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3
林滋恩
寫作的料理之道


 這陣子欣賞了一齣日劇,內容是關於料理人﹝日文「廚師」之意」﹞的故事。劇中有兩位廚藝不分軒輊的法式料理廚師,分別擔任「官邸料理人」的職位。他們的工作是隨時待命,負責官邸重要的餐宴。官邸的餐敘往往包含了政治的角力與協商,因此端上桌的食物,無形中也發揮了重要的影響力,一頓飯吃下來,可能意味著共識或破局。
從料理看寫作
 這兩位主廚對烹飪的理念截然不同:一位認為,料理的目的,就是靠廚師精湛的手藝、敏銳的味覺,端出好吃、無可挑剔的食物,讓客人純粹地品嚐美食。而另一位廚藝同樣高超的主廚,則相信,食物不單要帶給人味覺的幸福享受,也要能讓客人從中「得著信息」─無論是善意的釋出、往事的和解、對未來的期盼...身為官邸主廚,她的責任就是協助主人,透過食物,傳達心意。
 因為理念不同,一位總是以主觀的經驗與知識出發,端出自己認為客人會喜歡的料理。而另一位因為希望客人能「吃出信息」,所以會想辦法去了解客人的背景、主客間的關係,甚至餐敘的內容,以期能達到「靠食物溝通的目的。」碰到不願意下箸的食客,前者因為對自己的手藝有著絕對的自信,所以認為客人若不願嘗試,那就是他們平白放棄享受「無上幸福的機會」,即便如此,「我們做廚師的也不能做獻媚之事」。後者則認為,如果客人不喜歡桌上的美食,那就要想辦法從中找出問題癥結,設法取得二次機會,務必要讓對方真正明白食物裡所蘊含的心意。
 同樣是出自爐火純青的手藝,一盤食物讓人吃了僅只於味覺的享受,而另一盤卻能讓人打從心裡「感動」。或許,食物的魅力與作用在電視劇中被誇大了,但其間所要表達的兩種理念差異,卻值得我們好好省思。
 這兩種不同的料理信念,讓我聯想到了寫作。
 「自從世界被創造出來,人就能看見大地和天空;藉著上帝所造的萬物,人可以清楚地看見上帝那看不見特性,也就是他永恆的大能和神性。」﹝羅馬書一20,新普及譯本﹞
 宇宙的浩瀚無垠與星體間的精確運作,亙古以來就不斷地向人類發送著「訊息」,如今人們可以藉著人造衛星與各樣精密的儀器來解讀這些奧秘。而我們的上帝是「啟示」的上帝,早在宇宙洪荒、天地尚未形成前,祂便預備好要將真理啟示給我們,人們是否預備好,要接收這些訊息了?
重視文字表達力 傳達信息
 這個世代裡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無遠弗屆,只要在電腦前或手機在手,就能與遠在天邊的人們溝通互動,我們更是需要如此的文字表達能力。隔著茫茫網海,如何從對方的文字裡讀出他心靈深處的吶喊?如何又能讓福音真理的大能,藉著文字傳送到對方的靈魂底層?在文字的轉化間,我們是否順服且忠實地接受了神的心意,準確地傳遞了神託付給我們的使命?我們是否有創意地運用指間流瀉出的文字,帶給讀者對信仰的省思與啟發?
 美國暢銷小說《末日迷蹤》(Left Behind)的作者 Jerry Jenkins曾說過,寫作,必須「心中有讀者」。也就是說,我們寫作是因為我們想「傳達信息」,希望透過文字,感動人心,帶來影響力。所以當我們下筆時,我們必須把讀者放在心裡,我們寫,是因為有話對讀者說。這也就是「 下筆讀者意」。
 或許對很多未信者來說,信仰的道理「很難懂」,是屬於「教內人士」才明瞭的「獨門訊息」;就像太空中人造衛星所收集到的資訊,是只有科學家才能解讀的密碼。因此,我們的文字,無論是寫一篇完整的文章,或是傳一則寥寥數語的簡訊,其實都是在幫助未信者來「解讀」密碼。
 如果我們心中沒有讀者,沒有信息,那麼我們呈現出來的文字再精緻,頂多就是帶來一種「閱讀的享受」,是一種純粹文字的饗宴而已。
 但是換一個角度來看,如果我們心中有讀者,也有清楚的信息,但卻輕忽文字的技巧與表達方式,其實,我們也無法真正達到「傳遞」的目的。
 屬世的專業如料理烹飪,尚且花功夫做到盡善盡美,身為文字事奉者的我們,又豈可輕忽筆下的功夫?願神幫助我們,不斷地磨練手中的筆,在創作的過程中抓住神的心意,也能讀懂對方內心真正的需要與渴求,因此能將那寶貴的信息,清楚無礙地深植讀者心中,帶給他們真實的安慰與祝福。


閱讀 92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