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4
記者杜家麟台北報導
失智症的照顧者也是潛在病患

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的陳俊佑老師。杜家麟攝


 失智症影響的層面極為廣泛,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的陳俊佑老師表示:失智症患者的症狀混亂多元,多已失去獨立照顧自己的能力,需完全仰賴他人的陪伴和協助,在照顧上實屬不易。且失智症發病後的餘年,一般約有7到8年,有的則可以多到15年左右,甚至以此為終。
 如此的病症過程,會同時帶給患者與照顧者極大的負擔與壓力,對於主要照顧者而言,他們幾乎是不分晝夜,不眠不休的陪侍在患者身邊,他們是用自己的青春與健康,以換取其他家人生活的完整與延續。因此,失智症患者與照顧者之間,彷彿就是一個犧牲奉獻的生命交換歷程。根據調查顯示,當家中一旦有老人確定患有失智症,家中的主要照顧者,就是另一名潛在的病患。
難以跨越的四重壓力
 陳老師表示:他發現失智症患者會對照顧者,形成為一種壓力來源。失智症照顧者面臨的壓力與困境,可從生理、心理、經濟和社會四個層面來探討。
 在生理方面,照顧者在長期的壓力下,健康會出現如:高血壓、腸胃病、頭痛、暈眩及免疫力下降等病症。在睡眠上,也會出現失眠、淺眠、長期倦怠的現象。根據調查,失智症照顧者與同年齡非照顧者比較,前者比後者高出60%以上的死亡率。
 在心理方面,照顧者將近三分之一的比例有憂鬱症的傾向,有半數以上的照顧者,身心都處於一種焦慮和痛苦的狀態中。主要的症狀有失落、無助、挫折、悲傷、憤怒、罪惡感及自我價值低落,嚴重者甚至出現自發的激烈行為。
 在經濟方面,為照顧患者,可能需要聘請外勞協助;或是家中主要照顧者,需經常性的向工作單位請假或減薪,甚至提早退休;其他如居家的重新裝修或醫療費用等,都是一筆龐大的開銷。
 在社會方面,由於失智症患者的異常行為,可能造成與街坊鄰居關係的尷尬難堪。照顧者的休閒活動減少,社交退縮孤立,家庭關係如婚姻關係、親子關係可能出現緊張對立,甚至破裂的情形。
我們是伙伴不是受害者
 照顧失智症者,是一種一天工作36小時仍然不敷使用的日子。若沒有家人的同情同理,沒有社會政策的支援協助,主要照顧者是無法持續長久的。在高齡化的台灣,失智症已成為一種普遍不可逆反的現象,失智症照顧者不該被標籤為受苦受難者,我們與他們應是合作的夥伴關係。
 陳老師表示:其實在台灣,失智症照顧者並不孤單,在社會上已有許多針對失智症患者和家庭所設立的諮詢機構和救助單位,可提供照顧者:專業諮詢、經驗傳承、實務教學與急難救助等。在政府單位和民間機構的長期照護服務項目中,如:居家服務、日間照顧(護)、日照中心、各大醫院的失智症門診中心,及各縣市的瑞智學堂等,都有對失智症照顧者提供短期的喘息服務。因此,失智症照顧者應該勇於走出家庭,接受失智症照顧技巧的專業訓練,以正向的態度,迎接你我都不可避免的失智症浪潮。


閱讀 200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