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0
記者劉以琳台北報導
敢於不同國際聯盟正式成立》各國跨虹勇士站出來 11.10-11分享蛻變的幸福

敢於不同國際聯盟記者會,會後各國跨虹者合影。劉以琳攝

 

 「敢於不同國際聯盟籌備會正式成立!」全球跨虹運動在台灣首航啟動,來自美國、韓國、日本、新加坡等15個國家、30位跨虹勇士代表出席,於11月9日召開敢於不同記者會,正式宣布成立「敢於不同國際聯盟籌備會」。
 除此公布之外,也將在11月10、11日舉辦一系列跨虹活動,邀請各國的跨虹勇士分享如何從同性戀的過往,蛻變成為真正愛自己的特徵、特質,活出性別自信的人生。10日下午2點至5點半舉行「性別自信快樂人生」講座,談如何培育兒童的性別自信、子女是同性戀怎麼辦?如何與同志同行?以及同志是否是天生的?同一日期晚間7-10點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國際跨虹晚會。而11日下午2點到晚間8點則在信義威秀廣場舉行國際跨虹歡慶日,由華人國際樂團Hot Shack勁舞拉開序幕,更邀請正宗美國黑人饒舌歌手Michael Coleman與台灣本土DJ同台較勁,帶出敢於不同跨虹風采。現場也將設置多元化攤位,有VR體驗區、蛻變書籍分享、孩童性別的自信及跨虹微電影區。
 「敢於不同國際聯盟」發起人薛一峰表示,同志運動自1960年起,至今半個世紀,演變成一股全球熱潮。尤其,近年來「性別革命」(Gender Revolution)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然而,半個世紀後的同志運動,也發展了一群同志運動後的結晶,我們稱他們為敢於不同的跨虹勇士;跨虹運動正在各國展開,他們的生命與經歷將帶給世界推動同志運動者極大的反思。
 薛先生說,這群跨虹勇士來自各國,有多位是第一次來台灣。當中也有人過去曾歷程漫長的變性手術,後來才恍然發現沒有得到起初嚮往的幸福感與認同感,但是他們沒有放棄尋找愛自已及真愛的機會,他們再次勇敢選擇改變,因此被稱為「跨越彩虹的勇士」(簡稱跨虹勇士)。他們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不但打破現今許多人主張同性戀是天生的迷思,也在向世界傳遞一個訊息:「改變是可能的!」活出真正自我及價值是可以實現的。
 當台灣正處於同運與支持愛家婚姻的不同理念時,薛先生說,我們不挺同也不反同,更不恐同。各國跨虹勇士願意來到台灣發聲表達「敢於不同Dare to Change」,並提倡「敢真、敢愛、敢於不同」的文化,可以勇敢跨越彩虹,讓跨虹者有一條出路,可以被聽見、看見,成為一個彼此扶持的國際平台,幫助想要離開同性戀生活的人,一起跨越彩虹。
 記者會中發布民調數據,是以中華電信住宅用戶為抽樣母體隨機選取,訪問對象為有子女的成年民眾,訪問時間是10月24-26日有效樣本為1,068份。數據顯示,有61.3%受訪者擔心自己的子孫成為同性戀者;有50.9%的受訪者認為家中有同性戀者的家長,有需要心理諮商輔導,其中有67.9%受訪者如果知道諮商方式,有機會可以讓同性轉變性傾向,他們會願意主動轉薦給親朋好友。

 

DSC06802黃偉康博士劉以琳攝

黃偉康博士。劉以琳攝

 

 記者會上邀請心理學諮商專家黃偉康博士分析「性別有自信,孩子更快樂」,他說,許多父母不知道孩子的性別發展會有一個過程,其中父母親的角色極為重要,以父親在家中的影響力是兒女的關鍵,若孩子的性別認同方面出現疑惑時,例如,當男生不覺得被別的男生接納,或女生覺得當女生不安全時,父親能夠肯定,就會帶來正向的發展。反之,父母卻採取否認、不理會,甚至任孩子被嘲笑與貶低時,那麼更加深孩子對自身性別的無助與疑惑,也就在性別上缺乏自信。
 黃博士說,以他多年臨床的經驗與研究,越早發現,尋求幫助,改變的成功率極高,因為成長過程及原生家庭的障礙,甚至被性侵的創傷都會產生性別認同,以及SSA(Same-Sex-Attraction受同性吸引)等問題。其中有一部份,就是一些同志們深受非自願同性吸引的困擾,並希望透過管道尋求適切的幫助得以解脫,這樣的聲音是需要被聽見。然而回歸家庭,重視父母親的角色與責任,是使孩子健康快樂成長、性別有自信的關鍵。

 

DSC06810劉以琳攝

美國的Jim Domen。劉以琳攝

 

 會中也邀請跨虹勇士現身分享,其中來自美國的Jim Domen曾為男同性戀者,7歲開始同志生活,13歲認定自己就是同性戀者,因為他不斷被男生吸引,到了28歲時有個穩定的男伴,而這名男伴是患有愛滋病和C型肝炎帶原者,他渴望被愛的程度,已經不在乎是否有疾病問題。但卻在有一次與男伴侶大吵一架,被踢出家門躺在路邊,開始思考到底為什麼而活?他說,從那天開始經歷一些奇蹟,這些奇蹟逐漸改變他對於自我的認識。結束同志生活6年後,他開始與女生交往,他遇到了如今的太太艾曼達,並且是3個孩子的父親,他現在非常享受身為一個男性、丈夫及父親的角色。

 

DSC06818劉以琳攝

南美洲代表跨虹勇士Jesus Carbonell。劉以琳攝

 

 南美洲代表跨虹勇士Jesus Carbonell曾是變性人,在他孩提的時候,父親缺席,又被年長的男人性騷擾與虐待多年,長大後也和同性戀、雙性戀的年長男子交往。在16歲那年開始相信自己是一名女性,更在35歲時遇到一個認為自己是女人的男人,使他一步步成為變性女人,他變得漂亮也認為找到自己的價值,但後來時間過去了,逐漸沮喪更不快樂,關係感到無比空虛,甚至對於孤獨感的來襲想要自殺,因此透過大量的毒品讓自己得到一絲快樂,但有將近百位的朋友用了劇毒的毒品後逐一死去。
 被診斷出肝硬化、C型肝炎的他,醫生說他會死,但卻因著信仰活下來,他說,「既然同性生活是可以學習來,那麼也可以反學習!」如今不僅願意站出來成為跨虹勇士,也幫助南美洲許多SSA(受同性吸引)的族群走出來,更有自信的活著。
 台灣跨虹勇士代表分別是朱正威、曾珮瑩。朱正威因著成長中過度思念過世的母親,因此模仿許多女性形像,性別認同也開始偏向女性。許多人也不斷給予他負面的標籤,高一那年受不了同儕排擠而出國留學,因此更確認自己同性傾向。
 然而當兵時被診斷出憂鬱症的他,才知道母親過世,他已患有憂鬱症。甚至年少曾嘗試自殺的解決方法,後來經過朋友、長輩多年的陪伴,以及專業的治療與啟發,他說,「現在我非常享受當一個男生的感覺,雖然如今仍有特別的特質,但這就是我,不會因為特別的特質就改變了『我是男生的事實!』」今年10月他和心愛的女生結婚,擁有幸福的家庭。
 曾珮瑩說,曾是同性戀者的她,在小學3年級便開始因為喜歡女生而感到困惑,那時同志課程進到班上,對學生說,倘若對女生有喜歡的感覺而對男生沒有感覺,那就是女同性戀者。當時對她來說彷彿這是一道曙光,後因在小學五年級時被性侵,使她更討厭男生,並將自己塑造強悍中性的外表,之後在同性戀圈子生活十多年,卻感到極為空虛與不快樂。就在與第10任的伴侶結束感情時,她非常痛苦,她思考著「當初我選擇走這條路,是不是錯了?」因著她的家人、朋友不斷地愛她,讓她知道她可以愛她原本的樣子,今年30歲的她,活出性別自信,也為自己是女生感到自豪,同時更享受此時單身的自己,也渴望擁有婚姻與家庭。


閱讀 35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