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2
文/艾莉絲
放手,永遠的現在進行式


 前些日子,神透過許多生活大小事,讓我紮紮實實地修習「放手」這門課,特別是以「母親」的角色來陪伴兩個女兒的成長;神真是最佳教練,一點都不手軟,讓我有好大的學習在其中!
 上個學年,小丫頭Mercy選擇頗具爭議的高中生「服儀自由」來主張她的思辨,宣告她的自主。有一小段時間,親友照面或來電時,問候語竟是:你們家妹妹又上新聞了…,「喔,是嗎?」故作淡定的我,其實頭皮一整個發麻。
 弟兄和我都較保守,仍存有學生的本分就是好好讀書的舊思維,體制改革這檔事就留給立委諸公們吧!但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即使大人不贊同,他們也想透過大聲疾呼、公民行動,看見事件有不同的可能性;所以,一路走來,親子間不免有些意見交鋒;話不對盤時,也會氣急敗壞地濫用父母的權柄來「威脅」她就範。
 過程中,看著她承受各方的關心和論戰,幾次壓力大到破表躲進房裡淚崩,有次甚至哭喊:「不要連回到家,你們都要逼我!」頓時,身為母親的我好不捨、好自責。於是,我回到神的面前安靜自己,思想親子間立場或有不同,但關係絕不能破壞,何況我也曾在她那樣的年紀裡為某些理想衝撞過呀!所以,除了學習耐住性子,試著理解她的想法,也消化各方的見解,撐開自己的視野,剩下的,只能放在禱告中了。
 如今她已完成階段性任務,退下總召集人的身分,卻也甘心樂意地穿回一身制服,多麼有意思的轉折呀!青春期的孩子真是集熱血、真誠、矛盾於一身的奇特生物呢!想來,慶幸自己沒有因為過度干預,而扼殺了屬於她的青春記事和追求理想的勇氣。
 去年暑假,大女兒Rachel隻身前往印度短宣十週。一直以來,我們都清楚神對這個孩子有著特殊的心意,也知道她愛神、愛人的心日益增長,原以為自己可以很坦然地為她祝福、送她遠行;就在一切就緒,準備出發前,她透過Skype問我們:「如果,只是如果,我在印度若發生了不可抗力的意外,你們倆會希望怎樣處理我的Body?嗯,監護人可以有三種選擇…」

 

P10 3

作者與兩個女兒。作者提供


 聽到這裡,原本假裝鎮定的我再也撐不住了,別過頭去,任由淚水傾瀉。
 我跟神說,這放手的功課好難喔!可不可以臨時退選呀?祢賞賜這孩子許多的恩賜,她的人生才剛要起步呀!能不能等她大學畢業再來服事祢?要不,等她出社會用工作來榮耀祢也行?一定要現在嗎?!
 任由我情緒潰堤,不斷地討價還價,神依然靜默不語。就在淚水中,靈裡忽然想到孩子是神的賞賜,神愛這孩子不更甚於我們嗎?!最終,我們還是硬著頭皮選擇順服神和成全孩子。
 感謝神!大女兒已如期平安歸來,人曬黑了,也變瘦了,卻多帶回幾分自信和篤定。返回香港讀書的前夕,看著她站立在神的殿中,用汗水和淚水所交織的生命體驗,和學青們分享這趟宣教之旅的看見和學習,不論是廣度還是深度都令人驚豔!愛哭的媽咪一樣淚眼婆娑,只是,這次不再是焦心掛慮,而是無盡的頌讚感恩!
 前幾天,從愛護她有加的青年輔導(世寧姊)的手中,接過她出門前為自己預立的「遺囑」,她囑咐世寧姊「必要時」請轉交給爸媽,裡面有她的心願和安排。望著手中的信封,心中仍是悸動不已;當下,我好感謝神的憐憫,把她平安帶回我們身邊,能繼續以母女(親子)之姿在世上相處。回家後,止不住好奇打開來看,每讀一遍,就哭一遍。她為珍愛的家人,字字寫下她的祝福,針對我的部分,她寫著:
 「阿母太郎,謝謝妳懷了我十個月,然後很給力的把我生下來。比起許多未睜眼就被遺棄的孩子,能夠在母親期待下健康出生的我是何等幸福。特此請求妳原諒我從小的無禮和悖逆,我真的非常抱歉。希望我不在的日子,妳可以更親近神,像我一樣去體會祂對妳深而無法描述的愛。請妳繼續以妳的恩賜祝福身邊的人們,並明白妳的價值不在自己做了什麼(或能做什麼)—而是妳是神的女兒,這個不變的事實。繼續為斗六的家人禱告,為耶穌而活,不要懼怕。…好啦!Rachel愛你們,很快就會再相見的!要愛耶穌喔~~」
 在此節錄其中一小段。不為煽情,為讓自己不要忘記,神賞賜我這麼棒的產業;不為催淚,為讓自己永遠記得,身為母親是多美的選召!!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


閱讀 78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