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0
國度復興報╱編譯Amy/報導


 埃及革命對蘇丹難民造成衝擊。敘利亞向來造成埃及有最多的難民人口,現在卻被蘇丹人取代。埃及的蘇丹人高達200萬,其中數千人是難民。
 隨著蘇丹與埃及關係增溫,蘇丹難民受到開羅的蘇丹情報分子威脅恐嚇。在埃及的蘇丹人無法再享有類似公民的待遇。很多人缺乏國際協助,面臨監禁命運。國安單位視難民為麻煩製造者和政治異議分子,控告他們意圖串通「敵人」。
 在埃及,基督徒被視為二等公民,很難謀生,就是找到工作也很難維持下去。難民為躲避達佛屠殺或是努巴山區的攻擊而逃離家園,失學的蘇丹年輕人在埃及找到機會,進入埃及的大學就讀。
 不過,還有好多人仍未找著安身之處。此時,一位「巴拿巴」出現了。他說:「我的事工是在開羅尋找到蘇丹基督徒學生。」巴拿巴是蘇丹人。2011年7月脫離南蘇丹後,蘇丹驅除外籍基督徒,破壞教堂。但這不影響巴拿巴的事工。
 他說:「安全人員關閉我的事工,拿走所有文件,禁止我們在蘇丹從事任何事工。我逃到埃及,重新展開事工。」巴拿巴隨後和埃及的蘇丹大學生團契同工,他說:「我們開始查經課程,並裝備領袖。」雖然埃及的蘇丹難民政策改變,但他仍繼續進行門徒訓練。」
 談到未來,他說:「我們的異象是為難民學生創造機會,成為有潛力的領袖,再帶領社區和教會。我們是在為未來做準備。開羅有很多蘇丹學生,我們的異象是必須在這裡。」
 挑戰是艱巨的。蘇丹難民在屠殺和戰爭中倖存,現在則是生活在與日俱增的敵對氛圍中。
●為蘇丹難民在基督裡找到平安和出路禱告。
(文取材自mnnonline)


閱讀 165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