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7
整理:何枝枝
深度的代禱-2018全國祭司總聚 慕約翰牧師信息

慕約翰牧師。李蕙芬攝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 「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弗二1-3)
 我受洗後,神為我預備mentor(導師),叫我要順服他,我就順服我的mentor。他教導我如何禁食禱告、信心...等屬靈爭戰裝備,他是我強而有力的模範。當WHO(世界衛生組織)說我們國家愛滋病很危急時,我的老師啟動醫治愛滋病的六個月佈道會。但之後他因意外而過世。
 神給老師的負擔是「穆斯林信主」。但他在對他們傳福音時,有時會扭曲真理,也常與穆斯林辯論。有一天他與這些穆斯林的辯論讓他很挫折,他因太憂傷,無法進餐,在神面前哭泣禱告。神的使者在夢中向他顯現說:「你應當信靠神的話,神會證明祂自己。你要憑信心,要明白阿拉伯文可蘭經。」他說:「我又不懂阿拉伯語,怎麼讀?」天使說:「憑信心。」就交給他一本書,叫他讀出來,在夢裡,他似乎是一直用方言在讀。讀完一本,天使再給他讀第二、第三本,直到黎明,天使走了。他照天使說的,去買了一本可蘭經來讀,神奇的是,他竟然會讀了。
 伊斯蘭教有五根柱子。但他訝異,這五根柱子並沒有記載在可蘭經。他去清真寺向穆斯林的五個領袖挑戰,辯論了三天,從早到晚。他向這些領袖挑戰:「給你兩天,從可蘭經挑出你們穆斯林的五根柱子。」有四個領袖偷偷離開,就不再回來了,只剩下一個領袖,這領袖說:「忘了我們之間的打賭吧!」他們就開始心對心談話到凌晨兩點,最後他說:「我要信靠耶穌。」但要我的老師發誓,不可告訴別人他受洗的事,他要當個地下的基督徒。所以,直到死時,他仍舊是個地下的基督徒。
 我敬佩老師的勇氣及對主的火熱,即使面臨被殺也不退後,仍敬拜火熱。但他的負擔卻不是我的負擔,因此我問主:「祢是否可以給我具體任務?」
 有一晚,我在夢中,看見主來到,天開了,很多的震動,人們都看見神,卻懼怕地奔跑,連信徒也是,甚至牧者也逃離,我也在顫抖,讚嘆神的作為。當主的榮耀降下來,主開始唱憂傷的歌,這歌詞說:「等侯我再來的人在哪裡呢?那些,我為他們付代價、買贖回來的人在哪裡呢?」主對我說:「這就是你的任務:『叫人悔改,預備好自己。』我就快來了,但他們尚未預備好。所以你所宣講都要與『預備好自己,等候我再來』有關。」
 我的老師還是那個深受我尊敬的師父,但我不用複製他。我很興奮,可以到處宣講「主必快來」的信息,我以為人們會爭先恐後回應,但事實卻沒有。我跟神抱怨後,有一晚,夢見神對我說,「你為何以為單憑你的話語,他們就會回應。你需要明白你所分享的對象是誰,他們的光景是被擄掠的,且渴慕世界的欲望不斷地增加、心剛硬,他們無法自由行使意志,他們不明白,也無法看見神國。你要做的有兩件事,第一、為他們做認同性悔改禱告;第二、你需要先斷開他們身上的捆綁,使他們能行使意志,自由的來到神面前。」

 

P16

2018全國祭司總聚,會中,弟兄姊妹舉手禱告。李蕙芬攝

 

做認同性悔改禱告
 當我研讀許多代禱的書籍後,也發現我們禱告團隊的深度是非常膚淺的。神對我說「你需要做認同性悔改,真實地感同身受,要相信做這些得罪神的事,代價是永恆的死亡。」於是我做認同性悔改的禱告,想到他們所做如同是我自己做的,我們和他們一樣,理當要接受死亡。這樣的認同性如同主耶穌自己實際承擔我們罪的後果,而不是假裝代替我們承擔罪的後果。
 你我需要這樣認真。這是祕訣,當我們認同性悔改,把自己退到脆弱的光景,方可進到為蒙拯救、呼求主的迫切禱告情境中,這時的我們會因罪的壓力感受到內疚、為自己如此的玷污感到羞愧;我們不再說,「主啊,赦免他們。」而是說,「求主赦免我/我們。」我們都同樣在罪孽當中,這才是認罪悔改的開始,我們才會用神的眼光看到罪的沉重。
 我們的禱告需要來到這樣的情況,但是當你開始認同性悔改禱告一段時間後,你不知道如何禱告下去,而是呻吟聲時,霎那之間,聖靈會幫助你禱告。這種呻吟禱告情況持續一段時間,甚至在幾個鐘頭,是因負擔在你身上,你只感受到沉重的負擔。這時你可以向神懇求,「過去我擁有的不重要了,現在只求祢赦免我的罪。」這就是承受罪的禱告。就像主耶穌被掛在十字架上,呼喊說,「我的父!我的父!為什麼撇棄我?」當你的盼望失去了,你會哭泣求神憐憫,就是這種代禱,這種會得到神恩寵的代禱!
 當主聽見你的禱告時,祂會伸出憐憫的手,問你:「你到底要我為你做什麼呢?」這表示你已來到與主面對面的時刻,你會對主說:「主啊,祢看到我們是如此的犯罪、悖逆,求祢憐憫我們,赦免我們!」
 神會帶我們進入悔改,但祂會先問我們:「你會不會為我改變你的生活呢?」神要求我們改變某個習慣,不是為我們,而是為我們所代求的人,做出改變或調整。但當你對主說「我願意」時,當下會發現內裡有很多聲音在拔河,或是發現生命的拉扯。魔鬼會說「別改變」,我們也會對神說「我無法作決定」,若是這樣,神可能就會說「那我也沒辦法做任何事了」;唯有我們察覺神要轉身而去時,才會願意改變,並對神說:「好、好,神啊,別離開我們。」

 

P17 3

與會弟兄姊妹深切地向神哭泣禱告。李蕙芬攝

 

進入深層的禱告
 要進入深層的禱告,你必須要把某個時段分別出來,把房門、手機全都關起來,不要受干擾,因你不是全然在靈界,而是一半自然界、一半靈界的狀態,若忽然間有事影響你,有時甚至是會致命的,如同但以理禱告後卻生重病。
 如果你渴慕神真實帶領你,特別要把時間、空間騰出來,甚至你要對人說:「請勿干擾我,因為這段期間,是我與至高者親近的時間。」當你尊榮神,神就必尊榮你。
 當你禱告到一個極深與神同在的特別時刻時,神會賜下憐憫給你所代禱的人,但是我們需要先為他們爭戰,因神說:「我是如此愛他們,但他們卻不認識我,…我們一起為他們爭戰!」我們與神是在一起的,那時祂會親自教導我們如何爭戰。何等榮幸!我們是不配的,但祂卻接納我們與祂同工。而你只要嚐過一次被主提到那特別的時刻,你就會渴望時常進入那樣的光景,你對主的信心也會因此更真實。
 當我們與神同行時,我們的國家是可以被改變的。當你剛強壯膽來到神面前時,就會有隨時的幫助;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不是靠著勢力、才能,而是靠神的靈,以及更深的渴慕!


閱讀 489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