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31
國度復興報
【第830期社論】父親節,話屬靈傳承


 子承父業,在中國人的傳統,理所當然。基督教會,注重屬靈的傳承。
 廿一世紀的台灣教會,信徒人數從上世紀九○年代占總人口約>2%,驟增到目前約>6%;易言之,60%的台灣教會屬靈年紀在25歲以內。他們要承繼數千年的基督教傳統,壓力是沉重的。何況,量變總是帶來質變。在歡喜教會人數增長的實際,我們需要面對外在環境的丕變,更要注意教會內部隱藏的挑戰。
 隨著時代巨輪滾動,教會長者逐漸退居二線、甚或凋零,交棒、接棒,世代交替屢起;我們預備好了嗎?韓國河用仁牧師曾說,他就任第一天,就開始培養下一代接班人-他的做法,值得每位牧者參考。
 我們的神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祂注重歷史、肯定傳承。聖經記載諸多屬靈傳承的事實。有的是公開宣告、有的是「私相授受」;但,都有聖靈作印記。
 當年,「摩西去告訴以色列眾人,『…約書亞必引導你們過去,正如耶和華所說的。』」(申卅一1、3)摩西公開的把使命交給約書亞,譽為美談。另一個美麗的故事是以利亞與以利沙「私底下」交接:「於是,以利亞離開那裏走了,遇見沙法的兒子以利沙耕地…,以利亞到他那裏去,將自己的外衣搭在他身上。」(王上十九19)從此,外衣的傳披,作為屬靈傳承的象徵。
 保羅更是公開說明,「作使徒的保羅(不是由於人、也不是藉著人,乃是藉著耶穌基督、與叫祂從死裡復活的父神)」(加一1)。他的蒙召,似乎公開-有許多同行的人,他們卻看不到保羅所看見大光裡的耶穌;那一刻起,就確定保羅使徒的身分與職事(徒九1-9)。
 近代教會、事工的傳承,公開的交棒,比比皆是。有牧二代的,如偉大的佈道家葛理翰父傳子;也有師徒相傳的,如非洲佈道之父布永康在拉各斯(尼日利亞首都)告別佈道會中,將「火炬」交給繼承人、年輕的丹尼爾‧科倫達,場面何等溫馨感人。
 回顧二十世紀風起雲湧靈恩運動中之傳承,驚艷連連、令人讚嘆嚮往。辛班尼在偉大神醫佈道家庫爾曼聚會中,領受聖靈膏抹,開展他自己的神醫事工。布永康完成神學教育,在返國前夕漫步倫敦街道,誤闖喬治‧傑弗瑞家,意外承繼了他的恩膏,而成就宏偉的非洲福音工作。李斯特‧蘇姆洛年輕時,偶然與信心使徒史密斯‧維格士維爾同台佈道後,接受他的按手禱告,被聖靈大大充滿,承受恩膏,成為一代神醫大師。
 教會或機構公開傳承,往往延續一份事業(Career);不期然「私相授受」,繼往大師膏抹,開拓出偉大、無前的事工(Ministry)-都能榮神益人。


閱讀 68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