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文/記者魏麒原,圖/受訪者提供
告別灰電,迎向綠電:辦科普課程宣導綠能

生態關懷者協會秘書長陳慈美老師。受訪者提供


 20多年來關注環境倫理、生態神學的生態關懷者協會,今年推出能源教育系列課程,向關心社會環境議題的大眾及教會牧者,解說太陽能、地熱等替代能源在台灣的進展與實務。生態關懷者協會秘書長陳慈美老師說,看見台灣「能源轉型」議題泛政治化,造成社會撕裂,很心疼,因而規劃能源教育科普課程,以實際行動推動綠能,「告別灰電,迎向綠電」,擺脫能源轉型的意識型態糾結。
能源轉型是未來非走不可的路
 「我是學物理的,就事論事,能源轉型是未來非走不可的路。」陳老師說,全球暖化嚴重,全世界每個人都要負起責任,無論是擁護核能或主張廢除核能的人也同意,減少對石油、燃煤、天然氣等能源的消耗。根據國際能源與核能產業分析師施耐德(Mycle Schneider)的研究,1976年是反應爐機組動工數量的高峰,全球44座於當年動工,到去年(2018)只有2座,不僅全球核電廠建置驟減,而且不少國家把建好的核電廠廢除、不運轉,如同台灣核四廠封存一樣,因為核電廠危險,且處理核廢料價格昂貴,長期下來,如何向後世子孫交待?更何況台灣面臨的環境問題不是只有能源,台灣糧食自給率在30%左右,但能源自給率偏低,只有4%,全依賴進口燃煤、石油、天然氣,核能也是,不是永續的能源供給,為讓本地(Local)能自給自足,所以台灣要發展包括太陽能、地熱、風能、生質能等綠電,提高能源自給率,光從這個論點出發,台灣不只是政府機關,民間也應該向綠能大步邁進,發揮螞蟻雄兵的影響力。
 本身也是「綠電合作社」理事的陳老師說,台灣南部陽光充足,適合發展太陽能發電,但台灣北部比日本、韓國及北歐國家緯度還要低,民間也有發展太陽能發電的條件;而東部雖然太陽很大,受阻風災頻仍,太陽能發電易受損,推展太陽能發電不易,但地熱豐富,在今年元月開始,協會已跟能源局合作,進行知本地熱發電,而萬里、金山、石門等地也有推廣地熱的空間,其實台灣各地都可依據不同環境的特質,發展太陽能、地熱及風力等綠能發電。

 

P13 2

磺嘴山下的萬里硫磺礦場,有推廣地熱的空間。受訪者提供


民間太陽能發電方興未艾
 其中從2016年12月成立的「綠電合作社」,是「主婦聯盟」繼「消費合作社」之後的第二波共同購買運動,扮演民間太陽能發電的推手。陳慈美老師說,廠商一般都對政府機關較大型的太陽能發電設施,會主動去投標承包,但規模小的發電案廠則興趣缺缺。「綠電合作社」做的部分就是面積比較小、發電KW數不高的民間的太陽能發電案廠。從教育的觀點來看,太陽能發電越普及越好,如同「螞蟻雄兵」一樣,2年來他們已成功設置5個發電廠,包括3間民宅及2間機構的屋頂,並以天空幾號命名,「天空七號」則即將設置在基督教長老教會總會大樓,成為綠電合作社在台北市的第一個太陽能發電案廠。
 對於民間太陽能發電的條件限制,陳老師說,在民宅及機構屋頂設置太陽能發電裝置,太陽能板有遮陽降溫,保護屋頂的好處,所以最好是透天厝,而像台北很多住宅大樓,因需所有住戶同意設置,相對難度比較高;另外得考慮屋頂被週遭建物遮敝陽光的程度,陽光照不到,太陽能板就派不上用場;而設置費用是按照發電的KW數計算,太陽能發電運作模式,是住戶必須符合建築法規,不是違建,綠電合作社協助向能源局申請案廠,核准後再與台電的電力網路併聯,台電付電費給綠電合作社,合作社回饋電費的5-10%給提供場所的住戶當租金,發電系統跟住戶用電是分開,當然最終目標是希望能達到「自己發電自己用」。
 與原子能委員會2月間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辦的綠能科普展類似,生態關懷者協會主辦的2019能源教育課程從3-6月共安排7堂課。課程以年輕地質研究者,也是協會理事的紀權窅、王守誠兩位老師為主,從台灣地質觀點切入,介紹萬里、金山、石門的公民地熱推動和知本地熱發電現況;深層地熱探勘成本高且不一定挖得到地熱,參與能源組織的Gary Partington也開課介紹淺層地熱的未來;中學老師粘仲琳介紹發電原理,教導學員自製小風力發電機;另安排有綠電合作社、主婦聯盟、環境資訊協會及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等機構的理事長或秘書長介紹這些民間團體的事工;6月安排參觀清大原子爐。盼望民間、學術界、教會界攜手合作「告別灰電,迎向綠電」。


閱讀 64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