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4
國度復興報


 台灣世界展望會五月底六月初邀集國內外防災備災專家,在高雄舉辦研討會,會中世界展望會國際總會都會型災害管理技術顧問潘蜜拉.希特科,以及2011年曾任日本東北太平洋近海地震海嘯救災處處長的日本世界展望會副會長木內真理子(Mariko Kinai)接受本報專訪,針對打造安全防災的台灣提出建議。


潘蜜拉:從政府、民間及社區三面向防災
p3 3.2世界展望會國際總會都會型災害管理技術顧問潘蜜拉.希特科。劉以琳攝

 

 近年來在都會區頻頻發生災害的事先預防之道,潘蜜拉.希特科表示,都會的特性在於複雜度高,都市本身是一個系統,由不同社區組成,各社區有不同的行為模式,都需要先了解。倘若某社區的供水系統受損,會產生漣漪效應,擴散到整個都市。因此有必要了解整個城市。
 潘蜜拉指出,城市有差異化,多樣性,都是城市的優點。在城市中,不同文化代表災害發生時可能有不同方法溝通、解決問題,也可以有不同方法對居民作事先預警,例如計程車司機、母親們,都可以在災害發生時,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城市的複雜系統中,各系統都可能有機會形成合作關係。例如:都會人有異於其他地區的生活方式,因此,應該與銀行、保險形成夥伴關係,與學校建立災害雙線評估合作關係。而最重要的夥伴關係應屬社區了,例如:貧民窟、違章建築,一般人不易了解內部運作情況。像展望會這種民間單位可協助分析、了解災害來臨時面對的風險,以及應如何安全撤離等。
 潘蜜拉說,最重要的是,城市在災難發生前,應針對現有建築,包括相關法規加以體檢改善,使建築更經得起考驗。在人口密集的都會區要改善現有的基礎建設,例如:供水、供電系統,包括與政府合作修改現行法規、政府在救災防災的協調系統。最後,在都會型災害中,現金發放的救助方式非常重要,應事前了解在災害發生時,如何利用現有的系統去有效發放現金的補助。
 潘蜜拉表示,台灣現有近七成人口住在都會區,因此應針對政府、民間及社區等三面向來檢視都會區對災害警覺度及預備。政府可在科技方面進行災害早期預警的研發,例如:水災、地震的預警,防災救災方面的相關立法也很重要,此外,中央救災防災單位的成立,就災害預警、準備等積極推廣,也是政府的責任。
 同樣的,社區也要預備各種救災工具,相關人員要受訓練,知道如何防災,明白社區在災害中可能面臨的風險、災害來臨時往哪裡撤離。潘蜜拉說,2011年曼谷水災,政府與疏散中心預先就找出水災發生時,災民可撤離的地方。曼谷當地發生水災時,通常會淹沒一層樓高,因此政府其實可以協助居民建築兩層以上樓層的建築,以利水災發生時的避難。
 而私人企業、民間單位在防災上同樣是要角,他們有能力,有創意,也有錢。例如:災區的供電問題,通常電力公司是私人企業,所以在救災時,可與電力公司合作,成為夥伴關係,由他們供電給災民。


木內真理子:讓社區參與備災,對都會區非常重要

p3 3.1日本世界展望會副會長木內真理子(Mariko Kinai)。劉以琳攝 

 

人物專訪】點我:日本世界展望會副會長木內真理子 

 接著,日本世界展望會副會長木內真理子(Mariko Kinai)談在2011年日本東北太平洋近海地震與海嘯中,展望會扮演的角色、執行內容及為當地帶來的幫助。她說,展望會在救援計畫中,共花費5, 600萬美元,分成三階段進行,第一是緊急救援階段,二是復原重建階段,三是重建轉型階段。他們把救援主力放在復原重建上,協助社區進行整全的復原和發展。這個計畫分6大項,包括兒童保護與發展、以兒童為主的備災行動、漁業生計復原、針對災區銀髮族的社區發展等,分別在三個城市中執行。
 木內真理子指出,日本政府對於災害的處理能力是已開發國家的程度,水準相當高,因此展望會的角色與在落後國家的救援角色迥然不同。在這場災難中,展望會最重要的角色是動員的速度,政府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前,這個NGO組織已經迅速反應。其次,就政府無法顧及之處,展望會發揮補強功能,例如:政府著重在學校及房舍的重建,展望會則提供兒童文具,家庭廚具等。
 木內真理子說,其實NGO有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在災民與國際間的救援組織作中間的橋樑。在這次地震中,台灣是最大捐助國,展望會連結很多台灣民眾到達災區去關懷,對災民而言,領受到相當大的愛與關懷。
 木內真理子接著談地震發生五年後,面對這個根本無法預防的大地震與海嘯,日本雖有很好的備災和預警措施也無用武之地,因此無法減災。然而,若無事前的預防措施,那麼損害勢必更嚴重。
 木內真理子說,透過這個嚴重地震,日本學到,第一,災害風險事前評估的重要性,而這個評估和研究能夠讓社區居民知道,並做週全的備災則更重要。讓社區參與備災,對都會區而言非常重要,不幸的是,最近發生的熊本地震,顯示311的教訓並沒有落實日常生活上。
 其次,在災害發生時,應有更完善的協調溝通機制,好讓政府、民間組織和社區能有順暢的溝通。開發中國家發生大災難時,會由「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進行協調,311海嘯發生時,日本並沒有類似組織可進行溝通協調,所以,面對災難,包括中央、地方政府,民間組織和許多人都湧入災區想要幫忙,反而造成嚴重的混亂。所以,事先建立一個完善的協調溝通機制,讓資源充份發揮功能是有必要的。這種溝通平台不只是建立而已,更應在平日不斷使用測試其功能。


閱讀 245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