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8
◎記者吳淑玫
文創從自己熟悉感動的事開始  做精做深

本報資料照


 資深媒體人鄭維棕弟兄,於2018年11月在南京東路禮拜堂主辦的現代人生活講座,以「媒體、網路與文創之路─經驗的分享」為題分享他的網路文創經歷。談起投身網路的緣由,出生於新北市汐止的鄭維棕,20多年前因為擔心汐止的文物被拆毀,就四處拍攝文物史蹟、辦導覽、架網站。「我是個基督徒,帶著對地方文化的使命,相信上帝會成就,所以就靠著網路做了20多年工作,在不熟悉的領域,成就了跨領域的能力」。
 鄭維棕擁有於自由時報、商業周刊傳統媒體超過10年的經驗,20多年前投身於網路自媒體,開創了汐止文化網、台灣公益新聞網、投資台灣、國會電子報、基督教新聞網、實驗教育論壇、愛農文創...等媒體。

 

P13 5

汐止文化網創辦人鄭維棕弟兄。吳淑玫攝


 提起文創,鄭維棕認為有3個特色:獨創性、跟熱門議題有關及有感動人的故事。文創可能是一個故事、文物、產品、觀念、論述,必須從中去挖掘符合這3個特色的內容,從故事的演練中,找出最精彩、有價值之處,然後透過包裝使其產生價值,再用媒體、導覽、網路等工具行銷。
要如何切入文創工作呢?他認為有幾個重點:
 一、從自己熟悉的事物發揮影響力:鄭維棕回想高中時,汐止常下雨,垃圾又運往汐止堆放,他很不喜歡,隨著環境的改善,個人心境的轉換,長大後,他才慢慢地了解自己的使命所在。「認同的路是一條遙遠的路,俄羅斯作家果里戈說:『熟悉的東西,是我寫出來最好的東西』,中國著名文學家沈從文的《邊城》,就是從其生活環境中帶來很多的啟示」,他認為汐止是他最熟悉的文化,寫的東西不該和自己的文化脫節,於是他一張張的照片、一字字的記錄,一步一腳印,20多年來在汐止文化網上保留了許多汐止文史、古蹟、老店的紀錄,透過網路,使文史資料的保存、查詢及流傳變得容易,而透過e化的過程,更讓百年老店跟得上時代的進步。
 二、作品要先讓自己感動:文創是透過媒體、網路講故事,所要傳遞故事必須是獨一、精彩、感人、有血有肉能喚醒人熟悉的回憶,要有像唐朝詩人賈島的作品「二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的感動,否則我們寫的東西、做的東西,自己都不感動,請問,如何叫別人感動呢?
 三、做精做深,力求突破:中國企業家馬雲說:「不要貪多,要做精、做透」,鄭維棕認為文創的概念就是如此,「簡單的事重複做就是專家,重複的事用心做就是贏家」,20多年來他在文史的工作,有空就拍就寫,就上網路,做久了,也成了專家。不過,他也不諱言,文化是一種懸命,必須像哲學家康德所說的Disinterest(無利益心),不能帶太多利益心去做,但卻必須學習一套文創精神,讓自己在稀少且有限的資源分配中活下去,而且帶著創新的精神走下去,讓更多的人認同你。

 

P13 1

現代人生活講座。吳淑玫攝


 四、確定文創通路的渠道:百貨、夜市,通路不同,價值不同,渠道錯了,你的創意和努力,也會變成沒有價值。譬如2011年初的一天,氣溫很低,一個小提琴手在華盛頓特區地鐵站的入口處實驗,連續演奏了45分鐘。他一曲曲地拉,只有7個人留下腳步聆聽,他收到32美元,演奏完畢,沒人理他,沒有掌聲。這位演奏者名叫 Joshua Bell,是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他在地鐵站裡演奏的曲目,是世界上難度最高的,所用的小提琴,是意大利斯特拉迪瓦里家族在1713年製作的名琴,價值350萬美元。諷刺的是,兩天前,他在波士頓的歌劇院裡演奏,門票上百美元,座無虛席...。
 文化產業在台灣長期屬弱勢經濟,需要通路、平台的強勢工具,數位渠道如Twitter、Facebook、網站、Line、IG等都是很受歡迎的工具。
 五、文創要跳脫同溫層,放眼大世界:文創的過程,是一種商業化的過程,做事要「做精做深」,在多元的時代,要有多元的心胸,方向比努力重要,思想也比努力重要,有人認為世界上有兩件事最難:一是把自己的思想裝進別人的腦袋裡;二是把別人的錢裝進自己的口袋裡。雖然每個成功文創模式不盡相同,但仍可以借鏡,謙虛地學習各種功夫。
 譬如,苗栗卓蘭GRANGE璞草園創辦人許仁和先生,為了年老的父母,放棄都市高薪工作返回故鄉,從鋤頭到品牌,經營果園及有機香草園的故事;傘界LV國巨洋傘董事長李銘智因為愛傘,研發防雨遮陽、防爆衝、登山枴杖、充當降落傘等功能的傘,還結合了文化、藝術,為傘打造無盡的可能。
 鄭維棕鼓勵大家放開心胸,懂得欣賞不一樣的理念與生活方式,因為快速變化的時代中,單單只是「框」在專業領域裡,難以應付多變時代的需求。反而應善用網路媒體、社群平台,選擇嘗試不同的事及歷練,讓自己成為更多面向能力的人,才越有出人頭地的機會。


閱讀 96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