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4
記者魏麒原採訪報導
愛家公投不管過或不過  全民愛家的行動才剛開始!

1124投票決定愛家3公投過或不過。本報記者攝

 

 「一切才剛剛開始!」本身也是教會長老的許牧彥教授(政大商學院助理教授)受訪時表示,對於愛家三公投及挺同婚公投,正反方引發的社會張力,並不會隨著1124大選綁公投結果出爐而消失。不管公投案過或不過,爭議依舊沒完沒了,愛家護家的我們要有長期奮鬥的心理準備。

 許教授認為,大法官第748號釋憲文並不是宣告「一男一女的婚姻」違憲,而是沒有法令保障同性結合「有違意旨」。「有違意旨」是指「沒有違反憲法條文,但違背了條文背後的用意」。至於立法機關以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特別法或其他形式)來保障達成同性結合是立法院的事。

 

20181124wei03

全民愛家行動才剛開始。幸福盟提供

 

 愛家三公投若能順利通過,許教授認為會產生以下的效應:

一、不能修民法的「婚姻」章。二、不能用「同性婚姻」這個詞做專章或專法名稱。三、可以用「同性共同生活」或「同性結合」作為專章或專法名稱。四、性別平等教育能回歸正軌,不再特別強調同志教育。

 一旦愛家三公投沒過,同運團體很可能就會推動立委尤美女版本的法案,直接修改《民法婚姻章》。「去性別化」是重點,用通用的詞讓稱謂中性化,讓「同性婚姻」這個矛盾的名詞正式入法。許教授認為,同運團體爭取「同性婚姻」,重點並不是要幫同性伴侶爭取財產繼承或依親居留等權益,而是在為後續的人工生殖修法及通姦除罪化做預備。因為,如果只是要保障同性別二人共同生活的權益,那麼這個「二人關係」是不是叫「婚姻」並不重要。

 事實上,婚姻制度對同性戀或異性戀者都是開放的,並沒有歧視同性戀者。結婚登記時,政府只確認兩人是否為生理性別上的異性,不會要求結婚的男女去證明他們都是異性戀。而未來受到同性共同生活法所保障的兩人也不一定就是同性戀,政府也無從客觀地判定一個人的「性傾向」。

 譬如,在愛爾蘭就有兩位老爺爺,兩人是好朋友也都是異性戀者,因為要把自己遺產給對方,兩人就依愛爾蘭的同性婚姻法去登記結婚,避免被課徵高額的遺產稅。所以,同性婚姻法制化並不是特別為「同性戀者」來立法的!

因此,不管愛家公投通過與否,愛護家庭的我們在立法的過程中不應再拘泥於性傾向的批判,而是要全力防堵同運團體在條文中為人工生殖(借精借卵,代理孕母)與開放性關係(通姦除罪,多夫多妻)埋下伏筆。

 許教授認為,這次因著愛家公投的動員,讓社會上有更多人關注到婚姻家庭立法與性別平等教育等議題,這是件好事。而這種「高張力」的爭議並不會隨著公投結束而結束,要有長期奮鬥的心理準備。這次公投的推動因爲時間倉促,所以各教會直接站上第一線,為了社會公益而犧牲奉獻。然而,若是要長期奮鬥,比的是生命根基扎得深、肚量胸懷能容人。

 教會應該回到信仰團體的角色,接納所有願意踏入教會的人,並幫助他們生命得以更新。所以,教會如何接納與牧養有同性戀性傾向的朋友,是我們要共同謙卑學習的。然而,教會因著敬畏生命之創造主,堅決護衛生命的公義,不能容忍人工生殖對人類尊嚴的操弄;教會也順服那因愛而捨己的救贖主,堅定維護婚姻的忠貞,不能接受通姦濫交對婚姻價值的嘲弄。所以,教會站定在生命公義與婚姻忠貞這兩個普世價值與社會共識上,仍然應該繼續鼓勵會友,支持所有抱持共同價值的社會團體與政治黨派,去修訂相關的法律,讓公義與忠貞的價值落實在我們所愛的這個國家。

 


閱讀 99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