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1
Asia for Jesus新聞編輯團隊
YOUTH ISSUE | 建立先知性文化的教會(二):拋下有色鏡片 以先知性恩賜造就人

Asia for Jesus提供


 先知性文化是非常有建造性的文化,然而一旦在錯誤的氛圍中,卻可能招致嚴重後果。「對的文化,才能夠有對的先知性事奉。」巽光牧師分享到。而既然先知性文化是與你我都深刻相關的文化,那麼我們就要一起學習重新認識,並且預備我們自己,成為可以營造對的氛圍的人。
先知性的百姓=聆聽神聲音的百姓
 要操練領受先知性的話語或是異象,首要關鍵是能夠聽得見神的聲音,「能夠看見或聽見,才有辦法成為先知性的群體。」巽光牧師說。
 對部分的弟兄姊妹而言,也許會認為聆聽神的聲音是件困難的事;台北靈糧堂生命培訓學院院長周巽正牧師也分享了他自己的故事:直到成為傳道人三年之後,他才開始相信自己可以聽見神聲音,在此之前,即便他讀神的話語有所領受,他仍然一直在等待一個低沉的男聲對他說話。
 許多時候我們在等候的是實際的聲音,卻可能因此錯過神此刻正在對我們說話。「對我們大部分的弟兄姊妹而言,其實都有聽見神聲音的經歷,只是你不知道你在聽神的聲音。」巽正牧師說。
 神是個靈,所以當祂和我們說話時,是透過靈對我們說話,但卻是藉由我們的魂來解釋,可以轉變成是意念、想法,也可能是文字或各種形式;很多時候我們以為這是自己的念頭,卻是神的意念及想法在我們裡面,而這也是為什麼在操練先知性恩賜服事時,我們需要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中,透過教練的指導,幫助我們練習,並且分辨這個意念的來源是否屬於神。
基本查驗守則 符合聖經原則
 當我們發現開始領受到一些啟示時,無論這個啟示的內容是對自己或是對他人,仍有一些方式,可以幫助我們查驗區分這個源頭是否正確。謝宏忠院長就提到一個最基本查驗的方式,就是透過帖撒羅尼迦前書第五章19-22節:「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各樣的惡事要禁戒不做。」這邊不只提到聖靈來的感動不要消滅,更強調必須符合安慰、造就、勸勉的原則,接下來,我們必須留心所領受的啟示是否符合聖經原則,是否尊榮耶穌?最後,若我們領受的是要對他人說的啟示,在表達的時候也要謹慎注意用詞、態度等。

 

P10 1

謝宏忠院長。Asia for Jesus提供


有先知性恩賜就代表是先知?
 我們常有一個疑問,當我們更多操練聆聽神的聲音,並且也開啟先知性方面的恩賜,就代表我們是「先知」了嗎?在民數記第十一章25節:「耶和華在雲中降臨,對摩西說話,把降與他身上的靈分賜那七十個長老。靈停在他們身上的時候,他們就受感說話,以後卻沒有再說。」謝宏忠院長解釋說,在這段經文中很清楚提到當聖靈與70位長老同在時,他們是因著聖靈感動而說話。換句話說,當基督徒被聖靈充滿的時候,每個人都能夠說出先知性的話語,轉述神的心意;這份恩賜可以說是神給人的禮物,每個人都可以領受,並且活出先知性文化的氛圍。
 但是「先知」一詞,代表的則是職分,巽光牧師特別指明,先知職分需要受到教會所認可,並且是生命成熟的領袖;謝院長則進一步具體說明,他認為要能夠稱為先知,必須要有明顯的三個特徵:「生命成熟、恩賜明顯,然後恩膏傳遞。」成熟的先知不只能夠領受異象和發預言,通常也能夠有精確的解釋,而他所服事的對象甚至可能涵蓋政治或企業界,同時他也能夠成為訓練者,傳遞恩膏,並且幫助更多人學習活出先知性文化的生活。
預言恩賜的目的 是安慰、造就、勸勉
 這樣經驗也許你我都曾經有過:你參加了一場先知性的特會,當你充滿期待地坐在會場中時,內心隱約又有一絲不安;過去幾個月,你瞞著父母親偷偷篡改了好幾次的考試成績單,這位先知講員會不會把你叫起來,當眾點出你所做「隱藏的事」呢?
 先知性恩賜最重要的意義,並不單只是讓我們可以點出隱藏的錯誤,並且試圖糾正它而已。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在他的書中,以哥林多前書十四章1-5節帶我們了解到,先知性預言恩賜的目的有三:造就、安慰、勸勉人。在先知性的文化中,我們是要幫助人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並且宣告盼望在對方身上。
 也就是說,如果今天神感動你,讓你明白某位你很熟知的朋友暗中篡改成績單,你可以做的不只是告訴對方神知道他所做的事,更需要進一步鼓勵他坦然面對父母和自己,並且對他宣告出他的未來仍然充滿盼望。
「怎麼看見的」比「看見到什麼」更重要
 既然先知性文化所帶出氛圍,是要幫助、造就人,那也代表著每一位基督徒的責任重大,我們必須整理好我們的內心世界,確保我們和神的工作站在同一陣線上。
 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在他的書中,曾提及一項十分重要的觀點,幫助我們審視並且建構健康的核心價值,他說:「我們經常質疑我們所聽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聽見。在看見上也是如此。很多時候我們質疑我們所看見的,但很少質疑我們如何看見。」
 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裡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六22-23)
 假設我們以鏡片來比喻所擁抱的核心價值,當核心價值觀並不健康時,就好像鏡片上出現刮痕,使我們看不清楚神要讓我們看見的事情。克里斯‧韋羅頓牧師形容,「如果我們相信神是憤怒的神,我們就會透過這個鏡片來詮釋世界上所發生的事情。」一旦今天有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我們可能就直覺地認為神是在傾倒祂的憤怒,然而神的心意真的如此嗎?
 一個心中充滿著破碎與痛苦的人,他的鏡片可能已經佈滿刮痕,使他無法正確看清楚周圍人、事、物的真實樣貌;這也是當謝宏忠院長在談到建立先知性事奉團隊時,會特別提到在團隊中十分看重內在醫治,目的是幫助弟兄姊妹能夠恢復健康的內在生命,「你的生命越被醫治、越健康,你的先知性泉源出來的水就越純淨,越不會有滲雜,越對人有幫助。」
 我們必須正視我們所擁抱的核心價值,並且更多貼近父神的心,認識祂良善、公義和慈愛的本質,擦亮鏡片,以祂的眼光來翻譯我們所接收的訊息,以帶出美好的果效。

 

P10 2

Asia for Jesus提供


就像專業籃球隊訓練 你需要在權柄的遮蓋下
 沒有在遮蓋底下的先知性服事,看起來會像什麼模樣?巽光牧師形容,可以將之想像成一場「Pick-up Game」(戶外街頭籃球):有一群人在場上相遇,隨機組隊,然後就開始比賽,「沒有裁判,也沒有教練,就是大家自由心證,你覺得有犯規就是有犯規,沒有犯規就是沒有。」但問題是,我們真的不需要教練嗎?
 當我們開始嘗試要透過先知性恩賜來服事人,第一步所需要的,正是進入遮蓋中。「一定要有教練教你怎麼打,一定要有這個機制,才有辦法在這個地方成熟。」巽光牧師特別強調。裁判會在我們犯規時適時的吹哨,告訴我們界線在哪裡、規範是什麼,會在我們可能違背重要的核心價值時提醒我們,而當你對裁判的判決有疑問時,也可以正面提出來討論。
 健康的先知性文化,就像是一場擁有完善制度的比賽,有指導手冊─也許是訓練教材或書籍,幫助你建立相關概念,擁抱健康的核心價值,更有教練─那些生命成熟的先知性領袖,帶領你一步步操練純熟,你可以在其中犯錯,但會更快的成長;同時他們也是裁判,會指導你上場,並且成全你,讓你能正確宣告出神的心意,那麼我們的服事將不只能夠造就人,我們自己的生命也會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中穩固成長,帶出更美好的果效。

(整理自周巽光牧師、謝宏忠院長專訪,周巽正牧師信息,以及《先知學校》一書)


閱讀 212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