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1
文/記者商可瑩
出鐵窗入光明  從破碎到重建的復活生命

張英哲(左四)與教會弟兄姊妹一同參加特會。受訪者提供


 自青少年誤入歧途到成年進出監獄數次的張英哲弟兄,經歷離婚、喪親,信主後,內心傷痛被神醫治恢復,他找回自信,成為營建公司老闆,且再婚,恢復與孩子、家人的關係。他形容這條「恩典之路」走得破碎,卻一片一片被神重新建立。「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廿二32)如今他擔任大湖長老教會執事,並和妻子高筱雯姊妹投入監所福音事工,謙卑地學習愛人、服事神。
 「當我回想起自己的生命,無論在事業、婚姻、家庭與服事,神都恩待我,而且祂不要我回報什麼,祂就如此的愛我、接納我。」張弟兄說,這就是他現在傳福音最大的動力─「回應祂無條件接納的愛」。

 


從懷疑到相信 堅定在監所傳福音
 從小混幫派,禁不起妹妹與父親相繼自殺的衝擊,他染上毒癮並入監服刑;不僅家人灰心,前妻與孩子也十分無助,他崩潰幾近自我放棄。直到參加全台唯一一所用「信仰教化」戒毒的台南監獄明德戒治分監戒毒班,才接觸到基督信仰,開始回轉。「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張弟兄說,原本他填寫佛教班,因佛教班額滿,只好心不甘情不願轉去基督教班,然而在看見很多牧者傳道、同工榮美的生命,讓他開始渴慕認識基督信仰。
 初期,他嘗試提問考倒吳國驊牧師(更生團契高雄區會)和許瑞燕長老(東光長老教會),但他們沒有打發他,敷衍了事,許長老還常笑笑說:「我現在沒辦法回答你,但我會回去問過牧師後再告訴你。」讓他好奇是什麼樣的神,會讓兩位牧者願意謙卑來監獄服事?
 有一次,監獄辦了一場「洗腳禮」,安平靈糧堂陳學明牧師為他洗腳,張弟兄表示,陳牧師(當時還是傳道)穿著文質彬彬,面對社會最卑賤的監獄收容人,卻低姿態為他們洗滌最髒的腳,還為他們禱告,讓他深思「我到底在驕傲什麼?」進而決志信主。
 他出獄後回歸社會的路走的艱辛,天父的愛卻成為時刻陪伴他的靈糧,每一步都有主的恩典脂油滴在路徑上。特別是把孩子從哥哥手中接回照顧,面對父子管教上的衝突,長期父親角色的缺席,讓他內心經歷不少艱難。
 張弟兄後來委身大湖長老教會服事,還跟服事更生人的牧者、同工保持聯繫,讓他深深感受到,監所宣教最重要的不只是在監獄裡面的服事,更要關注更生人出監回歸社會,不再重蹈覆轍。去年張弟兄和同為更生人的柯金波一同獲得第16屆旭青獎(觀護協會為鼓勵改過自新的更生人所設獎項),並接受副總統陳建仁的表揚。張弟兄說,如果不是經歷天父的愛,他沒有能力回轉,走回光明的道路,這一切都要歸榮耀給神。

 

836.張英哲弟兄 前排左一於台南分監服刑與同學服事者合影受訪者提供

張英哲弟兄( 前排左一)於台南分監服刑與同學、服事者合影。受訪者提供


從冷漠到靠近 恢復關係
 「現在我出門服事,孩子可獨當一面帶著師傅一起工作。」張弟兄說,福音拯救了他的一家人,不僅孩子願意和他一起去教會,且跟在他身邊工作,雖然兒子尚未受洗,但他深信神有最完美的時間表。神也恢復他和家人的關係,哥哥從原本不信任他,因著他生命的改變,兄弟之間現在無話不談,關係更勝以往。
 張弟兄形容現任妻子是「信心的勇士」,妻子是在一次見證分享會認識他,張弟兄主動追求。但是,誰敢嫁給一位出入監獄數次、帶著孩子的單親爸爸?然而因著神的帶領,兩人成為夫妻;妻子曾數度在公開場合分享願意嫁給他的原因,「不是我有信心,而是神的信心讓我願意勇敢嫁給他!」
 今年5月張弟兄的母親受洗歸入主名下,張弟兄見證說,女兒有一支專門處理公司事務的手機突然當機,兒子幫忙強迫開機或上網查方法,仍無法使用。母親把這事告訴他,他不疾不徐地回答母親:「放心啦!下班後,手機就會好了,上帝會修好的。」母親一聽就回:「什麼都是你的神、你的神,如果祂有這麼厲害修好手機,我就去信祂!」辦公室裡的人聽見,半開玩笑說要當見證人、要去觀禮、送花。當天下班後,手機果然就恢復正常,母親雖未馬上受洗,後來當她為自己的身體禱告、經歷醫治,與神建立起關係,母親就敞開心,願意信主受洗,張弟兄相信這全是神在其中動工,祂真的是又真又活的神。

 

張英哲與妻子合影受訪者提供

張英哲與妻子合影。受訪者提供


閱讀 44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