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7
潘榮隆牧師


 「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原文是看見)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來十25)
 在電視上看見C滿腔激昂地說,要彈劾那些專辦某類官司的檢調、法官們,我的心百感交集。C曾是一位溫文儒雅、我們那年代學生們的偶像,更何況他曾是我在俄亥俄州華人教會的弟兄─C還是創立我們教會的執事呢。
 我們都是宋尚節博士/牧師在美國母校的學弟,對這塊土地有深厚情愫,同感呼召,學成就立刻歸國服務。C算是前輩,我回國後第一通公務電話就是打給他,請教他如何在校園雙棲,作個傳福音的學者。C給了我寶貴建議,讓我更加敬佩,還懷念至今。之後,我們各忙各的,再看見他時,總是在電視上,他不改風雲人物的本質,儼然是社會/政治運動的急先鋒。
 「他不再聚會了。」我們的牧師從美國經過此地,特地去見C執事,然後對我說起他來。牧師與我,彼此默然久久,若有所失。從此,我只看到他的溫良恭儉讓,換上了偏激好鬥的猛士形象,在政壇上頗受爭議、多所負評。我們知道,神國裡失去了一位堪用的大將。
 屬靈人的殞落,隨處可見,讓人心痛,C不是唯一。
 多年前,北市一個公園改建,為了維持園內清淨,需移除各式宗教偶像,異教徒竟發動抗爭,一位穿袈裟光頭的男生,站在前排,他曾是鄰校基督教學生團契的主席;從此他在異教圈內成為弘法大師,追隨者眾。另有一位在電視上弘法的知名「活X法王」,以文字見長,在北美建立多處英文名為Church的異教廟宇,根據《維基百科》介紹,他「早年曾信奉基督教,並且擔任查經班老師」;讀之,讓我仰天浩歎。又有一位著名運動員,為台灣拿下一面奧運獎牌,他在海外發展運動生涯不順,返台後從一個樂為主作見證的基督徒,搖身一變,成了黃袍「通靈者」和廟祝;看著他在眾人面前起乩畫符,那個愛主的巍巍亞洲鐵人,已渺化遁失,成了人間丑角,使我低頭唏噓。
 愛主弟兄帳棚的挪移,始於停止聚會。沒有聚會就失去彼此勸勉的機會,一旦停止慣了,就被人看見他的日子臨近了─與神隔絕,凡事都敢做。
 在信仰的旅程裡,沒有人是一生順遂的,顛簸起伏反倒是常態。我也有軟弱、失敗、跌倒、羞愧之時,有的是自作自受,有的是受牽連,還有的是含冤呢;我都有正當理由離開這個信仰。在當下我會迷茫、不知所終;那時,保羅在兩千年前的呼喊總會穿空而下,「誰能使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羅八35)他高聲的斥訓「不可停止聚會!」(來十25)更是當頭棒喝,讓我斗膽留在教會,不敢蠢動,兀自含辱舔傷,直到主再次呼召,為祂所用。
 不可停止聚會!才能懷搋住那份起初的愛,奮勇服事主、服事當代。


閱讀 136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