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1
記者商可瑩高雄報導
2018重大災難心靈關慰訓練》 幫助倖存者 助人者亦需健康心理

志工演練關懷災民。商可瑩攝

 

 6月2、9日在高雄右昌敬拜中心舉辦的「2018重大災難心靈關慰訓練」,有來自台南、高雄、屏東共57間教會、近80人與會。兩次聚會中,分別邀請不同講員就重大災難急性期的創傷心理、救災服務模式與志工倫理、重大災難初期的心理健康評估以及心理急救技術等面向研討。

 

20180611WEI51

參與研習的弟兄姊妹。商可瑩攝

 

20180611WEI52

救助協會災害管理部主任張可承。商可瑩攝

 

 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災害管理部主任張可承受訪時說,該單位辦的重大災難心靈關慰訓練,於去年在北、中區舉辦;今年則在東、南區辦,著重在重大災難後第一線關懷安慰的服事訓練。鑑於台灣過去許多的重大災難中,救助協會總是站在第一線,發現不但是中、長期的關慰服事很重要,如何在當下、及時給予妥當的幫助,也是這兩次訓練的重點。

救災人員的心理衛生不容忽視

 衛福部台南療養院王作仁副院長在「重大災難初期的心理健康評估」主題中表示,大部分的災難倖存者,原本都是正常人,可以在壓力中執行適當的功能,一旦不幸加上災難的壓力後,大部分的人都會有「情緒或心理耗竭的表現」。

 

20180611WEI55

衛福部台南療養院王作仁副院長分享。商可瑩攝

 

 王副院長將災難區分為二:「人為災難」,例如:恐怖攻擊、墜機意外…等,起因於人類的暴力或疏失,應是可被避免的,但不幸發生,有被背叛的感覺,且充滿憤怒與譴責。「自然災難」則被認為是人類無法控制,因此對於大規模的自然災難,較容易被視為「上帝的旨意」而默然接受。

 然而,在重大災難發生之時,不但只有災民本身的心靈健康需被重視,救災人員的心理衛生更是不容忽視。因為在重大災變中,救災者一下子承擔過多的身心壓力,王副院長強調,「救災人員必須明白自己不是救生圈,而是要帶著專業救人。」並且,如何同理對方,且要冷靜應對則為許多志工要面對的課題。

 曾協助許多災區救災的王副院長,除提出救災的原則外,也運用許多小故事讓與會者明白如何面對重大災難的倖存者。在一場大地震中失去家人的小女孩,曾有幾天無法自然與人互動,肢體僵硬。王副院長見狀,便請她認識的鄰居阿姨「什麼都不用對她說,就是每天抱抱她、陪伴她就好。」幾天後,果然小女孩開始活動、與人互動。「兒童不一定能意識到發生甚麼事情,此時就是陪伴、等待他,使他不至於孤單面對。」王副院長強調。

 面對如何關懷安慰重大災難的倖存者?王副院長強調,不要對他們的行為批評論斷;冷靜、耐心聆聽對方需求;鼓勵他們表達;善用評估工具確認問題焦點,例如:環境、家庭、個人生理、心理…等現象。並且團隊合作,不要孤軍前往。

 他指出,救災志工可能會在服事過程中出現「替代性創傷」,這是一種助人者的內在經驗轉變,例如:家暴中心的工作者可能不敢結婚,因為助人者通常能夠感同身受。因此,幫助災民前,助人者需要了解、幫助自己。對此,張可承主任以自身經歷說,平時就需要練習「察覺自己的狀態」,是不是需要休息、需要其他的夥伴支援,因為在救災過程中現場極其混亂,無論是人力、物力的調動安排可能都需要極大的體力、心力,若無法敏銳到自己身心狀態,則可能出現耗盡現象。

外在環境混亂 內心更需要平靜安穩

 「當外在環境很混亂,內心就更需要平靜安穩。」王副院長提醒,救災過程中不但要隨時敏銳、評估自己的狀態,面對現場有些情緒波動的反應,他提供一個方法─「和對方有眼神交流、互動,但立場要抽開,觀察對方為什麼有這樣的情緒反應,再加以回應。」

 針對「心理急救技術」主題,台南療養院臨床心理科杜家興主任分享說,所謂的「急救」是指第一線的處理,如何使對方面對重大災難後,恢復安全感,且恢復正常的生活作息等。

 

20180611WEI53

台南療養院臨床心理科杜家興主任。商可瑩攝

 

 杜主任還將與會者分為三組:市長與政府官員、災民、關懷志工,操練如何在實際操作進行心理急救,且在關懷志工的報告中給予建議。心理急救的行動原則:準備(了解救災狀況、現場誰負責)、觀察(觀察現場負責人員)、聆聽(聆聽現場指揮,不要個人前往服事)和聯繫(聯繫機構,由機構編組動員)。

 所謂的「心理急救」,就是向剛暴露於嚴重壓力源下的人,提供人性化、支援性以及實際的協助。包括協助他們滿足基本需求(吃喝拉撒睡)、聆聽傾訴但不強迫交談、安慰人幫助他們感到平靜。

 並非每個人面對重大災變後,都願意被關心,面對一些想要安靜獨處者,關懷者可以標註拒絕訪視,但會持續觀察,必要時就需要注入專業資源加以幫助。

 


閱讀 22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