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6
潘榮隆牧師


 靜默,無言無聲,卻力道萬鈞,叫人驚恐。
 那年,我大病初癒,決定一生服事主。我終日禱告、讀經,雖然身子還是十分羸弱,卻感到聖靈澆灌,靈裡剛強、欣喜若狂,忘了周邊一切。
 校園饒孝楫牧師來我服務的康乃爾大學培靈,說新竹需要校園基督徒輔導。聚會結束前,他呼召校園宣教師,我頓時心中一陣翻騰,落下淚,毅然站起來回應。當時,我只覺得全身炙熱,感到神就在我心裡,聖靈圍繞我周圍。有終日不輟的禱告,神僕人的呼召,內心的感動,聖靈平安的氛圍,這一切都印證那該是神的旨意。我相信,這是我今生的命定。
 回到家,打開華文報,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則徵人啟事,清華大學需要一名教師。我從事的是冷門學科,居然還有名校指定這個領域、又在新竹,心想,這一定是神的旨意囉。我當下感謝讚美主,立即把所有個人資料寄出去應徵。
 等待回音中,我處在狂喜裡,神的話語、經文、讚美詩歌,環繞著我。那是我一生中最欣喜,心中充滿平安的日子,哪怕在忙碌的工作中,一切都是那麼順暢;這個世界真是喜樂連連啊。
 很快,一個夜晚,電話鈴響,那頭是位陌生人的聲音,說明來意,以及簡單介紹了新竹清華大學現況,「你願意接受我們的禮聘嗎?」他說。我連說是、是,心中是何等喜悅;神聽了我的禱告,祂是何等信實。我感到聖靈的同在,以馬內利的神在我心中。
 「請你盡快回來報到。」最後他說。「是的。」我堅定地承諾。
 他掛了電話。就在喀嚓一聲時,突然,整個房間變得很安靜─沒有聲音,狂喜霎時不見了。久久,靜默得我心中生懼,彷彿黑暗自上襲來,我哆嗦陣陣,不知所措,直問怎麼了。仍舊沒有聲響,只有靜默。我心不禁質疑,我做錯事了嗎?我做了錯誤決定嗎?甚至,我懷疑之前幾個月來的聲音、話語、感覺、狂喜、經文、讚美詩歌…,一切的一切,都是誤解嗎?神現在離棄了我嗎?─我感到茫然無依。
 是時,我體會到新舊約中間400年,以色列沒有神話語的況味。我也深深了解耶穌在十字架上,何以呼喊著「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太廿七46)
 宋尚節學長在精神病院中193天裡,把聖經讀了40遍,當下,我也拼命查考聖經。我發現,信心之父亞伯拉罕一生120歲,神只跟他面對面講過10次話;合神心意的大衛,只有4次。其他日子,神靜默時,他們是怎麼過的?信心!一個信念閃過;在沒有神聲音時,他們相信神的應許,相信神與他們立的約,相信神是以馬內利,與人同在的神,相信神是不會須臾或離的神。
 突然我知道,神霎時的靜默,是預備叫我們領受祂長遠的福分,如同亞伯拉罕、如同大衛面對的。立刻,我隻身返台,回到故土,一生在這島上服事祂,無怨無悔。
 神靜默,是信心的開始。


閱讀 41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