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8
文/聖光神學院推廣教育中心主任林毓雯
踏上使徒的腳蹤:卑南孩子王─尤哥

尤宗賢牧師(後排左一)與原民孩子合照。尤宗賢牧師提供


 正午時分,一群達魯瑪克的孩子把書包掛在頭上或揣在手上擺晃,精力旺盛的小蘿蔔頭,從教會後方的學校操場飛奔而來,人未到聲先響,「尤哥!尤哥!」來不及煞車,咚咚咚全撞到尤哥的肚子上,七嘴八舌的搶著說話,尤哥可得有八個、十個耳朵,才能瞬間消化一湧而上的聲音。「吼!不會排隊哦,不然要先聽誰的啦!」耐著性子一個個回應,漲紅了臉幫他們吹氣球,口耳動個不停,而心裡卻掛念著另一個即將被退學、仍在協調處理的高中孩子…。
 孩子們口中的尤哥,就是台東循理會的尤宗賢牧師,從聖光神學院畢業後,在屏東三和循理會擔任二年助理傳道,接著就前往台東卑南鄉的「達魯瑪克」部落。雖然,這個部落名字原住民的意思是美麗、適合居住的地方,但初來乍到所面對的光景,一點都不美麗。第一週主日學來了六個孩子,聚會一結束,三個直接從窗戶跳了出去,教會了無生氣,在社區裡形象低落。不過大家對這位平地傳道人卻充滿了好奇,小朋友經常對同學說:「我們教會來了個很奇怪的耶穌!」這個特異的傳道人,開始做些不像傳道人會做的事,他第一件工作,就到大南國小認識小朋友,幫他們慶生、辦活動、請魔術師來表演,這在部落裡可是前所未見,全校三分之二的師生全湧了過來。他和師母彭恩香籌辦夏令營、聖誕節教會老少全員出動扮牧羊人,全部落傳唱詩歌,又主動清掃社區、粉刷橋欄,彩繪魯凱圖騰,讓部落繽紛起來;建立兒少關懷網,與展望會合作設立社區守護中心,扶助老人、單親家庭,就這樣,教會在部落裡的「不可或缺性」逐漸建立。
深耕卑南 點滴滿是主恩
 面對教會的整頓、建堂的迫切,尤牧師運用在聖光神學院裝備期間,每回福音隊的操練,自組30人學生團隊,在92-95年間踏遍全台募款,由南迴出、蘇花回足足走了七圈,那群參與在當中78-82年次的學子們,在建堂期間,教會提供打工機會,使他們足以支付學費、午餐費,在偏鄉這種難得的工讀,吸引了很多未信的學生進到教會,而當年那群偕力建堂的青少年,如今都成了教會的主力,投入課輔、參與社區關懷,從受助而成了助人者。
 18年來,很難想像他們做了多少事,卑南不是他們的家鄉,他們的腳卻在卑南長了根,期間面對數不清的攻擊、威脅、恐嚇,若非上帝的恩典,若非清楚的呼召,若非教會幾個單純可愛的老人家,堅持為教會祝福禱告,他們絕無法撐過。受訪時,尤牧師看著恩香師母說:「謝謝這個女人傻傻的跟著我,她決定嫁給我時,聖光的同學都說她『為民除害』,解決了一個雷子!十多年來,每天從清晨做到深夜,從馬偕醫院下班後,又接著服事,毫無怨言的支持。」當時教會每個月的奉獻不到一萬塊,光建堂之需就連連赤字,師母的嫁妝耗盡了,馬偕的薪水全拿來補貼,牧師那少得可憐的薪水,連女兒的尿布都買不起;不僅如此,夫妻倆全心都在別人的需要上,硬生生犧牲掉自己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需要的陪伴,這是他們心中無法言喻的痛!
 無數走不下去的坎坷,上帝再再鼓勵他們「單單仰望神」,他向神求「有服事能力的人」和「有能力奉獻的人」,神供應了,足足十年後,教會有能力按時給付牧師薪水和教會的貸款。他向神求智慧,神總在關鍵時刻,開啟新的契機,從各方挹注資源。

 

P15

左一是尤宗賢牧師與服事的孩子合影。尤宗賢牧師提供


為父心腸 服事卑南孩子
 尤牧師本性非常討厭孩子,神卻對他說,「你不會有很多自己的孩子,卻會生出一大群屬靈的孩子。」他曾經接待六個無法從家庭獲得照顧的孩子住到教會,提供沒有生活能力的課輔孩子三餐和零用錢,日復一日,一批又一批,雖有許多悖逆離去的,但有多半留在主裡成長。從92年展開的課輔事工,如今已擴展到三個據點,也協助迦南教會和恩典福音中心,服務140多位國小到大專學生。他邀請許多台東大學的學生和馬偕醫學院學生和實習生參與課輔,不可思議的是,這些非基督徒因看見上帝對弱勢孩子不離不棄的愛,也開始學習為孩子們禱告而進入教會。馬偕醫學院六百多位學生,超過半數都來部落服務過,許多人因此愛上台東單純的孩子,實習結束後,毅然決然離開台北,回到台東,投入部落工作,間接成了馬偕心志的傳人,這是上帝額外寶貴的賞賜!
 馬不停蹄的尤牧師,過去數年間天天騎著摩托車巡視網咖,孩子們在網咖屁股只敢坐一半,門外還輪番把風,一見尤哥身影立刻鳥獸散!當地有人喊他獅子,總見他獅吼追著逃學遊蕩的孩子;有人叫他流氓,哪家的父母不讓孩子上學,他就上門爭取教育權;有人說他是人口販子,用零用錢拐騙吸收孩子。但大家心裡越來越明白,以前沒人管的孩子,不是上網咖,就是在街上閒晃惹事,現在卻一一進了教會。十多年來,這個部落裡最小的教會,發揮了無可想像的影響力!
 尤哥,這位卑南孩子王,將繼續與神同行,讓上帝使用微小的心志,在偏鄉成就祂的奇妙祝福!

(全文蒙允轉載自2017年7月聖光神學院院訊)


閱讀 24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