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8
記者尹箴台北報導
748號解釋文  對教會帶來衝擊

 

 全人法學中心主辦的「針對同性婚姻解釋文的神學與法學研討會」,5月25日下午在台北舉行。主辦單位表示,關於大法官的釋字第748號解釋文,對社會已造成衝擊,盼望未來法律與神學能夠結合,讓神學者更多了解法律,法律人明確認識神學。
 從學生工作者立場看748號釋憲文對校園的影響,基督徒學生工作者表示,基督徒學生對同性婚議題多持認同態度,不了解中壯年基督徒為何要激烈衝撞反對,因此盼望教會未來努力的方向,要以教育為主。
 針對5月24日司法院公佈釋字第748號解釋文,將我國婚姻定義從國家制度的承載,限縮為個人權利的實現,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系曾品傑教授就釋憲重點指出,在法律上及對未來教會界都會帶來衝擊。

 

技術性迴避類似制度的適用

 

 曾教授說,釋字第748號解釋文第一段:「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於此範圍內,與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之意旨有違。」大法官技術性迴避民法其他編章中的類似制度,例如親屬編第六章關於家的規定,第1122條:「稱家者,謂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而同居之親屬團體。」第1123條第二項:「雖非親屬,而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同居一家者,視為家屬。」皆可讓二同性別者以永久同財共居目的,達到結合關係。但大法官指稱民法親屬編婚姻章中,沒有同性二人結合關係的規定,意指民法中縱有類似制度,但因不在婚姻章中,便不予考慮,顯然是以意識形態考量大過實質功能考量。

 

繁衍後代非婚姻不可或缺之要素

 

 其次,理由書段碼16指出:「究國家立法規範異性婚姻之事實,而形成婚姻制度,其考量因素或有多端。如認婚姻係以保障繁衍後代之功能為考量,其著眼固非無據。然查婚姻章並未規定異性二人結婚須以具有生育能力為要件;亦未規定結婚後不能生育或未生育為婚姻無效、得撤銷或裁判離婚之事由,是繁衍後代顯非婚姻不可或缺之要素。」法律的確不會以「具有生育能力」作為結婚要件,但大法官以此作為排除婚姻須有「繁衍後代之功能」的論述,得出「繁衍後代顯非婚姻不可或缺之要素」的結論,是以反面辯駁來窄化婚姻「自然繁衍後代」的重要社會功能。
 「相同性別二人間不能自然生育子女之事實,與不同性別二人間客觀上不能生育或主觀上不為生育之結果相同。故以不能繁衍後代為由,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以結婚,顯非合理之差別待遇。」(段碼16中),釋字748號指出,同性間不能生育與異性間主、客觀不生育結果相同,以此為由不讓同性結婚是不合理的。
 此段是大法官的重要論據;然從經驗法則得知,異性婚姻制度有助於繁衍後代的生殖功能,但大法官反向思考,認為生育能力非結婚不可或缺的要件,據此否定現行婚姻中繁衍後代的重要功能。

 

不影響基本倫理秩序

 

 「倘以婚姻係為維護基本倫理秩序,如結婚年齡、單一配偶、近親禁婚、忠貞義務及扶養義務等為考量,其計慮固屬正當。惟若容許相同性別二人得依婚姻章實質與形式要件規定,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且要求其亦應遵守婚姻關係存續中及終止後之雙方權利義務規定,並不影響現行異性婚姻制度所建構之基本倫理秩序。是以維護基本倫理秩序為由,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以結婚,顯亦非合理之差別待遇。」(段碼16下)大法官們說,異性婚所有的規定都要求同性也遵守,就不生倫理秩序的問題,以此為由不讓同性結婚也不合理。
 關於對「基本倫理秩序」(段碼16下)衝擊較大的是性行為倫理,亦即規範異性間性行為的合宜與否。至於同性間的性行為對社會造成很大的衝擊,特別教會界對此所產生有關性道德及性平教材等疑慮,從教會所質疑的觀點來看,同性間性行為確實對「基本倫理秩序」有所妨礙,然而大法官對此卻避而不談。

 

法之修正或制定屬立法形成範圍

 

 解釋文中「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至於以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及段碼17「慮及本案之複雜性及爭議性,或需較長之立法審議期間;又為避免立法延宕,導致規範不足之違憲狀態無限期持續,有關機關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至以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特別法或其他形式),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
 因此,接下來「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應如何進行,是立法院的事,但大法官又說「現行婚姻章有關異性婚姻制度之當事人身分及相關權利、義務關係,不因本解釋而改變。又本案僅就婚姻章規定,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是否違反憲法第22條保障之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之平等權,作成解釋,不及於其他,併此指明。」(段碼18)
 大法官針對「相同性別『二人』」的修法或立法範圍「僅就婚姻章規定」,亦即親屬編第二章關於婚姻,包括婚約、結婚、婚姻之普通效力、夫妻財產制,以及離婚等,並「不及於其他」,第二章婚姻之外都不在修、立法範圍。

 

釋字748號逾越權力分立原則

 

 解釋文末段:「逾期未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永久結合關係,得依上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以及段碼17下段:「逾期未完成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別二人為成立以經營共同生活為目的,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得依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並於登記二人間發生法律上配偶關係之效力,行使配偶之權利及負擔配偶之義務。」指示,兩年後仍無相關修、立法時,憑大法官此紙解釋文,同性二人就可以直接去辦理婚姻登記,直接發生配偶效力,顯見大法官藉此釋憲文逾越權力分立原則,可以想見行政、立法相關部會未來將有窒礙難行之處,此體察上意的門一開,勢將亂象叢生。


閱讀 46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