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8
潘榮隆牧師


    年金改革法案,終於在執政黨強行推動、軍公教團體極力抗議中,三讀通過了。
 身為基督徒教師,又關係著自身利益,對這樣的「轉型正義」,我只有依利益迴避原則,默然不語、冷眼以對。但歷史對於任何公案,將來總會有所針砭,而公案的代價,禍延數代,應該難免。
 那一年,我大病得神的醫治,主耶穌呼召我回來台灣,擔任校園福音工作,早就置生死於度外,任何利益,乃至年金,都不是我考慮的重點─坦白說,到如今工作了30多年,我還不知道自己的薪水到底真正有多少;結婚前,薪水袋原封不動給家母,結婚後,交給老婆,是我們潘家的傳統。如今臨老失依,也不意外,我早已學會一生所依靠的,只有我的主、我的神。
 誠如本校名教授李家同所說,他當年在清華任教的薪水是每個月2,000元,而一個工人基本工資是4,000元。他當時回到台灣,得到「特殊禮遇」,為他「作保」的沈君山教授,親自到機場接風,以讓李教授知道學校的誠意,並讓他安心。李教授一向敢言,當然早就名列「海外黑名單」,而也只有政治寵兒,號稱「四大公子」的沈教授,有辦法向當權作擔保,並勸說他返台服務、保護及保證他的自由與安危。沈教授是著名的前輩基督徒沈宗瀚博士的兒子。李教授是位敬虔的天主教徒,回台後雖不改其本性,對教育有所精闢建言,但除了認真做研究、教學外,他也參與了諸多公益事工,不只在德蘭孤兒院親自教授英文,他還把清華建立成為全世界最優質的盲人教育單位。他對年金公案,只用學者專業,引用數據,未曾說出,卻表明了知識份子的廉價與骨氣─當時,一個教授的薪水比工人還不如,但我們冒著生命的危險回來了。
 我比較幸運,回來時,教授薪水已調高到每個月稅前正薪9,000元、外加「專業加給」1萬元。不過,我們的學生畢業後(當時只有碩士班)在科學園區工作,每個月基本起薪26,000元以上,還不算3個月後開始調薪、加班費或年終分紅。我們的畢業生工作3年後,不只買了數部代步的進口汽車,還擁有庭院豪宅。我當時只能住個破舊宿舍、開二手的裕隆車,還被學生酸笑,讀個博士有甚麼用、留個洋有何了不起。
 在那個「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我們這群基督徒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主耶穌要我們去哪裡,那怕是叢林荒野,食人部落,我們只有說,主,我願意─何況,台灣是我們的出身地,我們永遠的故鄉,也是神所愛的、耶穌為我們擺上生命的百姓之處,我們誓死也要回來。這是台灣歷代基督徒的命定。
 留美學生中有句名言,「國家有辦法,我們就有辦法;國家沒有辦法,我們仍舊有辦法」─可以留在美國啊。身為基督徒,縱使國家沒有辦法,我們還是有辦法─在神沒有不景氣。
 主耶穌,是我們永遠的年金。


閱讀 38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