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7
文/楊明傑姊妹(高雄榮總安寧病房宗教關懷師)
親愛的,我在這裡陪著你!


 當朋友知道我在醫院的安寧病房服務,就非常好奇問我:「那裡的病人是不是都是老人啊?」、「都是快要走的人嗎?」、「妳好勇敢,妳會不會常常看到死去的人?」、「常常面對重病的人,心情會不會沉重?」,提出好多這樣的疑問。
 剛進病房服務時,真的沒想過這些問題,記得任職第一天探訪的病人,下週再去病房時已辭世,當時才驚覺訪視時間的寶貴!原來能不能見到每一位病患都是緣分,能不能交談,有沒有機會成為病人或家屬生命中的陪伴者,更需要尊重病人或家屬的意願。面對「死亡」的議題,陪伴家人走向生命的最後,則需要有大智慧。
鶼鰈情深的老夫婦陪伴終老
 記得在病房曾遇過一對年邁老夫婦,病人是喉頸癌患者,太太親自陪伴照顧,由於先生無法進食,這位阿嬤常常問我:「他都不能吃東西,會不會餓?」剛開始探訪她時,她很客氣,還會跟我提到隔壁床病人的狀況。老夫婦是隔壁村的鄰居,經人介紹結婚,一起在鄉村務農,經營蔬果批發;兩人工作勤快,阿公負責業務推廣,阿嬤在家顧田。阿嬤說阿公人很好,是個顧家、負責任的先生,他給三個兒子每個人都有一棟房子,自己還留有一棟房子住,阿嬤肯定老伴對家的付出,讓每位家人都有屋可住。
 當阿嬤跟我比較熟悉之後,她開始提到年輕時的事。每天清晨,她會揹著好幾簍青菜,從旗山搭車到高雄火車站,然後走路到七賢路、愛河、新樂街等市中心地區賣菜,到下午四、五點再搭車回家,村子裡許多婦女每天一起搭車、路上聊天、叫賣,雖然辛苦,卻有許多難忘有趣的回憶,阿嬤表情愉悅、開心地說著往事,原來阿嬤是看著高雄市成長的見證者啊。
阿嬤說,結婚後,她就跟著先生一起打拼,日子又窮又苦,還有小孩要顧;他們賣過很多蔬果,阿嬤還會認真地告訴我,哪一些東西不要吃,對身體不好。我發現她中午都吃榨菜麵,每天都一樣,有次忍不住問她;阿嬤說,中午隨便吃,只要肚子不餓就好,晚上兒子會送飯來。
 我鼓勵阿嬤有時候出來走走,不要窩在病房,她都不願意;我想她是不放心阿公一個人,而且不想讓別人看到阿公的樣子。後來,阿公頸部腫瘤更大,每天昏睡的時間更多,阿嬤也變得沉默,似乎她也了解老伴的時間有限了。我問她「阿公如果離開,妳會跟兒子住嗎?」她搖搖頭說:「自己住。」我再問「那妳在家會做什麼?」她回答:「我還是會種菜,有很多事忙,還可以跟鄰居聊聊天。」看起來,阿嬤對於未來的生活已有自己的規劃與想法。
 當阿嬤開始走出病房,每天早上,她會把阿公的病床推到病房外走道末端的窗邊,避免打擾別人,也顧念阿公的尊嚴,陪著阿公看看外面的風景、曬曬太陽,她默默坐在床旁,有時拉著阿公的手,累了就趴在床邊休息。有一次我從走道的另一端走過來,看著阿嬤趴在阿公床上睡著,讓我好感動,站在那裡看了好久好久。這是何等深情的守候!沒有華麗的言語,只是默默在旁陪伴,從年輕到老的牽手,曾經共同苦過、快樂過,彼此相守到最後,這一刻,阿公是幸福的,因為有老伴在這裡陪伴。
基督徒最大的幸福是天父的同在
 身為基督徒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一位天父也能這樣陪伴著我,無論白天或黑夜,在生活中時時與我同在。生命既是上帝所賜的,祂讓我們活到七十歲,有些人甚至活到八十歲。最好的年華也充滿勞苦愁煩,生命轉瞬即逝,我們便如飛而去(詩九十10)。面對生命的終點,每個人都一樣會軟弱和無助,有著相同靈性困擾的問題。
 在病房近5年臨床的照顧經驗裡,我發現對末期病人的靈性陪伴是很特別的服務,因為這不單單與信仰有關,更是對一個生命的尊重,無論你的信仰為何,有信仰的人離世時,真的會心靈平靜安穩的走,就像是睡著了一般。然而,病人一生的愛恨情仇,如何在面對死亡時能靈性平安?在基督信仰中談到Shalom(平安)的全人健康,包含人跟自然,人跟人,人跟神,人跟環境,回到整全和諧的關係,心靈就能有真正的平安。
 但人怎能與神、與人,有和諧的關係呢?在僅剩的時刻裡,要抓住機會,如果得罪了人,要向人道歉和好;得罪了神,要向神認罪,與神和好。而神的兒子耶穌基督早就在十字架上犧牲自己,替世人付上代價,使人能夠與神和好,這就是十字架的涵義,凡相信的人就得救而有永生,不再害怕死亡。


閱讀 74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