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2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四七:行政大逃亡


 暑假,校園演出「行政大逃亡」;沒有教師願意接行政工作,學校教務將受影響。
 人各有志,行政工作永遠吃力不討好,能閃則閃,人之常情。身為基督徒教師,我倒想請基督徒老師們再思,那起初投身教育的初愛或異象─教育包括,教學、研究、輔導、服務;行政工作是服務的一環,初接聘書時的興奮、感恩還在嗎?基督徒一直都是逆著時代潮流而行,在「大逃亡」年代,我們要奔向何處?
 上世紀95年,也有一次真正的大逃亡─「95閏八大逃亡」,多少家庭倉皇逃離台灣,不少教會也不落人後,牧師帶著會友,相約避秦,遠走他鄉。
 那一年,我正好在耶魯大學客座研究,並在附近乃役神學院從滕近輝老牧師、鄭貽富牧師研修釋經學。滕老牧師希望我做他的助理牧師,耶魯大學的華人教會,也盼望我留下來帶他們。這是絕佳的機會,橫看豎看,門是開得大大的,有應驗、有呼聲,該是神的旨意吧!何況大家都想逃離台灣,不留白不留啊!
 「這回阿共仔是玩真的!」大陸來的弟兄姊妹很關心地說:「千萬不要回台灣喔!」他們吃過文化大革命的虧,差點沒命地走過來,心還有餘悸呢!
 一個晚上,我看到尼祿皇帝火燒羅馬城,歸罪基督徒,大肆濫捕屠殺。教會領袖,耶穌的大門徒彼得,棄會友不顧,趁亂逃離。逃到半路,突然,遠遠看到耶穌急急迎面而來。他問耶穌去哪裡;耶穌說,羅馬城裡,還有許多兒女,祂要為他們再一次死在十字架上。彼得立刻跪下痛哭、認罪悔改,轉身回羅馬城,接受尼祿的死刑。他自認不配與耶穌同釘十字架,請求倒掛,讓他可以仰天見主。那一夜,我痛哭流涕。
 第二天,我帶著全家大小,跪在滕老牧師面前,請他為我們祝福,差派我們回台灣。我看著全家大小,不知他們未來是否會歷經戰亂,命運未卜,心中極其痛苦。但想到耶穌為我們而死,台灣人大半沒有得救,我們只有降服在主愛裡。
 滕老牧師當時盡力卻無法返回香港,師母臥病在床,家中又有變,看到我們一心要返回台灣,師生彼此無盡悸動於心,在他的祝福下,依依相別。我們乘著逃亡的逆風回到了台灣。這一別,師生再也沒有相會過。老牧師的相知相遇、臨別前他修長的身影,卻一直在事奉中,激勵著我。
 過了95閏八,中共96飛彈發射,我們一路跌跌撞撞地來到今日,沿途都是神的恩典。在大家逃亡的時刻,主耶穌給了我們信心、異象,讓我們無懼地為祂而活。
 行政大逃亡的年代,我懇請基督徒教師們,回想我們起初的異象,對教育的初愛,對主的感恩,勇敢的在校園裡築職場祭壇,完成命定,一生為主耶穌而活。


閱讀 46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