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8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一四:見證的藝術


 某個勝選者在感言中,首先把榮耀歸給異教神明,他更公開否認小內閣須經教會牧師同意的傳言;很多基督徒聞之,心中百味雜陳。
 這都是「見證」造成的反見證,事後再怎麼澄清、說明,都無法彌補教會已受的傷害了。
 同為教會牧師,我自認愛主、熱心傳福音,卻也常會惹出類似的反見證來。所以,我曾提醒自己,在本專欄寫了一篇文章(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532:「忘記-領導的秘訣」,本報771期,2017年6月4日),算是我的認罪悔改,自我贖罪。顯然,人微言輕,這種事一再的發生,也就不足為奇。
 那篇文章是說到,上世紀最偉大的神僕人葛理翰牧師,自認一生犯的最重大錯誤,使得他用餘生的時間嘗試來彌補的故事。該故事發表在他給年輕牧者、年輕領導者的忠告─《葛理翰的領導祕訣》第一章、引言,第一個故事。我想在這裡,重述這個讀來的故事。(這個故事,從原著、上次專欄、本次專欄,共講了三次,表示很重要喔。)任何牧者(尤其有機會側身權貴周圍之牧者)、任何輔導、小組長,都該記取「政治倫理學」、「輔導倫理學」的第一條守則:「不要把別人的見證講出來。」要說,就由當事者自己說。
 「年輕好勝的葛理翰,剛出道,有個偶然機會面見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他在白宮內向杜魯門傳福音、為他禱告、祝福,賓主相歡。一出白宮,記者堵問他們相談如何。當時輕浮無知的葛理翰在鏡頭前大肆描述,以為可以就此為主作美好見證、廣傳福音、贏得靈魂。不料,杜魯門總統為之非常氣憤,拒再與葛理翰為友、從此不再相見。葛理翰得知,十分歉然,利用各種辦法、管道,年年尋求當面向杜魯門道歉機會,始終被拒於門外,縱使後來葛理翰已是名滿天下,各國領袖爭相以與之談話為榮,他還是一直吃閉門羹呢。直到杜魯門去世前一年,他邀請葛理翰早餐,彼此也只淡淡話個無關緊要的客套辭令。這是葛理翰一生最難忘的大挫敗與遺憾。他把這段經驗作為一個成功領導者,最重要的負面教材與借鏡。」「未經同意,把和別人會談的內容說出來,不只不尊重當事人,還可能牽動股票漲跌、社會次序、國家安危,甚至世界局勢呢!」(摘自【復興系列】之532)
 耶穌一生「周流四方行善事,醫好凡被魔鬼壓制的人。」(徒十38)祂有到處嚷嚷祂所作的見證嗎?耶穌只叫那些得醫治者,「你要謹慎,什麼話都不可告訴人,只要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獻上摩西所吩咐的禮物,對眾人作證據。」(可一44)祂更要得醫治者自己去作見證,「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屬那裡,將主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可五19)耶穌吩咐當事者,自己去作見證吧。
 主耶穌深深了解「見證的藝術」是一個偉大神僕人必備的修為。


閱讀 29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