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9
Asia for Jesus新聞編輯團隊
青年專刊:超自然創意大講堂(下) 以舞蹈成為禱告 將音樂化作陪伴


 舞蹈和音樂都是人們與生俱來的能力,聖經中的大衛王也是用以敬拜讚美神的方式。你的舞蹈,能成為一種代禱,釋放神的心意;你的音樂,更能無遠弗屆地,將神的愛傳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創意達人怎麼說
先知性舞蹈
與神親密 跳出釋放神心意的先知性舞蹈
 原本就在知名街舞教室擔任老師,有許多表演及比賽經驗的小慧接觸「先知性舞蹈」大約四年,目前主要在台北靈糧堂的青年崇拜中配搭服事。從街舞進入到先知性舞蹈,初期並不容易,尤其會擔心有些早已習慣的舞步並不適合用於敬拜中,這也促使小慧主動去研究一些舞蹈風格的背景;另一方面,她也擔心當自己站在台上跳舞,是否會使台下的會眾分心。
 「我自己是很享受在敬拜跳舞中的,我很專注在神身上,這是我跟神很親密的時刻。」但即使如此,種種擔心仍使小慧一度很不自由,直到與牧者、朋友分享後,他們鼓勵她:「這就是神給妳的天賦,其他人也許會因妳的舞蹈而抓到神要透過妳傳達的某種訊息。」這段話幫助她找回重心與自由,知道服事的焦點永遠是神。

先知性舞蹈:本身就是一種禱告
 「當我跟神的關係更親密時,會反映在我的舞蹈上。」為了更多認識神,小慧因此報名了生命培訓學院;同時她也向神尋求,每次的服事可以帶出什麼信息?「某種程度,先知性舞蹈更像代禱者,只是我們是用肢體呈現當下從神所領受到的。」無論神對她說什麼,小慧都會將領受到的信息融入舞蹈中,「可能有人需要信心,跳的時候我會很清楚知道,我也在為他們禱告,只是是用肢體舞蹈。」
 有次小慧特別領受到「醫治」,當她跳完舞後,就有教會會友來找她:「剛才看妳的舞蹈,我覺得神正在醫治我的腰;看妳跳舞時,我很清楚知道是醫治。請妳為我禱告。」當下她就為對方禱告,對方也真的得到醫治。
讓「先知性」成為生活方式 帶出有力影響
 更多服事,小慧才體會到,先知性舞蹈是充滿自由的,無須刻意追求另一種風格。「不要去改變跳舞的方式。一開始我們會想要刻意呈現某種氛圍,也會有人說應該用什麼方式來跳,但神創造每個人真的不一樣。」現在小慧帶團隊的方式也不同了,他們會先一起禱告,邀請神釋放自由和創造性,然後詩歌一放就開始跳舞。「有些人跳得舞步真的會讓你很有感覺,你會知道這是從神而來的。」
 而「先知性」也成為小慧現在的生活方式,平常練舞時她會放詩歌,在舞蹈教室教課之前也會與神對話:「我今天要教什麼?」往往會有學生下課後告訴她:「我覺得今天好特別。」學生並不明白背後的差異,但小慧卻知道,是神在過程中對他們說話。小慧也會和團隊尋找不同曲風的詩歌,比方說印度或阿拉伯語系國家的詩歌,「每一種音樂都會讓我們有不同感受。」他們開始欣賞不同國家敬拜的方式,而一邊跳舞的時候,往往也會有強烈的感受。
 「神放在每個人身上的恩賜才幹不同,假如你有舞蹈的恩賜,那就是神放在你身上的。」對小慧而言,先知性舞蹈的重點不在舞蹈,關鍵在於追求與神的親密,舞蹈自然會充滿「先知性」,能夠釋放神的心意與話語。
音樂創作
讓創作感動人 讓音樂去到有需要的人身旁


 「我第一首創作只有旋律、沒有歌詞,」趙治德描述了第一首歌誕生的情境:「當時是用簡譜,寫在一張分數很爛的考卷背後,是在午休時間寫的…,周遭一片寂靜,我很喜歡這種安靜的時候。」國二時寫下第一首創作,高中時錄了11首創作後加入約書亞樂團,每年寫下許多福音詩歌,直到兩年前發行了首張流行音樂EP《一億次重來》,趙治德的音樂之路,從起初的連想都不敢想,到現在不僅成為正在走的路,並且將會持續走下去。

生命低潮不影響創作本質 無論好壞都可以榮耀神
 當許多學生還忙於社團、感情、課業時,趙治德就投入大量時間與心力寫歌;也因為他所具備的敏銳及思考等特質,使得他的音樂常常帶著真摯情感。「我很誠懇面對內心負面的區塊,痛苦是真的,自卑是真的,需要突破是真的,看不見未來的感覺也是真的,所以好像在掙扎當中,寫出來的歌就特別揪心。」
 也正因為體會過人生的高山、低谷,趙治德逐漸理解自己不是憑藉感覺服事,而是生命本身即是服事,就好像音樂本身不等於敬拜,而是因著敬拜的心使音樂能成為敬拜。因此在他創作期間,即便也許面臨低潮,他仍藉著禱告將焦點帶回神身上,「我不是為了我自己,是為了大家,我會禱告說:『神,請祢祝福大家。』所以我還是可以創作。」正因為一切焦點關乎神,無論在什麼光景中都能夠持續創作、敬拜。而神也仍然使用他的音樂感動許多人,「我也就知道這真的是神的工作。」


創意不是衝撞傳統 而是一點一點融入
 曾經寫下《台灣我愛你》這首在教會間被廣泛傳唱的詩歌,趙治德說,一開始是腓力‧曼都法(Philip Mantofa)牧師對他說:「治德,你要寫一首愛台灣的歌。」雖然一開始是神透過人放下這個感動,但寫歌的時候卻沒有想太多,「我就想台灣是怎樣,然後用很正面的詞彙去形容。」而他也發現,當他先能夠被自己的作品所感動,往往也才能夠感動人。
 但是,走上創作這條路,趙治德也體會過創意與現實考量相衝突的時刻,尤其當面對必須順服在上位者的意見時,找到平衡點更需要時間,等待雙方能漸漸相互理解;他從一開始的衝撞掙扎,到現在轉換心境,換方式一點一點在音樂中融入創意。「(音樂)整體結構依然是大家可以接受的,但在小地方又有驚喜,這就是好玩的地方,」以近期收錄在約書亞樂團專輯中的《小小嬰孩》為例,趙治德使用了五聲音階,將東方風帶入這首講述耶穌降生的歌曲中,「如果這樣的改變是可以被接受的,那就成功了。」
 「我想做音樂,而我的目的是真的想要傳福音。」趙治德也在網路平台上推出新歌,希望能觸碰那些心裡憂鬱、有需要的人。對他來說,創作不單只是為了自我實現,更是讓音樂能夠去到有需要的人身旁。


閱讀 2379 次數
TOP