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1
國度復興報╱編譯Opal/報導


 伊斯蘭極端份子組織「博科聖地」持續在西非挾持俘虜年輕女子,其中一些獲救,但在羞辱中回到家園,被貼上「博科聖地女人」的標籤。
 以斯帖(化名)於2015年10月前在博爾諾州的果扎(Gwoza)過著正常的17歲生活。她在上學,照顧生病的父親,母親已去世。當博科聖地攻擊她的家鄉,一切都改變了。他們包圍她家,當她被好戰份子帶走,最後所見就是父親被打倒在地死去。
不斷被強暴
 叛軍帶走她和另一群女孩到桑比薩森林的藏身處,用盡一切方法想讓這位年輕女性宣布放棄基督教信仰成為穆斯林。他們先企圖給她一些特權,但無效後隨之威脅恐嚇。俘虜以斯帖的有許多人想跟她結婚,但她不屈服。
 當她回憶如何一直被強暴就流淚不止。「數不清有多少人強暴了我。」她說,「每當他們進攻回來,就強暴、玷汙我們。」
 「每過一天,我就越恨自己,覺得神已經離棄我了。我常常對神好生氣,但我還是沒有辦法讓自己宣布放棄祂。我記起祂的應許,祂永不離開我、丟棄我。」
 以斯帖最後懷孕了。她不知道自己孩子利百加的父親是誰,她說「一點也不知道如何能愛這個孩子。」
拒絕和羞辱
 2016年11月,奈及利亞軍隊追蹤發現以斯帖和被擄夥伴並救了她們,回到家。然而,她們受到猜疑和嘲弄的對待,被稱為「博科聖地女人」。
 「他們因我的懷孕嘲笑我。」以斯帖回憶,「甚至我的祖父母鄙視我、辱罵我。我淚如雨下,覺得好孤單。更令我傷心的,是他們拒絕叫我的女兒『利百加』,他們叫她『博科』。」
 自回家後,以斯帖從國際慈善單位「敞開的門」接受創傷輔導,幫助她走出憤怒、痛苦和羞恥。她說現在甚至能饒恕敵人。
 回家一年後,人們仍對接納她和她的女兒掙扎不已,但他們也注意到這位年輕女孩的改變:以斯帖與自己和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安然相處,並說利百加是她「在悲傷中的喜樂和歡笑」。
 現在她們兩人與祖父母同住。以斯帖沒有上學也沒有固定工作,但在一農場工作維生。她也藉「敞開的門」得到一些食物救濟。
 7月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估計,在奈及利亞超過270萬受到衝突影響的兒童需要心理支持。報告說「直接被博科聖地當成目標的女孩及男孩產生嚴重的心理影響。」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OCHA)預期在該國東北部「影響最劇烈的地區,有更多兒童將被鑑別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創傷。」UNICEF和國際警戒組織2016年出版的研究,顯示博科聖地所綁架的女孩和婦女「當他們回到社會,面臨不信任以及迫害。」
●求神保守奈及利亞受害婦女的人權和身心靈,使她們靠主堅立。
(文取材自worldwatchmonitor)


閱讀 80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