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9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一九:寒假作業


 春假結束前,趕寫寒假作業是孩子們開學前的收心操。我的心,在第一次寒假作業裡,就給收服了。
 國小一年級,初入學校,我還是愛玩成性、不改調皮搗蛋,任何事總是迷迷糊糊,分不清芋頭或蕃薯,學校規定老是後知後覺,笨拙的一直出糗。
 第一次放寒假、又逢年節,我回家放下書包後,一股腦就把作業給忘得一乾二淨。貪玩,直到開學前一天晚上,媽媽提醒,我才記起來。但面對一整本空白的寒假作業簿,我開始驚慌。
 「媽,怎麼辦?」我問。媽回答,「趕快寫啊。」
 我就拚著小命,努力趕寫,到了晚上十一點多,泰半作業簿依舊空白。
 「媽,妳幫我寫嘛!」我瞇著眼哀求。媽拗不過我的死纏,只好勉強提起筆來為我代寫。我則雙手扶在桌前,累眼惺忪的看著媽急急忙忙的書寫,直到雙眼撐不住睡蟲的誘惑,竟轟然沉睡下去。第二天起得晚,我連看都沒機會,就直奔學校,及時的把作業簿交到老師手裡,終於鬆了一口氣,高高興興地和同學們恢復往日常態,一起胡鬧去。
 一星期後,老師一一點名發回作業簿,當著眾同學面前,大聲讚美每個人。輪到我時,她只是輕輕地在我耳邊說,要自己寫作業哦。我當場面紅耳赤,心想,這老師好厲害,她怎麼知道,我的作業是媽代寫的呢?
 待我打開作業簿一看,我的天啊,這是誰的筆跡?亂七八糟,有的字不知道是什麼鬼符號,有些地方還夾雜日文呢。
 下次再也不敢找人代寫作業了,我發誓。
 從此,我收起玩心,規規矩矩的寫作業─平常的作業、寒暑假作業,並一路得到老師的讚美。後來我出國念書,在北美無親無故的異鄉,每週用一種我不熟悉的文字(英文)寫各科作業,我常陷於苦思如何用詞遣字,來表達自己的心得與看法,但絞盡腦汁,總是心有餘而字彙不足,以致痛苦難當。我憶起了母親當年在書桌前那麼辛苦、幫我寫作業時的影像,心驀然有戚戚之感。
 母親受的是日本教育,國小畢業,「國語」竟從日文變成漢字,她成了新文盲,斗大的漢字,支支吾吾,不知所終,無力書寫、怯以表達。但面對自己孩子迫在眉梢的繳交,希望能有所幫忙,於是焦慮裡只好犯規,用蹩腳的中文代打,心急中忘了當下,而夾雜了日文,自己卻渾然不覺;只因為她愛這個孩子、要協助自己孩子脫出窘境。她當年一定如我在美國大學使用英文寫作業時,一樣的惶然無措,苦於無法盡情表達。我的眼淚竟潸潸然而下。天下父母心啊,他們總是忍著痛、犯了規、越幫越忙。
 還好,我的國小老師沒有公開拆穿,只是輕聲的表示知道了。否則,我幼小的心靈,可能會受傷、惱羞成怒,從此自暴自棄,走上另一條人生道路,而不可能成就今天的我。
 突然,我想起了《箴言》說,「愛能遮掩一切過錯。」(箴十12)
 因為愛─上帝的愛、父母的愛、師長的愛,讓我一路能在過犯中成長。


閱讀 38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