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記者魏麒原台北報導
2017台北研經培靈會》 傳福音不能切割公共參與  關顧弱勢

周學信老師教導公共參與的挑戰。魏麒原攝

 

 2017台北研經培靈會於9月26至28日一連3天,在南京東路禮拜堂舉行,以「當代家庭的挑戰」為題,由周學信老師、賴建國老師、劉曉亭牧師3位講員分就現代基督徒的挑戰、舊約聖經的婚姻觀及天人合一等3個面向分享,吸引不少弟兄姊妹聆聽教導。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會歷史與神學教授周學信老師,3天分別講授「忙碌生活的挑戰」、「反基督文化的挑戰(世俗價值觀的挑戰)」、「公共參與的挑戰」三個主題,9月28日所講論的是公共參與的挑戰,嘗試從聖經經文與教會現況的角度,探討教會是否應該參與公共事務。

 

20170929WEI01

參與台北研經培靈會的弟兄姊妹十分踴躍。魏麒原攝

 

 對於台灣教會參與公共議題的拉扯,周老師說,這幾年因著是否讓信心希望聯盟推候選人參選,以及同性婚姻法案爭議上街頭,衍生教會是否參與公共議題的討論。若以教會(ekklesia)希臘文原來的意思來講,是神所召出來的一群人,使徒保羅當初引用這個字來說明教會,因著希臘公民能參加公共事務,所以教會是一個政治實體,用以見證上帝國的價值觀,並與世俗世界分享上帝國。

 

華人教會很少參與公共事務的7個因素

 

 而華人教會很少參與公共事務的因素,周老師歸納出7個原因:一、傳福音、佈道優先,家庭、公共關懷不足。神要我們為困苦和窮乏人伸冤,才得喜樂(耶廿二16)。如果沒有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的話,神就不喜悅我們的獻祭(賽一11-17、23)。因此,公共關懷與佈道息息相關。

 二、教會教導偏重新約講神的愛、神的教贖,較少教導舊約的公義與審判,易流於只接受新約的「馬吉安主義」異端。而且因為文士和法利賽人不行公義、憐憫、信實,耶穌批評他們假冒為善(太廿三23)。

 三、福音保羅化,亦即用保羅角度來傳講耶穌的教導,特別是佈道信息,以保羅因信稱義的理解,來講耶穌的教導。其實耶穌從一開始服事,就以傳福音給貧窮的人為己任,而且還要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壓制的得自由(路四18)。耶穌還說「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廿21)也就是要關顧弱勢族。

 四、希臘人的思想認為靈魂與身體是分開的,而聖經所教導的人是整全的,是有生命的全人。因此傳福音搶救靈魂,也要照顧身體的需要。耶穌服事不僅傳天國的福音,也醫治各樣病症(太九35);「醫治病人,叫死人復活,叫長大痲瘋的潔淨,把鬼趕出去。」(太十7-8)

 五、公義從愛中分離出來。教會常切割愛與公義,偏重講十架的愛,無條件的愛,漠視公義的部分,其實十架本身彰顯愛,也彰顯公義。「公義和公平是祢寶座的根基;慈愛和誠實行在祢前面。」(詩八十九14)、「祂為孤兒寡婦伸冤,又憐愛寄居的,賜給他衣食。」(申十18)

 六、華人基督教的分離主義傳統。教會教導要與世界分別出來,不沾染世俗。真正的聖潔不是與世界隔離,而是要看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雅一27)。「我不求祢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祢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約十七15)

 七、從公共與政治切割分離。神擁有所有一切,教會不應從政治分離。耶穌講「我的國不屬這世界」,並不是講不必關心這世界(約十八36)。基督徒蒙召得自由不是放縱情慾,用愛心互相服事,服事街友及社會邊緣人等有需要的人(加五13)。

 

耶穌如何關心公共及政治?

 

 耶穌如何關心公共及政治?一、重新定義世界的政治,耶穌的天國觀跟世界觀不同,祂的國是世界的源頭,是超自然的,是事奉唯一真神的國;而且誰為大,就要當別人的用人,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沒有階級的(約十八33-37)、(可十42-45)、(太廿三8-12)。第二、耶穌勇於批判最高地方政治領袖為狐狸(路十三31-32)。第三、耶穌談論納稅給羅馬帝國的問題,祂主張凱撒的物歸凱撒,神的物歸神(可十二13-17)。第四、耶穌騎驢駒進入耶路撒冷,非常政治,卻朝聖殿去,祂的王權是平安王權,是犧牲、十架的政治,而不是動刀槍、戰爭的王權(太廿一1-9)。

 

博塞政教關係宣言

 

 周老師也提出普世教協《博塞政教關係宣言》,作為政教關係如何互動的參考,一、教會若隨屬世政權的目標和意念起舞,就是讓自己活在追逐使命感之中。二、教會如果只躲在追求屬靈的清高氣氛裡頭,卻不願意參與社會的政治發展,就是活在消極冷漠中。三、教會應當在正確認識福音的基礎上,評估各種政治性的決策與計劃中的方案,以批判的眼光,卻是建設性的態度,來和檯面上的權力要角合作。四、教會可能至終必須抗拒屬世的政權。在特定的情況下,教會有義務做抗拒,但這麼做不是為了要毀滅。採取抗拒的態度不僅是為了服務社會,甚至也為了服務政權,因為屬世政權也是被呼召來成為上帝及眾人的僕人。

 最後,周老師以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1892-1984)的話,做為講座的結尾,尼莫拉說:「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台北研經培靈會相關報導:

 

回到愛情的初衷  攜手同走天路

 

適時放手  成全造就下一代

 


閱讀 63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