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6
潘榮隆牧師


 公義,人心的渴望。因為,神是公義的神,祂把公義放在人們靈魂深處。
 公義的伸張─在國家層級叫「轉型正義」,總是叫人皮皮挫。只有神,才能主持公義;任何不是出於神的公義,令人心驚膽顫。
 「我才不相信。」大女兒總是喜歡跟我鬥嘴。
 她不相信我們是凱達格蘭族的隱名後裔,她更不相信我祖父曾是大地主。她一直認為我編造「家道中衰」的腐朽故事,來激勵她努力向上,以恢復「家族榮光」。
 這個暑假,為了主持年度青年聚會「青年EMBA」,追宗溯源、認識台灣先祖們,在這塊土地上的奮鬥,她決定要去探探我口中的老家,北投唭哩岸潘氏家祠。
 「爸,」女兒回來後興奮的說,「真的哩。」
 她找到了根。管祠堂的耆老,小時候見過她的曾祖父,說了不少他老人家、我們家族的故事。
 「真嘸甘。」耆老說。我的祖父,正如我父親常提到的,在一次酒醉間,蓋了手印,全部的祖產土地,從北投火車站一直到現今榮總一帶,就這樣轉手落入漢人名下;祖父羞愧、鬱鬱以歿。家父帶著祖母,搬到士林鎮上,我在那個窮巷裡長大。
 有一次,我開車經過唭哩岸,家父望著窗外幽幽的說,這是他童年的土地,我加速足足開了十分鐘的車,我以為家父在吹牛。如今,女兒拿回原民「田喬仔」的證據,加上耆老的指點和口述歷史,突然,我了解家父一生憂鬱的緣由,深深為他的遭遇心懷不平。我祖父因不義而失去的土地,憂憤而逝的生命,父親驟殞的童年,中衰的家族,誰來為我們伸張公義,誰來賠償我們的損失?天道何在?如果這樣的正義不轉型,何來轉型正義呢?
 我的堂兄,大我數十載。那時,他略略懂事,公義心重,家道雖衰,他自小保護我們兄弟有餘,讓我們童年少受霸凌。不知何故,經常有一些當年祖父不及被騙走的畸零地,卻在他父親(大伯父)名下,需要過戶給建商,他只要蓋了印,就有大筆錢入袋,羨煞所有家族,雖然錢是他拿走,總覺得潘家公義部分申張,聊以堪慰。
 多年後,我留美回國,特地要去看他,向他傳福音。
 「他和堂嫂已過世。」我弟弟說。我十分詫異。他說,每次堂哥領了錢,就有朋友帶他去吸毒。最後和堂嫂雙雙眼瞎、發瘋、上吊自盡。
 驀地,我有說不出的悵惘。
 沒有神,追回的正義,竟成了咒詛。轉型正義,可不是包著糖衣的毒藥嗎?
 我們家族曾失去過產業,我特別珍惜眼前一切。我深深知道,公義只有在神裡面,才是祝福。看到我們社會上整日高嚷著轉型正義,我已預見,我們的歸宿。
 「耶和華是我們的義」(Jehovah-Tsidkenu;耶和華齊根努)(耶卅三16),我對孩子們說。
 「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這是我們的家訓。(書廿四1)


閱讀 19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