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0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七:把我們想說的話,給說出來


 有人問顧頡剛,為什麼他們那麼喜歡胡適先生?
 「胡先生,把我們心裡想說、卻又說不出來的話,給說出來了。」顧頡剛回答說。
 顧頡剛是胡適的學生、上世紀著名的中國歷史學家。胡適把一本薄薄的古史交給顧頡剛,他竟然寫出厚厚八大冊的《古史辨》,成為中國古史辨學派的開山鼻祖。他說,「要是不遇見孟真和適之先生,…這冊書是決不會有的。」
 胡適先生當年掀起中國的文藝復興運動(五四運動,1919年),提倡白話文、高舉德先生(Democracy,民主)和賽先生(Science,科學)、對抗軍閥專制、反對外族殖民主義;這個愛國運動,使中國的面貌與內涵完全改變,肇始邁向獨立自主的現代化。
 在那封建餘緒仍然糾纏、國既將亡、民族近滅之際,年輕人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苦悶、想吶喊卻不知如何吶喊、生命力無處宣洩,胡適正巧剛從美國康乃爾大學返國,深感東飄、祖國積弱的苦痛,便登高一呼,對這個「又老、又窮」的古文明大國,指出問題所在與出路。於是,一批批的青年學生,風起雲湧般、不畏權勢的站出來,向當權者說「不」;新中國於焉真正開始,顧頡剛才能大膽的批判古史,成為一代宗師。
 胡適的偉大,在於他洞見思潮將起的潛勢,把大家「心裡想說、卻又說不出來的話,給說出來了!」他掀開了中國歷史的新一頁。
 99年之後(2018年),台灣(還叫中華民國)的九合一選舉,歷史再一次重演。一個過氣政治邊緣人、禿頭漢子,沒有任何資源援奧、被他所屬的政黨,派去無望的戰場,預備充當砲灰。他認命順服南下、很誠實地向民眾說出真相:此城繁華不再、反倒馱負了千億債務、又老又窮,而青年人望不到前途,只得離鄉北漂。他把當地百姓「心裡想說、卻又說不出來的話,給說出來了!」於是,他意外的在台灣政治史寫下了新的篇章,為台灣政治學立下新的典範。
 「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其實就是,把人們「心裡想說、卻又說不出來的話,給說出來了!」
 湯瑪士‧庫恩(Thomas Kuhn)說,典範轉移就是革命。如果用教會術語來說,典範轉移就是「國度轉化」(State transformation)。
 保羅大聲呼喊,「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七24)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十四6)當世人心裡有苦想說,卻又說不出來時,保羅把它給說出來了;耶穌進一步,更為世人開出一帖藥方,指出明路。聖經,因此改變了世界。
 作為時代的牧者,就是要把人們「心裡想說、卻又說不出來的話,照著聖經,給說出來了!」


閱讀 17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