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1
Asia for Jesus 新聞編輯團隊
YOUTH ISSUE | 下一代領袖銜接計畫(二) 》父親與兒子的連結:彼此有成全與學習的心


當我們著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渴望預備、成全並興起他們時,必須先回過頭,從過去的軌跡中探索關於「成全」真正的意義,以及對人生命的影響力。

 

完全地放手 是最美的成全
張光偉牧師

 

P10 4


 現任新店行道會的主任牧師張光偉,原本負責青年人的事工,2 0 1 6 年從父親張茂松牧師手中接下棒子,開始牧養整間教會,光偉牧師回想起來,最初父親的「放手」即是最大的成全,在他接下來的事奉中,有深遠的影響與幫助。
 「張牧師在帶青年人,他是完全的『放』,意思就是讓我們去嘗試,」光偉牧師開始負責青年事工後,父親張茂松牧師給予他和同工很大的彈性與空間去發揮,「他從來不會來問說:你們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的目標是什麼?所以當時我們在做的時候就很自由。」甚至,連青年事工的預算都是獨立出來的,因此無論要辦營會、辦活動,甚至外請講員,只要預算允許,他們都可以自由地安排與規劃。
 張茂松牧師給予了極大的信任,這對當時的光偉牧師和同工而言是十分大的祝福,也讓教會的青年事工得以發展得「很好玩」、「吸引年輕人」。
在上一代的基礎上再建造 吸取40 年經驗
 「當然,青年人要做一件事情,也要讓成年人感覺到安全。」備受成全與信任的同時,光偉牧師反而十分看重教會中年輕人的態度,他認為青年人不要抱持著要推翻過往的制度或是改革的心情,「我們是要來支持教會的異象,不是走自己的異象。」他也鼓勵年輕人勇於與教會中的長輩連結,學習長輩的生命態度與身量,讓世代之間可以建立更多的交流與信任。
 這樣的堅持,也反應在他從父親手中接下牧養整間教會的過程。光偉牧師認為兩代之間是否具備同樣的異象,是彼此連結最重要的關鍵,從過去在父親的遮蓋之下服事年輕人,光偉牧師一直認為他是要來完成教會主任牧師所領受的異象,而非自己的,「如果一進來我就說,聽著,我要變,現在是新的世代了,全部翻轉。那我們就沒有看重、沒有尊榮過去40 年所做出來的事情。」
 在接棒的過程中,光偉牧師說他曾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今天有一個師父在這邊,他有40 年的經驗,我要不要去問他?還是我要說:不,我都不需要?」因此直到現在,即使已經可以做主管理教會的一切事務,光偉牧師還是會問父親:「您覺得如何?」
 「我是要在上一個世代的基礎上再建造。」即便是接棒以後,他也堅持要走在教會原本已經領受到的異象中,不輕易改弦易轍,只是可能透過不同的包裝形式呈現;他深信要活出尊榮文化的精神,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原有的D N A 能夠延續;先尊榮上一代所建立的一切基礎,才能夠在下一代有更豐盛的建造,當兩個世代在彼此尊榮的精神中互相連結在一起,教會將更加興盛、更加不一樣。

 

 

給予空間、樂於成全 找到投資年輕人的方法
周巽光牧師

 

P10 1


 2 5 歲開始服事年輕人, 到後來成為青年牧區的區牧長, 巽光牧師時常爭取更多的機會與資源, 以投資在青年事工中, 在過程中, 他感受到來自上一代牧者最大的祝福, 就是願意看重並投資在年輕人中,不硬性規定年輕人一定要符合框架標準,而是給予空間發揮。
 這些自由度,使他與同工得以將許多的點子付諸實行,一步步規劃,打造出一個能夠吸引年輕人的青年牧區,甚至發展出許多大型活動、外展事工,並且開拓許多新的青年事工據點。
 巽光牧師也強調,並非「放手」才是讓青年事工能夠發展的唯一方式,每個教會都可以摸索出屬於自己的「成全」方式。他曾經與一位朋友分享:「靈糧堂是這樣子,不代表其他教會也是這樣子。我們教會的領袖讓我們有這樣子的彈性。但並不代表其他教會,也一定要用同樣的方式才行的通。」
 從周神助牧師到現任的主任牧師區永亮牧師,巽光牧師說,在互動的過程中,他時常感受到的是,他們非常尊重不同世代有不同的文化,而因著過去是在彈性和自由度中被成全,他也渴望將同樣的D N A 延續到下一代的領袖身上。

 

 

無論何時都「在場」就是最大的支持
柳子駿牧師

 

P10 3


 「上一代給我的成全就是給我機會吧,讓我去試,做年輕人的工作,好像給我一張白色畫紙作畫。」對子駿牧師而言,最初會接下青年事工,是他人生規劃中的意外發展,是因為當時教會急需人力,而他決定回應這個需要。當接手後,對於青年事工該怎麼安排、規劃,身為父親、同時也是主任牧師的柳健台牧師,就幾乎全權交由子駿牧師與同工負責,讓他們在這張白色畫紙上自由揮灑。
 對他而言,當時父親給予他最大的祝福就是「在場」:「我記得我爸爸只要有時間,他一定會坐在台下聽我講道。他就跟著年輕人一起聚會…主任牧師不是一定要來參加青年人的聚會,但他只要能來,就一定會來坐在下面,有時候他不能來,他還會交代因為什麼事情,所以他不能來。」
 單單是「在場」這件事,對子駿牧師而言,就是一種成全,偶爾當他講完道,柳健台牧師也會來給他幾句建議;雖然被糾正的感覺當下並不好受,但是事後想想,他就明白了,這是父親表達支持的一種方式。
接棒是:從上一代手中接過貴重寶物
 「我覺得教會是上帝託付給我們的羊群,也好像是很珍貴的一籃雞蛋,所以都非常寶貴,它並不是一個事工或職務而已。」當子駿牧師回頭看接棒的這段過程,他形容就好像媽媽將一籃雞蛋交到孩子手上,孩子總不會摔了就走,而就在這一個交付、一個接收的過程中,所展現出來的其實是雙方彼此信任的心。「下一代一定要尊榮上一代,讓他感覺到我不是從你手中奪去一個東西,我是很需要你,我們有一個很寶貴的歷程,就是我們兩個同時扶著這一籃蛋的歷程。」
 現在看著教會中年輕的同工和會友,子駿牧師選擇慢慢將責任交給他們,「跟他們相處的過程當中,我只要一直望著他們,我就愛他們…當他們在牧養的時候,我很放心的把羊群交在他們手上。」從上一代身上所感受到的愛、信任與成全,子駿牧師也用同樣的眼光望著下一代,希望有更多的同工,因著感受到被信任,更加樂意與教會走在一起。
「在一起」就是預備年輕人最直接的方法
 成全年輕人,並不只是單單把事工交給年輕人去做,受到父親的影響,子駿牧師也時常跟年輕人「在一起」,不僅是事工上的合作,他更重視花時間和年輕人相處、了解他們的心。「我會覺得成全他們,就是我常常跟他們在一起…就跟著這群年輕人一起生活、分享或是逛夜市吃飯。在過程中,就會慢慢發現有哪些人跟我走在一起,有一樣異象,也愛上帝,那我就會常常把我心裡想的東西告訴他們。」
 藉由花時間相處,漸漸地年輕人的D N A 會和牧者越來越像,面對教會中這群比自己年輕了1 5 歲,甚至2 0 歲的年輕人,子駿牧師堅持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是一起打拼;而現在教會開拓了分堂,子駿牧師也親自帶著年輕人一起做,讓他們也感受到牧者的「在場」。
 年輕一代往往最需要感受到被信任,也許他們所做的決定、做事情的方式,在領袖看來不一定是最成熟、最周到的,但因著在他們身上的衝勁與創意,往往也能夠產生出新的火花;而上一代其實也需要感覺到被信任,在他們身上累積有許多的經驗、智慧與資源,是很寶貴的資產,當兩代願意互相銜、當智慧再加上創意,相信絕對能夠帶出大有影響力的世代!

( 文章轉載自亞洲復興誌)


閱讀 77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