的基督徒敬拜地點,但遭拒絕。在2000年尚未通過限制信仰少數族群活動的法律之前,有基督徒擬成立基金會。如今有另35個基督教小組織只獲准成立為協會,而非正式的教會。
 該報告指出,傳福音的合法權利仍被認為是威脅;學校教科書繼續將宣教活動說成是「威脅國家之舉」。土耳其媒體、民族主義者和伊斯蘭教圈子一直操縱散佈對基督教信仰的謬論。
 土耳其且持續以誹謗伊斯蘭教的罪名,控告基督徒「污辱信仰自由」,但對於公開煽動或仇恨基督徒的言行,卻未見司法部門採取行動遏止。儘管傳福音受到土耳其法律保障,但有些地方政府卻禁止。
 該報告證實,在伊斯坦堡等城市到處可見仇恨聖誕節及基督徒過新年慣例的標語和告示板。其中特別醜陋的標語畫著愁眉苦臉的聖誕老人背著十字架,並有標語警告基督徒會假借聖誕節慶典之名,舉行敬拜儀式。
 自從土耳其正義發展黨(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13年前執政以來,便一直孤立基督教圈子,連非正式的承認都拒絕給予。相對之下,透過1923年簽署的洛桑條約(Lausanne Treaty),東正教和猶太教圈子持續擁有公開對話的權利。透過正式的外交關係,天主教徒也能與梵諦岡連結。
●求神保護土耳其教會領袖安全,讓合法的傳福音之舉得以發展。
(文取材自World Watch Monitor)

閱讀 350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