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2
文/記者林稚雯
解開耶穌奧祕 復興福音先是猶太人


 以色列聖經學院卓香柏院長(Dr. ErezSoref)在三月底來台進行巡迴演講,其中一場次是在中華福音神學院與全院師生分享,題目為「耶穌:最高機密解密中」。
 卓香柏說明,目前仍有許多猶太人未能真實認識上帝、與上帝有親密的關係,因此,對於猶太人來說,「耶穌」反而成了一個極大的祕密。這樣的狀況讓卓香柏反問:「耶穌是猶太人,還有祂最早期的門徒也是猶太人,為什麼過了2000年之後,耶穌卻成了一件隱密的事情呢?」
 卓香柏提到,現今猶太人對於聖經的認識多從拉比而來,對猶太人而言,只有孩子在剛入學的1到12年級中會直接閱讀聖經文本,但很可惜的是,即便在讀經的過程中,人們卻沒有把經文當作上帝的話語和啟示;對於耶穌就是舊約預言中的彌賽亞仍是一無所知。

 

P16 2

以色列聖經學院卓香柏院長(Dr. ErezSoref)。本報資料照


歷史角度解密拉比掌握信仰解釋權
 從歷史角度來看,造成此現象的原因,可回溯自2000多年前羅馬軍隊鎮壓叛變的猶太人,時間長達70年之久。這段鎮壓時間同時也摧毀了聖殿,讓當時代表祭司階層的撒都該人完全被除滅,留下的只有法利賽人與一般的猶太人基督徒。猶太人受壓制的主後70年到135年之間,法利賽人順勢掌控了猶太世界,也讓信仰轉變為拉比式的信仰流傳至今。
 這次經歷也讓社會階層有所改變,社會中掌管宗教或屬靈事務的領袖並非祭司,而是改由拉比來擔任,一位拉比的誕生只要任何支派中的任何人能受到十位拉比的按立即可;這意味著揀選宗教領袖的權柄不在於上帝之手,而變成人們自行掌權。西乃之約中只有利未人的後裔才能承擔起宗教相關的職責,這樣的約定就此消失無蹤。
 當信仰的解釋權掌握在拉比手上,就可能會造成經文的誤解,這也就使猶太人的眼目受遮蔽,沒辦法看到真正的彌賽亞。例如馬索拉抄本去改動了七十士譯本的翻譯,更改了過往最主要的釋經方法,導致獻祭與赦罪的方式被改變了,因為在猶太人的日常用語中,關於「西乃之約」和「獻祭」都被以負面的言詞來加以敘述,讓獻祭成了一種律法,而律法和恩典則是兩個對立的觀點。
 卓香柏提到,若用漸進啟示的角度來看聖經,將會看到「西乃之約」是革命性的內容,是歷史中首見,上帝建立了完整的體系,使得恩典和赦罪成為全面性的賞賜,是全體都可以一起領受的恩福。
 然而,雖然上帝早已透過先知預言聖殿被毀,也提到70年後會從被擄中歸回;但這麼長的時間,還是讓人覺得毀壞是無止盡的。因此,法利賽人嘗試找尋解決之道,他們利用何西阿書十四章3節來解釋,聖經原文是「獻上我們嘴唇的果子」,與祭物(sacrifice)一點關係都沒有,但馬索拉抄本改成獻上我們的口代替牛祭。因此,就以口中的禱告合理化代替獻牛祭。但聖殿被毀,不能獻祭,罪如何得赦?我們知道是耶穌以自己獻上為祭,但猶太拉比任意分割擠在一起的字母,將果子變成牛,以至今日他們一日數次禱告,合理化代替當獻的牛祭。
 2000多年前的基督徒曾指正法利賽人,告訴他們對於獻祭的理解錯誤,不過這樣的說法卻讓法利賽人心生不滿,進而決定把猶太裔基督徒從會堂中驅離,同時讓猶太會堂建立了排斥猶太裔基督徒的傳統。
 卓香柏說明,猶太會堂每天都會進行18個祝福的禱告,期望透過這樣的祈禱,求神來保守、供應一切需要和祝福,但其中的第12項並非祝福而是咒詛,會針對他們所認定的異端予以斥責。今日異端的英文乃是從「拿撒勒人耶穌」的希伯來文字首擷取而來,意即這人就是他們咒詛的對象。

 

P17

本報資料照


當今現況解密  點燃傳福音熱情
 再從法利賽人或拉比式猶太教來看他們解經的態度,猶太人從13歲之後就不再研讀聖經了,改去研讀《他勒目》(Talmud,又譯《塔木德》),這是對於上帝話語解釋與應用的系列叢書。猶太成年人每日研讀《他勒目》多於神話語,變成他勒目、拉比的解釋權威高於神的話語。
 以實際例子來說,在以色列很容易見到一張留著鬍子的猶太老先生相片,相片下題了一行字「歡迎君王彌賽亞來臨」,卓香柏表示,這人是一位很有名的拉比,出生於美國紐約布魯克林區,已在20多年前去世,但是他的跟隨者都相信這拉比就是彌賽亞。
 卓香柏曾到這戶人家中拜訪,聽見他兒子敘述相信父親是彌賽亞,也聽他說了許多彌賽亞的事蹟,聽完後卓香柏問到:「你怎麼知道他就是彌賽亞呢?」接著又說:「希伯來聖經中有提到辨別彌賽亞的方式,你知道嗎?」
 卓香柏翻到彌迦書五章1至2節,向他表示:「從亙古就有的彌賽亞生在伯利恆。」這位猶太教徒對此說法感到困惑,依舊只願意相信其他拉比所說的那位生在布魯克林區的拉比為彌賽亞,而非聖經上一再載明的,生於伯利恆。
 此例再度讓卓香柏發覺,拉比的見解已經成為猶太教中正確的神學根基;人們只願相信人的話,亦即拉比在《他勒目》上的註釋解說,卻忽略神的話語原文,這讓他對於傳福音有更大的負擔。
福音在地化以色列成為萬國的祝福
 從過去3、400年的歷史中可以看見,在以色列的宣教士多從西方國家而來,對於語文掌握度、文化差異,以及相貌都和中東地區有所不同,以至於讓當地人很容易拒絕福音,認為這只是個外來的宗教而已。
 隨著宗教改革的發展,基督徒更熱切的讀經,從中發覺使徒保羅傳講的福音信息,是從亞伯拉罕和上帝立約後一脈相傳的內容,要先向猶太人宣講,其次才是向外邦人傳福音。
 因著以色列政府政策的轉變,從25年前開始,西方宣教士要留在以色列宣教變得很困難,也因此上帝興起當地信徒,包含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開始承擔宣教的責任,重新在自己家鄉,用最道地的方式向鄰里傳講福音。
 即便目前信靠耶穌的人還是少數,但卓香柏認為,基督徒人數正不斷地增長是無庸置疑的事實,以色列的基督徒都在運用各樣科技工具和網路作為傳福音的管道,在這當中也看到上帝利用這些技術,成就新的皮袋承接福音使命。
 卓香柏呼籲,上帝的心意是要讓以色列成為萬國的祝福,福音最初是從耶路撒冷傳開的,最終也必定要回到耶路撒冷,期望在以色列聖經學院結合傳統與科技的策略下,讓更多人明白上帝的旨意,能夠重新回到祂的面前。


閱讀 49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