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
文/記者李瑞娟
鬱火重生 焦點解決教牧諮商應用

示意圖。擷取自Dragana_Gordic / Freepik

 


 「火,是上帝給人的祝福,人若沒有經過火,生命就不可能被煉淨。」葉貞屏教授短短一句話,就為憂鬱症家庭所承受的熬練帶來了盼望!台北靈糧堂於9月16日下午舉辦醫治禱告服事同工訓練課程,主題為「鬱火重生」,邀請宇宙光副總幹事暨關輔中心主任葉貞屏,分享近30年在遊戲治療臨床、教學、督導與訓練經驗,以及近年來研究「焦點解決教牧諮商(SFPC)與憂鬱症相遇」成果。

 

周蘭牧師左葉貞屏老師右 1李瑞娟攝修好1

醫治中心周蘭牧師(左)與葉貞屏老師(右)。李瑞娟攝

 

憂鬱之火,像「生命中的黑狗」
 葉老師形容憂鬱症就像「生命中的黑狗」,有人養的黑狗很大隻,有人養的黑狗很小隻。憂鬱症有時候也像感冒,但每個人症狀不一。家庭中若有成員得了憂鬱症,無情的「鬱火」也會連帶燒到家庭當中陪伴者和其他相關者(例如教會牧養團隊),「所以,重生也不會是只有當事者一個人,而是所有跟他有關的人。」
 舉個例子,曾有位女孩,一想到未來就沒盼望,回憶過往也沒好事發生。她索性不上學,整天坐在窗邊,一動也不動,持續了一段時間後,家人相當著急,不明白女兒為何會變成這樣?針對這個案例,葉老師引導同工進行深度思考:助人者是否希望案主的症狀趕快消失?助人者是否想掌控陪伴的進度?
 葉老師坦言,從事教牧諮商的人一定要常常去對付這些事,思考「甚麼是對案主最有利的?」才能與案主站在同一個立場看問題,才不會貿然逼對方去改變現況。「每個人都靠著自己過往的生命經驗才能活到當下,況且人會本能地選擇一個對他們最有益、壞處降到最低的方式來生活,所以助人者不要一昧認為自己提出的方法最好、對案主最適合。」
焦點解決教牧諮商歷程三階段
 與案主合作,成為他們問題解決的「同路人」後,助人者才不致陷在「助人的焦慮」中,不會那麼快就想改變對方,也不再看自己是「拯救者」,助人者心態調整後,再依據焦點解決教牧諮商歷程三階段運作:
一、確認案主的核心需求:
 葉老師引述歌德名言,「人經常迷失自己,在迷失的期間,經常是甚麼都想要。」一位痛苦的人通常都是「要太多」,助人者必須幫助案主釐清核心的需求,幫助他們找到「甚麼是他們最想要的東西?」不要只聚焦在案主的症狀,像是酒癮、煙癮或外遇表象,因為後來可能會發覺,案主其實只是渴望與喜歡的人,建立一段親密與和諧的關係,只是「不知道如何做」才產生挫敗感。
二、找出有效的解決之道:
 人的憂鬱情緒關鍵是無能為力,應用焦點解決教牧諮商,助人者可在案主所處的生態系統中,拉他們一把,讓案主覺察「原來自己也有正向力量」,在過程中經歷上帝的救贖與恩典。葉老師分享,一位患者對「胖子一無是處」這句話有很深的無力與沉重感,幾次陪伴後,案主自己在過程當中發現這句話伴隨了人生數十年,造成他很深的自卑。而這句話會影響他一生的關鍵,原來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允許讓這句話坐在「他的寶座」上的;接著,他突然醒悟,發現原來他也有能力讓這句話下來,這是一個極為重要的關鍵。
 案主進入拿回主權的過程後,助人者可以再幫助案主思索:「為何得不到想要的東西?」例如一位女生想結婚,但從來都不去參加活動,也沒跟男生說過話,這樣就需要去找到正確的方法。「目標通常都沒問題,但需要修正的是方法及步驟。」透過不斷修正,找回生命的正軌。
三、脫去舊人、穿上新人:
 古倫神父說過,「如果我們真的在我們的上方,在我們裡面,也在我們的心靈深處與上帝相遇,我們就有勇氣看進我們內在的混亂。」葉老師建議,助人者可幫助案主回憶過去發生在他們生命中曾經美好的事情,鼓勵基督徒數算上帝的恩典(非基督徒則可以用感恩方式引導),讓案主專注在事情的進步上,多多給予鼓勵。
 憂鬱症患者最難對付的是「無力感」的問題。這部分,葉老師建議助人者為案主訂立一個「正向的目標」。例如:一個臥病在床的人會希望自己「不要再臥床」,這句話屬於「負向行為的減少」而非「正向行為的增加」,因此可改為「希望每天可走10分鐘」,目標勿設定太高、太遠,要讓案主覺得自己有可能達成目標,才有起床走路的動力。葉老師說,3個月減重9公斤,難不難?但若我們改成一天減重0.1公斤,換算下來3個月一樣是減9公斤,但聽起來比較容易做到。當憂鬱症患者對未來(或一件事)有希望、有盼望、更清晰覺察並執行時,將更清楚上帝的恩典如何在運作!


閱讀 99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