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5
◎邱淑琴
夏瑣─永遠淒涼了!

包著棗泥的哈曼耳朵餅。作者提供


 這一天,吃完三角形撒上白麵粉包著棗泥的哈曼耳朵餅、口袋餅和水煮蛋,我們就在餐桌前開始了唱詩、讀經與短講的靈修,之後,從提比哩亞的民宿出發了。
 往北開車大約半個小時,抵達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遺產的夏瑣(Hazor)國家公園。立刻就被路旁幾叢肥厚的仙人掌所吸引,它葉片形的莖比人的臉更大,上面排列著整齊的細刺葉,其中有一片長出三顆紅寶石般的果子晶瑩發亮!
 站在樹蔭下居高俯瞰,階前的亂堆是還在挖掘的遺址,遺址前是鮮嫩的草田,草田邊鑲立著幾間房屋,再往前越過一條馬路,多了以樹為籬的立體感,綠意盎然地連綿到山腳,而遠遠的山丘在灰濛濛的天空下橫列起伏。
 夏瑣位於從北方進入迦南地的門戶,掌控了大馬色與埃及間的通商孔道,早在主前三千年就有人居住了。
 走進簡易的售票口,我們購買任選6個以色列國家公園都可以使用的優惠票。
 沿著左側的碎石路爬上山坡,草叢上的白花、黃花隨風成浪,幾棵樹或三三兩兩或唯我獨尊地分據山頭,樹形有疏有密,樹葉有黃有綠,有的樹下已經挖掘出成形的遺跡了。

 

860p10 4

西元前十三到十四世紀的迦南宮殿。作者提供


 按照簡介上的示意圖,原來右邊是以色列時期典型的「四室」房屋建築,好像我們的三合院,中間有院子,外加三間房間,大約建於主前九世紀,院子中也挖出主前八世紀的橄欖油榨。
 再來是公共倉庫,用石頭砌成長方形的外牆,中間有兩行的矩形石柱,那是作為挑高屋頂的棟樑,可以引進充足的光線與良好的通風。
 而左邊所羅門王建造的城門遺跡範圍最大,以整齊厚重的石塊砌成左右的城門,後面各有三間衛所,這是「六室」風格的建築。
 從城門中間的走道往前走,廣場上有迦南時期用玄武岩建造的神廟遺跡和丘壇,考古人員也從這裡挖掘出很多動物的骨頭和祭祀用的瓦器。
 右邊立著兩根的木柱與地基,這是主前十三到十四世紀的迦南宮殿,考古人員架設屋頂保護的地方就是宮殿中央的寶座室,遺址中的幾道牆垣,是由不同年代的石頭或磚塊層層相疊而成,而最外圍的邊牆中,有泥土、有黑色玄武岩的石頭、也有香柏樹的鑲板,可見當初的宮殿用了很多木材建造,所以很容易就被火燒毀了。

 

860p10 2

用石頭砌成的簡易售票口。作者提供


聖經中記載了夏瑣
 約書亞記十一章記載︰「夏瑣王耶賓聯合北方諸王,人數多如海邊的沙,…素來夏瑣在這諸國中是為首的,…」又說︰「當時約書亞轉回時,奪了夏瑣,以色列人又用火焚燒了夏瑣。」考古人員發現夏瑣包含上下兩城,人口眾多,我們參觀的只是上城的一小部分而已﹔從挖掘出的陶瓷、泥偶、武器、珠寶等,可以了解當時的宗教文化、經濟富裕與器械精良,難怪夏瑣素來是「為首的」大城﹔又發現上下兩城的岩層中都有一層地層有被火燒過的灰燼。
 當以色列人拈鬮分地時,夏瑣成為拿弗他利支派的地業(書十九36)。
 士師記說︰在夏瑣作王的迦南王耶賓,有將軍西西拉,有鐵車九百輛,他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後來耶和華呼召女先知底波拉和巴拉起來爭戰,又使西西拉和他一切的車輛全軍潰亂,耶賓就被以色列人制伏了(士四1-24)。
 列王記上說︰「所羅門王挑取服苦的人,建造夏瑣,米吉多和基色等城。」(參王上九15)夏瑣成了以色列北方重要的防禦城。
後來國家分裂,主前九世紀時,北國以色列王亞哈在夏瑣建了蓄水池、倉庫、碉堡並且加厚了城牆。
 我們走到蓄水池前的小山坡,大樹下有一座石砌的飲水台,我彎腰喝水,一股清涼直透心脾,不知道當時的人們是不是也喝這一口的活泉呢?
 列王記下說夏瑣城被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攻破了,居民都被擄到亞述了(參王下十五29)!
 在亞述、波斯、希臘時期,夏瑣又再蓋了一座碉堡。後來馬加比家族的約拿單曾經拿下了夏瑣平原(馬加比書十一章67節)。

 

860p10 5

樹下石砌的飲水台,我彎腰喝水。作者提供


夏瑣消失了
 到主前二世紀時,夏瑣就完全消失了。正應驗了耶利米書的預言︰「耶和華說,…夏瑣必成為野狗的住處,永遠淒涼。」(參耶四十九30-33)
 走下山坡,我們蹲在岔路旁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找到好幾株野生的小麥,以及彷彿展翅飛翔的燕麥。
 我抬頭仰望天空,曾經的歷史都如飛而去了,曾經的爭戰都灰飛煙滅了,曾經的繁華都長埋荒塚了。夏瑣,永遠淒涼了,卻在陽光下向我證明︰上帝的話是真的,信實可靠,直到永遠!


閱讀 70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