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文/記者尹箴
以佈道的生命影響近鄰 活出宣教使命

邱志健牧師。劉以琳攝


 2018年農曆年前,邱志健牧師在台北短暫停留期間,接受本報專訪,特別分享他近年來對宣教的洞見與心得,是很難得的一次訪談。因此本報特別整理刊載,以饗讀者。
一生事奉主 完成大使命
 邱志健牧師表示,今年是他事奉主的第53年開始。回顧53年前,邱牧師還是大學生的年代,已信主的他,在台大團契、校園團契及自己教會團契服事。大學畢業即將入伍當兵前,他很想利用這人生難得的空檔去輔導中學生,於是在禱告中求主讓他抽到晚一點入伍的籤,神果然垂聽禱告,讓他抽到11月21日的籤,所以他整個暑假就去服事青少年。
 1965年冬天,邱牧師退伍,幾經思考,釐清了世上的工作不是自己心所嚮往。當時,學園傳道會臺雅各牧師鼓勵他接受傳福音訓練,並在台北新公園等地操練如何傳福音。不久,臺雅各牧師問他是否願意在學園傳道會工作,那年23歲的他,不知如何決定自己的一生,牧師便與他一起禱告。禱告中神問邱牧師,「你在怕什麼?」是的,邱牧師害怕作一個一生不能改變的決定。神又問:「你把自己奉獻給我,我負你的責任,你怕什麼?」於是,邱牧師於1966年加入學園傳道會,並決定一生事奉主來完成大使命。
得生命 得使命
 1998年前後,全球教會出現一個名稱,叫做Missional Church,「宣教使命教會」,如果要讓福音遍傳,就必須完成宣教使命。邱牧師說,學園傳道會就是一個宣教使命差會,而「宣教的使命感」對他影響極大,每當他遇見重大抉擇時,必先思考事情是否有助於自己更積極完成大使命,如果不是,就不會是他的選擇。
 邱牧師說,使徒行傳記載,當保羅拿著祭司長和文士的文書,要去敘利亞的大馬士革逮捕基督徒時,半路遇見大光,聽見有聲音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什麼逼迫我?他就問:「主啊,你是誰?」又問,「主啊,我當做什麼?」此二問題很有深意,第一個問題是想認識耶穌,也就是「得生命」的問題,「認識祢─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祢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十七3)我們都願意得生命,但大部分基督徒得生命後,都沒有問「主啊,我當做什麼?」這是「得使命」的問題,我們得生命難道是為利用神來幫助自己得成就嗎?其實是為了永恆的目標。
 邱牧師進一步指出,耶穌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十10b)這節經文也常被誤導,在基督裡的生命當然是非常豐盛的,但耶穌的意思不是叫人得更豐盛的生活,而是當我們的生命與耶穌的生命合而為一,就更豐盛、更完全的得著主,於是進入永生。所以基督徒得永生不是死後才得到,乃是有主的時候就得著,從此不再為自己有限的人生而活,乃是為上帝永遠的國度而活。
 基督徒得著生命時,就有使命感,不再為自己的利益而活。作主耶穌門徒的條件就是捨己,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主,換言之,就是要像耶穌一樣,願意犧牲自己,叫別人得福,這是短暫的犧牲,因為我們得著永遠的生命,因此,也讓人得著永遠的生命。
以宣教使命 影響近鄰
 創世記提到,女人的後裔要傷蛇的頭,蛇要傷他的腳跟(創三15b),這「女人的後裔」是單數的,是指耶穌基督,蛇要傷耶穌的腳跟,是指「耶穌的救贖」而言,耶穌要傷蛇的頭,則是指「神國度的計畫」。在基督的救贖裡我們蒙恩,於是要參與在神國度的計畫中;進入永恆,是指宣教使命而言,然後基督徒的人生有了根本的改變,是倚靠神的幫助到一個地步,願意效法基督,捨己跟隨主,這就是真正的愛。
 這些是邱牧師多年來,在宣教服事上的領受。但願基督徒能夠成為有宣教使命感的門徒,教會能夠成為有宣教使命的教會。盼望普世華人教會都能有宣教使命,進而結合成為宣教使命教會的聯盟。
 因為從宣教使命的角度來看,教會的傳道同工牧養教會,不只是建立和諧的、成長的、有主同在的、彼此相愛的教會,雖然如此已很成功,但還需要有外展和宣教使命感,那不是指活動或節目,而是每個主的門徒都要承擔的宣教使命。
 提到宣教,一般人直覺就是認為是到遠方去作宣教士,這是很需要的,也是很重要的,近年來全球推動「UUPG」運動(unengaged, unreached people group),是指向沒有得到福音或完全沒有觸及福音的族群傳福音。然而,更重要的卻是在我們身邊的人,是絕大多數未信主的人。當我們願意到遠方宣教以前,應先從我們的四週開始宣教;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如果我們不會對近鄰成為有效的宣教者,那麼,到遠方去不過就是一個節目、一個功德、一個表演而已。
 此外,百聞不如一見,宣教不單是講給人聽,讓人相信而已,更應該是讓人看見自己的生命見證。所以耶穌要我們為祂作見證,是說要我們成為祂的見證人的意思。當人看見我們時就認出有主耶穌在我們裡面,所以呈現出不同的生命。
社會關懷的宣教使命
 關於台灣教會的宣教,邱牧師說,1989年他應亞特蘭大華人教會邀請赴美,29年國外牧會的生活中,經常思念台灣而為台灣教會禱告,知道台灣教會在宣教方面已有很多更新與突破。例如2000年左右,921地震後不久,夏忠堅牧師便成立了救助協會,這讓教會突破社會的禁忌,展開社會關懷。賑災的腳步隨著地震、海嘯等天災,去到印尼、四川等地,帶動一般福音信仰的眾教會,願意揚棄閉門造車、故步自封心態,透過救助行動關懷社區,向弱勢伸出援手,讓人感受教會的存在與愛,事實上這是很重要的宣教行動。
 所以教會要突破觀念,要更整全地服事神與對四週人們的愛。基督徒有時去短宣,對不認識的人有些表演,領人決志然後回家,感到心滿意足,然而,這種宣教是作節目的佈道,不能與生活的佈道相比擬。記得初代的耶路撒冷教會,主把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但未記載他們有任何佈道活動,只記載他們天天在殿裡,在家中擘餅,彼此相愛,把所有分給人,得眾民的喜愛。
 宣教不只要有佈道活動,在講道前要先有佈道的生活,這並非考驗我們對陌生人的影響力,而是對身邊親人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力。求主讓我們成為一個宣教使命的門徒,從四週的人開始,我們之所以很難領親人信主,是因為親人早已看透我們。所以求主復興我們,讓個人生命有所更新改變,並對最親近的人產生影響力,然後擴及沒有得到福音的人。


閱讀 64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