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0
◎陳吉松/聖光神學院院長
先備的恩典


 奧古斯丁強調,上帝的恩典並不是在一個人歸信之後,才在他生命中工作,而是在他尚未歸信之前已經在他生命中工作,預備人的意志,使他能回應。
 在肯塔基州的艾斯伯里(Asbury)神學院攻讀神學博士時,我的一位教授叫羅伯特.塔陶(Robert Tuttle),說了一句讓我印象深刻的話:「衛斯理的神學系統是建立在『原罪』及『先在的恩典』上。」塔陶教授所講的「原罪」是指普世罪性論,亦即,每個人與生俱來都有犯罪的傾向;每一個人都被罪感染了,而且這種感染深入人類的理性、意志、情感等人性的每個層面。正因為如此,人不但不會主動尋找上帝,而且終日所思盡都是惡。這和加爾文講到人性被罪扭曲了(distorted)、被污染了(polluted)、被敗壞了(corrupted)有異曲同工之處。
 既然人性被罪污染、扭曲與敗壞,任何企圖靠著自己的力量,如修行、作功德、行善、尋求智慧,或靠著遵守宗教的儀式去脫離罪的束縛,都是徒勞無功的。另一方面,在聖經中,我們卻常讀到上帝要求人要作出選擇、要揀選生命。譬如「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申三十19)、「…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斷不喜悅惡人死亡,惟喜悅惡人轉離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阿,你們轉回,轉回罷!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西卅三11)另外,聖經命令人信主,如:約翰福音三章15-16節、五章24節、六章29節、十二章36節、廿章31節,這些經文都用命令句。
 既然人無力回應上帝的要求,可是上帝又要求人要揀選生命,要離開惡道,並命令人信主,這豈不是強人所難,把一個不可能承擔的重擔放在人身上?要如何彌補這個大缺口,以致人可以回應上帝的呼喚與呼召呢?如果人性敗壞,無力回應是事實;而上帝呼喚人要轉離惡,要相信基督也是事實,那麼,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上帝在萬古之先,在我們尚未歸信以前,就已經預備了恩典,叫人可以回應。這就是「先備的恩典」(prevenient grace)或「先在的恩典」的概念。這個恩典是「預先準備好的恩典」,1 而「預先」,是在什麼之先呢?是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祂的恩典就已經在運作了。這表示救恩的起點是上帝而不是人,是上帝主動開始、主動預備的,人完全沒有誇口的餘地。
 不但在萬古之先,上帝就預備了這個恩典,衛斯理研究學者史提夫‧哈伯(Steve Harper)說:「在我們靈命的歷程中,恩典在不同的階段臨到了我們,產生不同的果效,並引起不同的回應。但,這全都是同樣的恩典。」2
事實上,最早提出先備恩典的,不是亞米念,也不是衛斯理,而是奧古斯丁。奧古斯丁強調,上帝的恩典並不是在一個人歸信之後,才在他生命中工作,而是在他尚未歸信之前已經在他生命中工作,預備人的意志,使他能回應。3
 上帝既賜下先備的恩典給人選擇的能力,人自然就可能有選擇順服與背叛的風險。因此,上帝的愛在何處運作,風險也就在那裡。雖然如此,上帝的愛仍然是白白地賜下,也讓人自由的接受。這是充滿盼望的信息,是「一條讓人走出人生矛盾的道路,…是上帝所開的一條出路!如果我們選擇這條道路,上帝透過祂的先備恩典,讓我們有能力得以上路。」4

 

1.John Lawson,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Doctrine (Wilmore, Ky.: Asbury, 1980), 214.
2.史提夫‧哈伯,《天堂路:約翰.衛斯理的福音》,李麗芳譯(高雄:聖光神學院,2015),39。
3.麥葛福,《基督教神學手冊》,劉良淑、王瑞琦譯(台北:校園,1998),441。
4.史提夫‧哈伯,《天堂路:約翰.衛斯理的福音》,43。

 

(此文蒙允轉載自聖光神學院9月份院訊)


閱讀 19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