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8
張麗莉
戰勝 凶險 肺炎

 


 2016年11月下旬,我從前北一女同班的葉同學,因肺炎去世,歸返天家。聽到噩耗,班上的同學都很震驚。因她長得人高馬大、體格壯碩,再怎麼看,都不應比我們先走一步。然而「生有時,死有時」,神的旨意既是如此,我們也只能不勝唏噓、感嘆萬千。
 沒想到,過了不久,12月5日下午,我的大妹竟然因血氧太低陷入昏迷,而被安養院叫119救護車,送往萬芳醫院急救。我接到通知後,慌忙趕赴急診室。經過一番緊急的搶救與檢查,醫生確診她感染了嚴重的肺炎,有可能是在安養院中,受到其他病患的飛沫傳染。
 當天深夜近12點,我已就寢,郤突然接到醫生打來的電話,說大妹病危,叫我立刻前去處理緊急狀況。我半睡半醒的,急忙叫了部計程車趕去醫院。醫生面色凝重地告訴我,大妹因急性呼吸衰竭及敗血性休克,血氧太低、血壓也太低,隨時都有可能「走掉」。因此叫我當下決定,要放手讓她走,或進行搶救。
 我第一時間的直覺反應,當然是極力搶救到底。於是醫生拿出一大疊同意書,要我簽字。我一一簽下去,總共簽了近10張。然而醫生又提醒我,這一連串的搶救,包括插管以及後續可能還要加上的壓胸、電擊、氣切等,每項過程都非常痛苦,對病人而言,可說是極大的折磨。我聽了十分心疼、不忍。醫生見我面有難色,便要我慎重考慮,到底要搶救,或乾脆放棄?我一時愣在那兒,不知該如何回應才好。想了一會兒,才回答說:「我要跟上帝禱告,求祂減輕我妹的痛苦,但我還是要搶救到底。」我覺得,這是從神而來,一個兩全其美的答覆。
 當醫護人員在病房積極搶救時,我便在護理站那兒,坐在椅子上輕聲、迫切地禱告。我求主耶穌讓大妹減輕這異常痛苦急救過程的疼痛。求主保留她的性命,讓她存活下來;並揀選她作貴重旳器皿,病好之後,未來能大大被主使用,為主傳福音作見證,成為主耶穌雲彩般的見證人。
 由於等得太久,後來我便開始打瞌睡了。直到3點多,醫生才來告知,已幫她完成插氣管、插鼻胃管及綁束四肢於床欄的動作(以防她亂動、拔管)。但大妹因掙扎反抗,造成嘴角破皮、受傷流血。我雖萬分心疼,但也只能無奈接受。醫生囑咐我,要隨時stand by,有任何突發狀況,就必須隨傳隨到。這才准我回去,回到家都已經半夜3點半了。
 等到12月6日下午,加護病房終於有空病床釋出,大妹才得以住進去。她全身插滿了管子,還夾了一些夾子,四肢被五花大綁,意識不清楚,24小時不停地打著抗生素點滴,頭髮掉得只剩稀稀疏疏的,真是可憐!
 我在她枕邊擺放了一個小巧的音樂播放器,連續不斷地播放福音詩歌給她聽。教會的牧師、師母、執事、小組長也一一進加護病房去探望,並為她迫切禱告,求主醫治。
 見她病情進步十分緩慢,我便開始「但以理式」的禁食,只吃蔬菜水果,不吃魚、肉等葷食。如此經過11天後,大妹好不容易病情才改善、脫離險境,而轉到普通病房。那時我才鬆了一口氣,大妹總算從鬼門關前撿回了一條命!在普通病房又住了兩週之久,醫生才批准出院。然而,由於她肺部功能仍未完全恢復,因此是戴著氧氣管出院,回到安養院的。
 回顧大妹這26天住院、與病魔奮戰的歷程,我覺得,儘管這場肺炎來勢洶洶,令人措手不及,幾乎招架不住,然而,主的恩典仍然夠用。正如哥林多後書十二章9節所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以及申命記三十三章25節所說:「⋯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細想起來,不僅我那榮任大學教授的葉同學,是因肺炎去世的;就連班上另一位錢同學的母親,2015年也是因肺炎離世。然而,同樣是肺炎患者,大妹郤蒙神格外的恩典,特地讓她存活下來。祂不因她是重度及多重障礙者,而輕忽她,反倒把她捧在手心當成掌上明珠。我不禁向神深深獻上感恩!


閱讀 48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