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1
Asia for Jesus新聞編輯團隊
Youth Issue | 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一):對的文化建造健康的先知性群體

Asia for Jesus提供


 許多人一定有個疑問,為什麼在這個季節,我們要特別談「先知性文化」以及「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
 我們都知道,健康的教會是透過五重職事相輔相成的運作,而五重職事又是奠基於使徒性與先知性文化的基礎上。周巽光牧師表示,所謂使徒性,首先談到的就是需要有為父為母的心,如何去打破無父世代的咒詛;另外使徒也如同保羅一樣,他是一個很好的工頭,很會建造,有新的策略跟皮袋,他的皮袋可以承接神的復興跟工作。而先知則負責看神的心意和未來的藍圖。當工頭與藍圖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會產生巨大的影響力。其他三個職分,或者其實這五個職分,都應該站在彼此尊榮的角度上來配搭,去了解其他職分跟自己的不同,並且了解用最適合的方式溝通、成全與互為幫補,如此一來教會便會非常的剛強與健康。
 過去我們談到「先知」,通常聚焦於如何操練這個恩賜。但我們現在所謂「先知性文化」的重點是在「文化」,文化如同水流,大家順著水流流向同一個方向;文化會營造出氛圍,讓大家都沉浸在同個氛圍裡面,讓人擁有正確的生活和愛人的方式。
 有對的文化才會有對的先知性事奉、建構出健康的先知性群體。教會如果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時,當然並非每個人都有先知這個職分,但我們都可以在正確與健康的先知性文化當中來運作,成為一個先知性的群體,聆聽神的聲音,對人發出正面積極的宣告,然後按著神國度的理念來接觸與服事這個世代。
好的裁判與教練-原則帶出影響力
 另外我們必須了解,過往當我們談論到先知性事奉或者發預言時,我們彷彿在打一場沒有裁判的五對五籃球,因為沒有裁判,所以好像是誰說有犯規就是有犯規,感覺是自由心證。但是先知文化必須創造一個有教練和裁判的裝備文化。教練要對球員的表現有所回饋,裁判在球員對比賽造成傷害的時候要吹犯規。
 哥林多人基本上把先知性事奉當作人人都可參加的競賽,所以使徒保羅教導他們:至於作先知講道的,只好兩個人或是三個人,其餘的就當慎思明辨。若旁邊坐著的得了啟示,那先說話的就當閉口不言。因為你們都可以一個一個地作先知講道,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林前十四29-33、40)
 正規的比賽或者說正確的先知性文化,應該要有公正客觀的教練、裁判,要有規則與判讀機制,這樣才能驗證與判斷誰說的是正確的或錯誤的。而在一個健康且正確的先知性文化裡,我們應該竭力釋放出盼望,並且在人們破碎與深陷汙泥的生命中找出寶藏,而非透過預言宣告定罪、控告。
 先知應該要在領袖的遮蓋底下,在健康的先知性文化的教會中成長,他們才能真正有安全感的來服事。不然我們常常會看到那些所謂的先知變成為獨行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沒有標準機制與規範來約束他們。當所有的教會都開始營造先知性文化的生活方式時,教會在聆聽神的聲音、在建造人們的靈性、品格時,都會是健康而充滿動能的。
 再者,當我們能活出先知性的恩膏,基督徒會更加有影響力。神要透過這個恩膏,讓我們去服事這世代許多的人,去安慰、造就、勸勉,並且有更多的門就願意為我們敞開。

 

P10 3

Asia for Jesus提供


先知性文化是信、望、愛、謙卑與成全
 謝宏忠院長則認為,如果你問先知性文化是什麼?一定是耶穌文化,一定是天國文化,因為耶穌把天國帶來了;耶穌把天國帶到人間,所以先知一定是把天上的東西帶到地上來,全地必然充滿天國文化的氛圍、耶穌文化的氛圍。
 先知性文化又奠基於五個重點,信望愛加上成全與謙卑。對先知來講「凡事都有可能」,因為他認識神,所以:第一,他一定是充滿信心的氛圍,第二,他一定是充滿盼望,第三個是愛,也就是尊榮文化。哥林多前書十三章2節說到:「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這裡面已經很清楚告訴我們:一個先知他必須先是順服聖靈,常常被聖靈感動的,而且他一定要有愛,因為神說「若沒有愛就算不得什麼!」第四,我們要謙卑自己,因為哥林多前書也有提到先知所知是有限的。最後第五,因著謙卑,所以可以成全他人,他會成全每一個神要在他們身上成就的命定,譬如說我會在服事的過程中成全神在你身上要你成為的那個人,而不是要你成為我希望你成為的那個人。
先知性文化也是耶穌文化
 謝宏忠院長另外提到,他用耶穌文化來形容是因為比較具體。耶穌在地上是先知的事奉,祂的生命怎麼樣流露出來,怎麼樣成全別人,怎麼樣謙卑自己,怎麼樣充滿信心和盼望。耶穌所做所為都是跟著啟示走,祂說:「我若不是看見父給我看見的,我就沒有辦法做什麼,我若不是聽見父要我說的,我就不會說,子離了父不能做什麼。」祂的意思是說:「若不是父要我看的我就不會去說,若不是父要我聽的我就永遠不會去做。」所以耶穌全然就是先知,祂要看見父、聽見父祂才去做,所以祂說話行事大有能力。耶穌文化帶下天國,帶來天國文化。
 那麼再論到細部,就是要有信心,有信心就必然經歷神蹟;然後要有盼望,絕對不會被打倒的;那再成全別人謙卑自己;要有尊榮,愛就出來。這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但基礎就是要全民教育,藉由教育形塑出文化。那就好像伯特利的教會,他們就是實施全民教育。
 「有次我去參觀伯特利教會,便覺得這個教會很特別,因為關於先知性文化,他們從小學就開始教。我記得那時候我們去到他們小學三年級的教室,我向他們介紹我叫Joseph,然後孩子們就輪流對我發預言。你知道的,他們不認識我,但是他們就說:『Joseph!我看見神會使用你在醫治事奉上面,神會大大地使用你!』小學三年級而已,他根本不認識我,那他怎麼知道我在做這件事?他不知道但他就這樣宣告,那就是先知性話語。」他們是從大到小浸泡在先知性話語與教導裡,這才是真正典型的先知性文化。

 

P10 2

Asia for Jesus提供


建立先知性文化的群體
 關於聆聽神的聲音,進入先知性文化的河流中,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學習、都需要被訓練。如果從教練的角度來看,那也許會是剛說過的那些書,以及先知學校的特會。當每個人都了解這些教導與機制時,我們才可以在這個文化與共識中,清楚的分辨或查驗預言的正確與否。所以在這文化當中,無論是你只擁有先知性恩賜,或者你已經進入先知性職分當中,當你發預言時,其實大家都可以彼此的查驗,甚至聖靈也會提醒你,你發的預言得不得體、正不正確、合不合宜。
 再者談到先知性恩賜與職分。每個人都能夠擁有先知性的恩賜,這是神給的禮物;但是先知性職分是耶穌給教會的禮物,這是上帝設定好的。每個人能擁有恩賜,但我們無法透過學習來擁有職分,也無法自己稱自己是先知或使徒,所以並不是會發預言就是先知,我們必須清楚分辨這兩者的不同。
 先知性文化也非常注重關係和連結。許多教會有許多先知性恩賜的人,甚至他有先知性的呼召,但卻沒有一個先知性事奉團隊或遮蓋來帶領他,給予他一個正確的位置歸屬。所以謝宏忠院長也提及先知性恩賜事奉團隊的重要性,他給予一些經過特會裝備之後,在先知恩賜或呼召上有負擔的人,有一個可以繼續裝備的地方。在這個地方有一群先知性的群體可以彼此互相的學習、扶持,也有遮蓋可以教導與糾正。而當許多教會都有先知性事奉團隊時,教會與教會之間也可以彼此的連結,成為一個互助與代禱的網絡,「連結力量大啊!」
 當然,先知性文化不止屬於先知性恩賜事奉團隊的成員,更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參與和浸泡其中的。周巽光牧師就提及,有一天我們會去服事許多人,也許是公司的老闆、藝人,甚至是總統,當你有機會去服事他們的時候,你需要很正確的去使用先知性這個恩賜,因為這是一個轉化的鑰匙。當我們沒有預備好承接這個先知性的禮物(祝福)時,原本要去殺敵人的利劍會反過來傷了自己。所以如何幫助教會在天國文化、使徒性文化、超自然敬拜、先知性文化裡面成熟,便是一個很大的責任,也是整個教會在這季節必須好好學習的功課!


閱讀 122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