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6
記者范仕仰
從千萬年薪到用愛行動: 杜明翰轉化生命之旅

杜明翰與受助兒童。擷取自杜明翰臉書



 「基督徒的人生就是從揀選到呼召。不但被神揀選,還要回應祂對我們的呼召。」從微軟到世界展望會,從年薪千萬到用愛行動,杜明翰弟兄一路跟隨神的帶領,並且成為神的見證。
 在聖經中,法利賽人曾經藉著要不要納稅的問題來挑戰耶穌,耶穌於是拿起一個銅板,對他們說:「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上帝的物當歸給上帝。」(太廿二21)杜明翰說,他從沒發現這段如此熟悉的經文中,居然蘊藏了重要的意涵;有一天,他突然想到,當耶穌說上帝的物當歸給上帝,其實有一個關鍵,就是當你看見身邊各種不同的人,從皇宮貴族到路邊乞討的人,從契合的知己到意見不合的敵人,全都是按著上帝的形像和樣式所造的,這個啟示帶給他一個傳福音的動力,以及看待人群不同的觀點。「在過去14年,我跟著世界展望會去到全球各地,原本只是幫助他們做好事,沒想到這就是回應呼召,就是去看見每一個人都是按著上帝的樣式所造的。」
 我們都知道所謂「大使命」就是要去,並使萬民作主的門徒。至於要如何使萬民作主的門徒,杜明翰說,真正作見證不只是在台上講講故事而已,而是「成為」見證,「當我們的生命不斷成長,變得豐盛,就得以在眾人的面前使祂的名得著榮耀,好像傑出的藝術品使藝術家得著榮耀一樣。」

最遙遠的距離
 在世界展望會任職多年,杜明翰經歷過許多令人感動的故事。有一年在蘇丹的貧民窟,眼前滿目瘡痍,人們沒有東西吃,資源極度匱乏,世界展望會立刻啟動營養餵食中心提供幫助。「但最令我感動的是,不是我們做了什麼,而是我看到他們的心裡有主的愛。」從外在的情況來看,蘇丹是最貧困的地區,但居民心中的愛,讓杜明翰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當有人說我去蘇丹的幾十個小時路程真遠啊,我都說,一點都不遠。」他看見當地人民在領取物資時整齊排隊,甚至彼此分享,他們之間的距離是如此的接近,「在城市中的同一個屋簷下,從餐廳到臥室的距離可能比台北到蘇丹更遙遠。」這些人什麼都沒有,但他們有一樣東西是處在繁華城市中,享受著安逸的人們所沒有的,就是對神和彼此的愛心。
 另一個故事發生在中東。杜明翰和同工們是在阿富汗戰爭發生不久後去到當地,那裡有成上千萬的地雷還沒清除,很多的百姓因此受害。那邊的土地原先是種植大麻,再加上軍閥割地,一片混亂,他們只能坐著老舊的飛機,先到西部的大城,再進到附近的小城。登機前,一陣狂風吹來,把原本要加入飛機的汽油吹到他們身上,淋得他們滿身都是。更慘的是,進到機艙內,煙霧繚繞、滿地嘔吐的痕跡,還有很多人抽菸,也不繫安全帶,一行人帶著緊張惶恐的心情搭機飛往目的地。
 杜明翰去到貧民窟的一戶人家裡,一位單親媽媽帶著兩個小孩子,住在貧民窟中的一個塑膠雨棚底下,對方熱情歡迎他。「我跟各位坦承,剛進到貧民窟時,其實很想趕快離開,但進入他們的家門後,我就不想走了。」其中一個剛開始上學的孩子,拿著書包跟課本眉飛色舞地跑到杜明翰身邊,雀躍地描述在學校發生的事情,還有上課的心得。這時,杜明翰突然把焦距轉移到小男孩的背後,看見他睡覺的地方,是一張撿來的、老老舊舊的沙發墊,破到不能再破,但小男孩的床卻是乾淨整齊的,「突然之間,我整個人開始縮小再縮小,我好像站在一個巨人面前,我是如此的敬佩他。」

P13 1

杜明翰弟兄在新店行道會作見證。范仕仰攝


失去與神連結 所有關係也跟著斷裂
 印度聖雄甘地曾發表了世界上7個最大的問題,分別是想有收穫卻不付代價、不顧良知的歡樂、失去人格的知識、枉顧道德的商業、缺乏人性的科技、不肯犧牲的宗教,以及沒有原則的政治。但是杜明翰認為其實最核心的問題,就是人們失去和神的連結,「當我們和神之間的關係斷裂後,我們和自己、和環境、和社會的關係就也斷裂了。」
 「我覺得最讓我感動,甚至敬畏的,乃是看到生命的改變。看到生命往更有希望、更有影響力的方向前進,散發出美好和豐盛,在受到愛的澆灌後,結出美麗的果實。」杜明翰強調,這個果實深深地影響著每個人,而他參與在世界展望會多年來,也不斷的看到自己的生命被轉化。
 「行善絕對不是基督徒額外的工作,不是行有餘力而為之,乃是基督徒生命結出的果子,也是基督徒生命成長必要的過程。」杜明翰勉勵眾人,回應神的呼召,成為神的見證,結出討神喜悅的果子。

編註:杜明翰弟兄現任世界展望會亞洲召集人。


閱讀 99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