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1
記者李瑞娟
開發視障兒童繪畫能力 用美育傳遞愛

伊彬教授。李瑞娟攝


 我要成為一個畫家,開很多畫展。」、「從小就好喜歡畫畫,畫畫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哇!畫畫讓我越來越有自信了!」這是來自台北五常國小、台中惠明盲校低視力兒童在7月「獨具繪眼—低視力兒童繪畫教育成果展」發自內心的喜樂與歡呼。
 「運用我的知識,讓視障兒童恢復他們原有的繪畫能力。」伊彬教授自1997年擔任台灣科技大學工商設計系副教授開始,對視覺好壞如何影響繪畫發展充滿好奇。盲人沒有視覺,如何在繪畫表現上,從年幼時期的心智寫實過渡到依賴視覺的寫實時期?於是她申請國科會經費補助、成立研究團隊,開啟了台灣視障兒童繪畫發展的一系列研究。
刺激視障兒童找回圖像經驗
 「做第一個研究時,我們很驚訝有些20幾歲的先天全盲孩子,竟然從沒拿過筆、沒用過任何繪畫工具。」伊彬教授心痛地說。因為大眾的概念根本不認為全盲者需要用到紙筆,更不要說畫畫了。對於還有殘存視力可以閱讀一般文字的低視力者而言,傳統的觀念是「省著用」殘存的視力,避免耗盡;但新的研究發現,若沒持續給殘餘視力足夠的刺激,反而會削弱視覺能力,相對失去學習的機會。
 為證明「教育」是問題的核心,伊彬教授找到一位大學畢業的先天全盲青年進行研究,這位青年很優秀,能夠獨立自主生活與工作。研究結果發現:他雖沒達到研究設定的繪畫目標,卻意外在其他方面有明顯的進步。這是「種瓜得豆」的第一個例子。
 另外,研究團隊教導小學中高年級孩子畫畫,開發了「手指丈量法」、「盲人觸摸繪畫板」等特殊技術與工具,來改良繪畫教學。剛開始,家長和小朋友只是姑且一試。然後研究團隊從握筆與圖像定位開始,一步一步教導,小朋友僅畫出一個簡單的正方形,就開心的不得了,讓陪伴的家長也振奮不已。經進一步的訓練,孩子已可畫出小汽車、小房子這些指定的項目。結果半年後研究計畫結束,但家長卻希望孩子可以繼續學習下去,帶給伊彬教授莫大的鼓舞。
 經過不斷觀察和嘗試,研究團隊發展多種策略教導全盲與低視力兒童,從簡單的寫生能力到複雜的自由創作,除培養觀察能力外,也培養圖像表現能力,刺激孩子的想像力,訓練口語表達能力。
 「國小階段,繪畫能力在極速發展,在這個時期教孩子很有效率;我們在搶他們繪畫發展的黃金時間。」伊彬教授研究發現,繪畫活動不僅刺激了視障孩童的繪畫相關能力,也提升孩子的自信心,並對其情緒有相當大的正面影響。這是「種瓜不僅得瓜,也得了豆」的後續例子。

 

P13 2

伊彬教授(左)與研究團隊老師邱佳勳合影。李瑞娟攝


真正的老師是把最糟的學生帶起來
 伊彬教授的父親是師專教授,母親是小學老師;父親每每在餐桌上耳提面命:「能把最糟的學生帶起來,才算是真正的老師。」這觀念不僅影響哥哥、姊姊,也奠定她任職教育界的核心價值。
 自高中決志,到留學美國時受洗成為基督徒,「家庭和信仰很重要!」伊彬教授勉勵青年,找到自己的價值很重要,若只為了錢工作,忽略自我價值感,最後價值觀會被扭曲、工作沒有樂趣,心中也容易產生苦毒,身體生病。譬如,她任教台科大期間,教學與研究負擔都很沉重,且與自己價值觀有落差,但她仍力求各方面達到自訂的高標準,兩個小孩也不假他人之手照顧。多虧了那些年的「嚴苛鍛鍊」,10年後她轉任台灣師範大學任教至今,「我每天都感謝神,能在友善的工作環境,做我喜歡的工作。」
 「台師大是我的母校,雖然工作時間長、要準備新教材,但教育體系核心價值是正確的。」熱愛教書的伊彬教授認為,老師工作的核心價值就是「愛」,當老師要有愛心,再搭配正確的方法和知識。老師本身就是主動的影響者,就算外在條件不理想,總要想方設法發揮影響力,給學生適合的灌溉、土壤、陽光,讓學生往好的方向生長,形成善的循環。工作環境優劣不是問題,關鍵在於自我定位。因此,伊彬教授勉勵為人師表者,絕對不可輕看自己的影響力,因為當學生的,永遠都在仰望老師。
 即使在職場逆境求生存,伊彬教授勉勵說,儘量選擇做自己有興趣又能祝福別人的事,才能保持長久的熱情,做好每一件事情。遇到不公義的對待時,要記得懲罰在神、獎賞也在神,就不易隨波逐流進退失據。當然也要遵從聖經的教導,做正直的僕人(或主人),切不可虧欠自己的本分,才會有動力,隨著時間「自動升級」能力,逐漸累積實力,留下好口碑,為轉職(轉機)鋪路。


閱讀 41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