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9
記者尹箴
李秀全牧師專訪:高舉耶穌 深耕聖經

李秀全牧師。劉以琳攝


 剛卸下國際關懷協會(CMI)會長重任的李秀全牧師,農曆年前接受本報訪問,他翩然到訪,如數家珍地談宣教,在那美好的黃昏裡,輕鬆自在而親切地完成這一次的訪問!
李牧師引用詩篇六十五篇11節說,「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數算一路走來,年歲與恩典成正比,年歲越長恩典越多。保羅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十一1)回顧一路走來,都是恩典!
 李牧師談到對台灣教會的宣教負擔時表示,53年的福音工作,頗有高低起伏!1963年從學生工作開始,50多年來有高山有低谷,一路行來與台灣有很深的感情,常常在禱告記念。
關於台灣教會面對宣教的急迫性如何?李秀全牧師指出,不只對台灣教會而言,這是一個有急迫性宣教的時代,撒但是全世界唯一對耶穌再來是完全明白,也死心塌地相信的,牠知道自己時間不多,所以無所不用其極地在作工。
急迫性的宣教呼聲
 所謂急迫性的呼聲,來自三方面,一是從神的寶座而來(賽六),其次有來自馬其頓的呼聲(徒十六),還有來自陰間的呼聲,就是財主看到拉撒路在亞伯拉罕懷中的呼聲(路十六)。當保羅聽見馬其頓的呼聲後,整個世界的宣教事工似乎就有突破性的開展。
 1963年,李牧師去探訪蘇恩佩姊妹(1930-1982,香港人。1966年赴台事奉,1967年擔任《校園團契》主編,1970年赴新加坡養病,其間創辦《前哨》。1972年底,蘇恩佩回香港,1973年與蔡元雲創辦突破機構,隨後創辦了《突破》、《突破少年》等雜誌。)蘇姊妹早年辦雜誌,有台、港和美國的背景;那時她病重。談到台、港、美國的宣教情形,提到三句成語,「麻木不仁、苟且偷安、獨善其身」。她對台灣沒有宣教行動一事,形容為麻木不仁,而1963年左右的香港的確像沒有根的植物,苟且偷安,得過且過,至於留美的留學生,多半在舒適中滿足現況,獨善其身,忘記飲水思源。教會界常對聖靈的工作疏遠隔離,只享受主內的喜樂和釋放,應該好好檢討。
教會的宣教vs.宣教的教會
 基督徒為什麼要宣教?唯一的理由和目的,就是實踐大使命。教會的宣教和宣教的教會是二回事,教會的宣教是指宣教是教會的功能之一,是一系列的活動或節目,而宣教的教會是指教會存在的目的只為了宣教。
 「十一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穌約定的山上。他們見了耶穌就拜祂,然而還有人疑惑。」(太廿八16-17)在主耶穌頒佈大使命之前,我們先要了解當時接受大使命的對象是些什麼人,是從信徒成為主耶穌見證人的這群人,接著第18節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耶穌了,教會若忘記權柄,那就只剩下節目和活動,然而活動辦得再多,也不會使人活在神面前。
此外,要從差遣的角度來看宣教,基督徒要成為一個管道、見證,把主耶穌基督流露出來,尤其是在不信主的創啟地區,宣教士不受歡迎,只能以專業人士身分去宣教,這時更要好好思考何謂宣教士,唯有對自己身分的認同與肯定,才能把基督徒的見證活出來。
 在宣教事工上,不只需要弟兄姊妹間同心,那是橫向的同心,更要有兩代間的同心,那是縱向的同心。我們需要有連橫,也要有合縱,否則這一代過去就斷層了。當我們看見年輕人興起時,要思想如何薪火相傳,如何栽培他們。李牧師說,2009年3月20日戴紹曾牧師離世前一個月,李牧師2月19日去探訪戴牧師,談了很久,當戴牧師送李牧師離開時,眼看電梯的門緩緩關上之際,戴牧師叮囑他:「要高高把耶穌舉起,深深在聖經上紮根!」這是戴院長最後耳提面命的話,讓李牧師牢牢記得,往後帶領弟兄姊妹,既要高也要深。李牧師強調,教會可以有很多經歷、活動和節目,但要自問:到底是不是「不見一人只見耶穌」?戴紹曾牧師這位屬靈巨人臨走前的提醒很重要,正如馬步扎得穩比花拳繡腿的陣仗重要,等風浪來臨就會顯露出人是否在主的話上扎根。
 李牧師語重心長地說:「藉這機會,也把這句話送給台灣眾教會,作為鼓勵和挑戰!」
 1974年,在洛桑大會上有一句話說,以整全的福音,透過整全的教會,傳給全世界(Taking the whole gospel to the whole world by the whole church),後來李秀全牧師加上「基於整全的聖經」(base on the whole bible)。李牧師數十年的服事,曾做過學生及牧會工作。在跨文化宣教工作上,神提醒他,比起埋種當地的宣教士,自己實在不算什麼,不要很快認為自己是內行人。今天有個很令人擔憂的現象,就是外行充內行。去了一、兩次短宣隊,看了些宣教見證,看到聖靈的工作受到很深的感動也流淚,於是獻上自己,然而,你到底還是在後方,偶爾到前方固然不錯,但到底還不是第一線戰士,外行充內行是可怕的,倘若還讓外行領內行,就會成為今天第一線宣教士最痛苦的事。
宣教五連環
 關於「宣教士的養成,神學院的訓練是否必要」的問題,李牧師答道,就宣教而言,神學訓練是必要的。李牧師正計畫出一本書,書名叫做《宣教五連環》,好比奧運標誌的五個環,代表世界五大洲,而這宣教的五連環,第一是家庭,第二是教會,第三是神學院,第四是差會,第五是工場(Mission Field),對李牧師而言,都是相當大的挑戰。
 宣教士的養成與原生家庭有很大的關係,所有信或不信的都掌握在上帝手中,「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箴廿一1)是在上帝的「隴溝」中隨意轉,即使本來不信,也能被上帝引導。家庭對委身宣教的年輕基督徒而言是很重要的,一個基督教家庭,或者不是基督教家庭但也是正規、健康的家庭,才能把年輕人很有家教的,帶進堂堂正正的事業中,成為社會人。教會不宜把家庭的工作獨立起來,因為家庭與整個大使命有關。
 當人信主以後,就從家庭進入教會,在教會就需要接受整全的訓練「使萬民作主的門徒」。然後是第三個環,神學院的裝備。門訓對宣教而言,實在太重要了,而在教會中裝備,總不及全時間的神學院裝備那麼完備。但很多時候,在神學院作研究,只能學到神學知識,是有關聖經的(about the Bible),而不是聖經本身(Bible itself),這就是戴紹曾牧師的提醒:要「深深在聖經上扎根」!李牧師表示,想要加入國際關懷協會的人,除了提出文憑外,李牧師通常會親自了解申請人對聖經的了解有多少。
 第四環─差會。大教會可以自己差派宣教士,中小型教會的弟兄姊妹有心要作跨文化宣教士時,就必須要差遣年輕人到一個能夠幫助他們,訓練和保護他們的機構,差會就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宣教工場可以關心輔導他們。宣教士要付的代價非常大,離鄉背井、學習語言、適應文化、孤單無助等,一般弟兄姊妹對他們的了解有限。第五環是宣教士的照顧。把宣教士照顧得好,可以使在工場事奉的壽命延長。
 在提摩太後書中,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四7)宣教的確有一段路要跑,但不單指時空的路,還要有兩樣東西來配合,一是「守住的道」,另一個是「美好的仗」,這兩樣無論在神學院的訓練或宣教士的養成上,都非常重要,「道」是在裡面守,「仗」是在外面打,保羅藉這兩樣提醒我們,他是如何配合當跑的路,能夠跑完,一個就是守住的道,另一個是美好的仗,所以我們需常提醒自己,道有沒有守住,仗是不是打得美好。有心跟隨主的基督徒,要常常注意!


閱讀 76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