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4
國度復興報╱編譯Icula/報導


 比利時福音宣教會(Belgian Evangelical Mission)歡慶成立100週年。這場福音運動的濫觴乃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興起於比利時西部的西法蘭德斯省(Western Flanders.)戰場。
 參觀西法蘭德斯戰場的人都無法忽視在伊珀爾市(Ypres)裡裡外外有許多戰爭墳場。其中的泰恩卡特公墓(Tyne Cot Cemetery)且是歐洲最大的全民公墓。在該市許多地方,至今依舊看得出曾有過強烈暴力衝突的遺跡。很難想像宣揚生命福音的故事是從這裡傳開的。但這卻是真的:比利時福音運動可在西法蘭德斯省戰場發現。
 1900年代早期,有一位熱心的美國佈道家諾頓(Ralph Norton)及其妻子艾荻絲(Edith)加入四處遊走、挑旺靈命復興風潮的巡迴佈道家查普曼(John Wilbur Chapman)的行列,查普曼被譽為他那個時代的大佈道家葛理翰(Billy Graham)。他們巡迴到加拿大、美國、澳洲和亞洲等地,更在1914年第一世界大戰爆發的年代,到蘇格蘭舉辦佈道會。
 隨後許多宣教士回美國,但諾頓留在倫敦,按異象向預備在歐洲展開戰事的士兵傳福音。他們在倫敦遇見一位比利時士兵,大幅改變他們的宣教。諾頓看見在西法蘭德斯省戰場打一場絕望之仗的武裝部隊的需求,並隨即遇見去英格蘭休假或就醫的其他士兵,於是他開始送聖經和其他福音書籍。  
 他們夫妻好幾次成功地渡過英吉利海峽,造訪伊珀爾市戰場。諾頓不會說當地話,但他立刻學了幾句關鍵用語,譬如:「你想要法蘭德斯文(Flemish)或法文的聖經嗎?」   
 為了滿足士兵的需求,諾頓創立聖經聯盟(Scripture League)發送聖經、開辦查經班。到世界大戰結束時,該聯盟已有2萬多名成員,在天主教徒居多的比利時,這數字實屬不易,當時,聖經的信息在當地幾乎沒有人知道。
 記錄顯示,聖經聯盟有數百位士兵是非常積極的傳福音者:他們被稱為比利時戰壕的使徒。諾頓非常關心士兵的情況,並盡力試著協助改善。許多士兵和諾頓有書信往來。諾頓也與比利時政府有很好的連繫,且多次覲見比利時國王。
 儘管諾頓無意植堂,但他立刻發現,當地幾乎沒有福音存在。顯然有必要成立新教會,因此諾頓創立福音宣教會,距今100年前,這就是比利時福音運動的起源。
 但要找到適合的設施,聚人敬拜神並不容易,因為天主教徒房東不願意出租其房舍給新信徒。福音宣教會於是發揮創意:將現在已經不用的戰時兵營轉為教堂,也買了一些房子,改建為聚會場所。所幸諾頓不只是佈道家,且有極大的募款才能。又有許多傳教士挨家挨戶賣聖經、發送福音單張。於是福音開始遍地開花,傳遍各城鄉。戰後10年間,教會如雨後春筍般設立。為訓練同工,布魯塞爾出現一所聖經學校,起初只用法語教學,後來也用法蘭德斯語。
 美英荷等國的宣教士紛紛進入,支援比利時教會。  
 20世紀的福音宣教會狀況起起伏伏。諾頓於1934年過世。由妻子賡續其志,但她也於1936年歿。1940-60年間,福音宣教會沒什麼成長。第二次世界大戰也沒像一戰那樣帶來靈命大復興。但到了60年代,福音的門重新大開。70年代早期,更出現新的傳福音方式,稱為「年度團隊」(year-teams),也就是有短宣隊到比利時宣教一年。他們將注意力集中在各種傳福音的方法上,接下來20年不斷植堂。1975-85年間,堪稱是比利時靈命復興的時代。
 90年代,在布魯塞爾、安特衛普(Antwerp)等大城市都舉辦過多次大型的佈道會。但結果都令人失望,有許多情況是地方性的聚會取代了全國性的佈道計畫。但福音宣教會依舊堅持植堂使命。它們的策略有所改變,但即使是百年之後,其異象依舊不變。福音宣教會的宣教士仍像屬靈戰場的使徒,繼續打仗。
●為比利時再次有靈命大復興禱告。
(文取材自evangelicalfocus)


閱讀 97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