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4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九六:女兒的數學


    在一場聚會中,女兒作見證,說到她求學過程的辛苦與神的恩典。
 為父的,特別是身為教授又是福音工作者,終日忙碌無暇,對於兒女們的教育,心中充滿無限愧疚、感慨與感恩。
 那年我休假,帶著全家到柏克萊加州大學客座研究,住所是花園般的庭院和浣熊為鄰,每天一早隔窗遙望在晨霧中依稀似仙境的舊金山大橋,才開車載姊弟倆去全美最優質的奧本尼中學上課。下課後,全家一起到市立圖書館,他們各據一角,趴在地板上閱讀各種圖書、觀賞不同影視,以便回到家可以自由的做Project。那是他們成長過程中最美的一段回憶。
 回國後,學習環境驟變,女兒桌上總是堆滿當天必須完成的家庭作業,每晚伏案疾書久久,才帶著累眼和疲憊身子爬上床。看著她這麼辛苦的學習,我的心多所不忍。
 有時,我催她早點去睡覺。「不行,」她帶著惺忪睡眼說,「做不完會被罰站的。」
 不久,我再度催她。「爸,」她無奈的說,「您不懂啦!」的確,我這個清華講座教授真的不懂他們了吔。
 有一天,她拿著一道數學題目,說,「爸,我不會這題,請幫我解解。」
 這會有什麼困難呢!我心裡嘀咕,雖然離開中學已經快40載了,我才不相信我這理學博士會被這小小題目給難倒呢。
 哪知,我在第一個步驟就被卡住,想不起來該如何解套、往下走。我頓時開始緊張,唯恐面子在她眼前掛不住,背部居然冒著汗,足足有30分鐘,搔頭弄耳還是解不出來。
 「爸,您真差耶!」女兒說,「還說是大學教授。」我非常尷尬,耳根炙熱;最後熬不過,只好棄筆投降,說,「明天自己去問老師吧。」
 女兒不服氣,把我趕出書房,再轉回書桌,繼續解題。
 我真氣那位出題老師,出了這種無良題目,把我們孩子對數學的興趣給抹煞掉了。家長要的,只想讓孩子能藉學習數學,產生對數字的敏銳、不怕數字、敢讀並讀懂報表、會推測、也能預判各種可能性,並有嚴謹的邏輯推理能力就好,我不期望她成為數學家啊。這個簡單的想望,可能會在這些高難度、連教授都不易解的數學題目中給全毀了。我很不滿意,不是為了自己的顏面,是為了孩子的信心啊!
 無奈下,我只有帶著她禱告,求神給她智慧、耐心,就默默退出書房,在自己的房間為她守望。
 一個小時後,她喜出望外的走出書房。「爸,我解出來了。」她指著那道關卡,「是這樣子啦。」
 突然,我得到很大的釋放,我不再擔心這孩子了。我把她交給主、忠心為她守望,主就會給她耐心、信心,幫助她找到生命的出路。雖然世界動盪、價值顛錯,我相信將來她必會比我們這世代還優秀。
 那晚,我跪在主面前,為她滿心感恩。


閱讀 33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