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1
國度復興報
【第849期社論】身體得贖在於盼望 而非「基改」


 日前有中國科學家於學術研討會上宣稱,11月時已經有一對經過「基因編輯技術」的雙胞胎女嬰在中國誕生,這位科學家將這對嬰兒胚胎做特定的基因「編輯」,認為這樣能讓她們「天生」就可以抵抗HIV愛滋病毒。
 這樣的實驗引發了諸多國際輿論的議論與撻伐,相關領域的學者專家指出,所謂「基因編輯技術」並不是一個新的技術;這樣的實驗不是不能做,只是基於生命倫理的原則,不論是技術所可能帶來的風險,還有這對嬰孩的自主權,在在都表明了這樣的技術不能用在人體上。
 從目前的訊息看來,我們並不十分清楚這位科學家背後真正的動機為何。但因著這樣的實驗,再次的引發公眾對於現代基因工程的關注和不安。這樣的消息不禁令人懷疑,是否已經有更多,在鬆散的倫理審查下,不為人知的相關人體基因的「編輯」已經暗中進行?甚至於會不會有一天人類社會也會變得和超市買豆製品一樣,都要標明「基改/非基改」?
 作為基督的門徒,我們需要看到,現代基因遺傳工程,並不是一門全然「客觀中立」的「科學」;甚至於在這樣「科學」的背後,隱含著與基督信仰對「生命」的看法相對立的意識型態。著名神學家Samuel Wells就曾指出:基因工程對「生命」的尋索很多方面都和教會相似,基因工程為實現一個比平凡活著來得崇高和遠大的理想,因而追求身體得改變轉化;基因工程同樣也追求一個超越現在的未來,只是它是倚靠科技,而不是基督再來的盼望。基因工程試圖使個人的身體變得自足不假外求,迴避人要被人關心照顧的需要,以科技介入取而代之。
 Wells認為,基因工程其實挑戰了基督徒的想像,挑戰我們是否真心地認信,我們現今這暫時的、必朽壞的身體,唯有基督再來,才能帶給我們真正得贖的身體。對基督信仰而言,在地上我們這必朽壞的身體的轉化,不是藉著基因工程或其他的生命科學的「編輯」,而是「藉效法」,藉著「效法基督」的生命樣式,等候盼望終末時我們的身體必將得贖。
 就算人類文明真的有那麼一天,基因工程,或者是醫學的「進步」,真的能夠解決這個世上所有的病痛、身體的缺陷和軟弱。但作為基督的門徒,我們永遠需要知道,不論是遺傳還是醫學,都不能給我們「真正」的身體,那真正的「身體」,是我們所盼望,在永恆裡,需要不斷倚靠上主才能真正得贖的身體。


閱讀 34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