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國度復興報
【第823期社論】屬靈千里馬


 時值各大專院校畢業季,青年繼續深造或成為職場新鮮人,神學院畢業生也將專心投入事奉生涯,年輕領袖人才因而逐年輩出,如何在這世代交替、同行與傳承之際尋得屬靈的千里馬,得以銜接得當,乃當務之急。
 千里馬,這三個字表達的是快速、好用、耐操、卓越、主人喜愛...。每個人都很想當千里馬,在上帝手中成為貴重、合用的器皿(提後二21)。可是成為千里馬一定有一個相當不一樣的過程,否則千里馬到頭來還是野馬一匹。固然跑得快,但沒方向;有好體力和技能,但沒有節制、不受控;有很棒的外觀和恩賜,卻不受教、充滿野性。要成為千里馬之前一定要讓野馬戴上屬靈的馬鞍,才辦得到。倘若野馬多了,千里馬就出不來,台灣教會對健康體質的期待,勢必難以看見成效。
 大家都認為千里馬之所以千里馬,是因為遇到伯樂,話是不錯,但是伯樂難道只是隨便看看和挑選嗎?不會的,一定有上鞍過程,這是野馬最不喜歡的動作。不想受約束、不想守紀律、不想按規定、不想被綁死、不想只走一條路、不想只朝一個方向前進,這都是典型野馬性格。當教會中有傳道人、長執或領袖具此性格時,終會帶給團隊及羊群很大的傷痛。
 有些人恩賜明顯、能力突出,影響力卻有限,追根究底,往往不是沒有伯樂在身邊,而是伯樂手上的馬鞍架不上去。當自認為自己的恩賜大於團隊的合作、自己的夢想優先於教會的異象、個人的性格凌駕於教會門訓的教育等等,導致說不得也碰不得,不僅人無法溝通與配搭,就連真理的教導都要降服在他的情緒火焰之下,久了,單打獨鬥,久了,銷聲匿跡,久了,遠離屬靈的戰場。教會領導團隊需要及早建構團隊文化,文化是眾人之事,同時也要遏止野馬的隨性舉動,這是教會領袖肩負的責任和角色發揮。
 兩千年前教會中的彼得、雅各、約翰、保羅等使徒都是千里馬等級的使徒,從他們的書信及事奉看得見聖靈運行的軌跡,也看得見苦難所遺留下來的生命勳章;同時,更看得見他們在真理中自由奔馳事奉神和教會的自由喜樂。
 故此,聖靈澆灌與充滿的生命經歷,加上順從真理的行動,終將造就出屬靈的千里馬。在建造教會風起雲湧的年代裡,要多栽培千里馬型的領袖信徒,野馬若不能降服,就要等待,甚至必要時割愛,以確保信徒及教會之間的見證及合一。
 綜觀教會歷史,屬靈千里馬有在教會裡、在職場上發揮影響力的,也有隱藏在神學院或不為人知的宣教工場裡的,而其一共通特點,就是全然順服於神、順服真理…,是謙卑到可以被上馬鞍的人。
 21世紀後現代主義興起,類似野馬特質的基督徒將急遽增多,教會的門訓功力、領導力提升、組織架構的創新、神學議題的對話能力,都是千里馬脫胎換骨的必須環境,我們都應當投身其中,避免隨波逐流。


閱讀 257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