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9
林滋恩
文字事奉的授粉者


 這陣子我與兒子對植物園裡的一棵大樹產生了特別的興趣:這棵樹的來頭可不小,據說新約聖經裡,稅吏撒該為了一睹耶穌風采而爬上去的樹就是它。這棵樹叫西克莫無花果樹(Sycamore fig),是無花果家族的一員,原產於非州與中東地區。植物園的這棵西克莫無花果樹樹身約有4、5個成年人合抱粗,樹冠繁茂高壯,像一把撐開的綠色巨傘。彈珠大小的果子延著主幹簇生,初長時是翠綠色的,之後轉為帶紫的橘紅色掉落滿地,卻不見太多飛鳥或松鼠來採食。
追憶屬靈夥伴 帶領走入文字事奉
 原來不同品種的無花果樹都有其專屬的授粉小蜂─這樹雖然在南加州落地生根,但卻少了只出現在原生地的蜂兒授粉,所以這棵植物園裡的無花果樹雖然依舊結果,但滋味卻不似原產的那麼香甜可口,而且它的果實也無法孕育種子─也就是說,這棵栽在植物園的樹,是永遠無法傳宗接代的「不孕樹」。
 自從知道這棵無花果樹的「悲涼身世」之後,每次去植物園看到它總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悵然與惋惜。這麼高大美麗的一棵樹,卻是一棵寂寞的樹。一棵缺乏種子的樹,無法傳承,沒有辦法發揮它生命應有的意義─樹猶如此,人何以堪?這讓我不由得想到,如果我們的事工,沒有將異象傳遞出去,讓它發揮屬靈的影響力,那是件多麼可惜的事啊!
 我曾有一位亦師亦友的夥伴,從我18歲起,就陪著我一路成長:她在我人生中很多重要的場合中出現、參與許多我生命裡的珍貴時刻。回顧20多年來這一路的陪伴,我深深感恩,神將這樣一位好夥伴擺在我的生命中。
 回首過去時光,我曾有過些許小小的惋惜:這位屬靈夥伴,在我文字事奉的過程裡,好像沒有太多的交集。她並不是那種文人型的個性,喜歡動口甚於動筆,平常閱讀的書籍除了聖經,就是靈修書或見證集。有時想與她分享一些文字事工,卻感覺似乎無法真正吸引她。我那時常想:「啊!如果她能更多接觸文字事奉相關的活動,來參加講座或文字營就好了!」多希望自己最重視、最信賴的屬靈夥伴,也能跟我一樣,看見文字事奉的異象,並從這些服事中得著益處。
 很遺憾地,這位屬靈夥伴不久前過世。在追思禮拜過後,我慢慢沉澱自己的心情,梳理過去的回憶,卻想起,這位看似與我的文字事奉沒有任何交集的夥伴,竟是當初教會我中文電腦打字的老師!當時我剛來美國,在那個年代,電子郵件、電腦輸入這些新知都還尚未正式納入台灣的校園課程中。我在美國念大學,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學中文打字─是這位屬靈夥伴,給我機會練習編輯教會團契的簡單刊物,教會我如何使用「倚天輸入法」,用注音符號的拼音方式打出一個個中文字。
 我還記得,在她小小的書房裡,那台黑白的286電腦前,我一個鍵一個鍵地學會了中文輸入法。是她的耐心,讓我不需害怕犯錯,一遍又一遍地自在練習;直到熟能生巧,能不需對照鍵盤符號表,流利打出一成串的詞句。也因為掌握了熟練的中文輸入法,我能繼續用中文創作、以電子郵件投稿,之後開設部落格(blog),接觸文字事工、負責每月的代禱信…。
 原來,在我看來,與文字事奉沒有任何交集的夥伴,竟是讓我日後能走入文字事奉領域的推手─若不是她當初的耐心教導,讓原本沒有機會學中文打字的我,因此能悠遊暢行在中文文字的天地間,也不會有日後與文字事奉緊密連結的關係…。

 

P14 2


傳遞異象 呼籲回應呼召
 神的作為何等奇妙,祂果然是那位叫萬事相互效力的主。在人看似沒有任何關聯的小事上,祂用大能的手聚攏所有的拼圖,一一擺在適當的位置,成就人所不能想像、無法預見的圖畫。
 如此說來,每項事工的推展,除了自身得「爭氣」外,它也需要「授粉者」─就像每一棵無花果樹都有自己專屬的授粉蜂一樣,教會的發展也好、事工的推動也好,都需要有願意委身的代禱者支持。文字事奉也不例外,我們需要有人為這個事工傳遞推廣異象、忠心地替這個事工禱告,憑著信心固定為這個事工奉獻。有了「授粉者」,這株樹才有能力孕育種子,而這些種子才能埋入心田,發芽茁壯,改變生命。
 華人文字事奉這塊領域或許還只是一塊荒原,但只要有「拓荒」的精神與夢想,這塊荒原也終將成為「沃土」。培育一個文字工人的「土壤」可以是資源、可以是設備,也可以是預算;但它們更可以是一種價值觀或是一種理念─每一位有心事奉的初「寫」者,他們手中的筆,都有可能長成頂天立地的巨檜。
 或許你也曾覺得,自己是跟文字事奉沒有任何交集的人。也或許,你曾以為,身邊的人對文字事奉無感,不易與他們傳遞概念。但那賜下異象,發出呼召的主,必要創始成終,讓你我,甚至你我身邊的人,都因著這份夢想藍圖得著祝福。


閱讀 682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