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30
國度復興報
【第806期社論】少子化時代中的教會使命


 根據內政部去年(2017)年底最新的統計,去年的新生兒只有19.3萬,是金融海嘯以來的次低。少子化的趨勢,也意謂著台灣人口結構的快速失衡;根據政府的推估,明年開始,台灣就會跨入「高齡社會」,甚至可能到了2026年,我們的老年人口就會突破「超高齡社會」20%的門檻。
 日本學者河合雅司曾在《未來年表》一書中指出日本社會因為少子化而帶來的各種嚴重衝擊。除了當前我們所熟悉的,各級學校因為招不到學生而面臨關門的窘境外,少子化更會對於一個國家,包括產業創新、醫療長照,甚至是糧食供給等等經濟與社會的各個層面,都將帶來嚴重且意想不到的危機。
 更麻煩的是,一旦生育率長期低到某個臨界點之下,少子化的趨勢將難以逆轉。台灣正步向日本社會的後塵,如同該書作者所言,我們也同樣陷在一個「少子化招來更嚴重的少子化」的惡性循環當中。
 「得後嗣」常常是聖經當中許多重要的場景,對當時的以色列人來說,子女意謂著他們不論在什麼樣的光景中仍然有盼望和未來。不過對現代處境的我們而言,現代社會已經不再像農牧時代,需要以「生養眾多」來「治理這地」(創一28)。同樣的,當基督已經在十字架上成就救恩,正如美國神學家Stanley Hauerwas所言,基督徒之所以生養小孩,乃是見證將來並非由我們掌管,我們的盼望不是兒女,而是因為唯有上帝是我們未來的盼望!
 既是如此,我們顯然不能將聖經中上帝所說的「生養眾多」當作某種的道德律令。Hauerwas提醒我們,無論生育與否,教會都應當相信上帝有能力,藉著見證與歸信而非透過自然繁衍去創造一群子民。
 也就是說,面對當前台灣社會少子化的危機,教會一方面固然需要「適切地」在聚會或日常的討論中,幫助關心教會中適婚的男女和已婚夫妻,一同來到上帝面前,思想生育的信仰意義和動機。但卻也需要回到上帝面前,知道我們的未來不在乎兒女,只在乎上帝永恆的救恩。
 在少子化的趨勢下,教會除了同樣需要以群體的力量,以實際的經濟和物質捐輸,或是教育和文化的資源,幫助那些在教養感到恐慌與困難的夫婦外,更重要的是在這樣一個幾乎難以逆轉的高齡社會中,我們更需要以實際的行動去活出上帝給人的盼望,讓教會成為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成為彼此互助的群體,當這個社會看不見下一代的指望時,仍有基督在我們當中。


閱讀 12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